苏青前一秒还环胸看好戏,下一秒却被指名道姓地点到,脸上闪过惊讶、无奈、迷茫,表情着实丰富,还苏青苏哥哥?又不是古剑奇谭,真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人不是一直喜欢郑泓睿的,要不要这么狠,把自己拉下水!!!

  “你个贱人——勾起我苏青哥哥!”陈心柔按捺不住了,果然是贱人一枚,死心不改,水性杨花。

  郑泓睿如冷箭一样扫了陈心柔一眼,把陈心柔想要骂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随后,郑泓睿皱眉,又狠狠瞪了苏青一眼,仿佛苏青就是个罪魁祸首,让他没面子。苏青表示很委屈。郑泓睿不解,甩掉施元熏这个烦人的包袱难道不好么?为何刚刚看到李元熏指着苏青,他的心里就很不爽,有一股酸酸的东西在作祟,这让他很讨厌,这是以往十几年不曾出现过的东西。

  哦,他懂了。这大概就是兵法中的游戏,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施元熏退了,自己就得前进,不能给她有玩把戏的机会,一定要乘胜追击才好,让她彻底死心!!!

  这么一想,郑泓睿立即释怀,然后笑了,我擦,那一笑,真是把世间的花儿都比下去了。李元熏不争气的又一次看傻了眼,果然人比花娇。

  郑泓睿嘴角噙着笑意,笑意却不达眼底,低低道:“倒真是不一样了。原来摔一跤还能把人的口舌给摔好,那你该早摔一跤,或许就不是今天这个场景了。”

  瞧瞧,瞧瞧,长得好有个毛用,毒蛇,太毒舌。这一张嘴就把整个人打回原形了。

  李元熏也学着他那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嘴角含着一丝讽刺:“是啊,我也在为自己惋惜,花了那么多年都在干一件蠢事。不过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嘛,年轻就有资本。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看我多好,青春年少,有着大好时光。以后眼光嘛,当然会越来越好。”

  郑泓睿眼睛微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这是什么话,爱自己就是爱错了,爱自己就是眼光差,这是什么理论。握着李元熏的力道又加紧了几分。

  旁边的几个男的这回是真的惊呆了,郑大少爷不淡定了,风水轮流转,以前都是施元熏跳脚,现在确实到回来了。有意思,有意思。

  李元熏看着自己被拉红的手,没好气地说:“说自恋还是表扬你了。一个人好歹也要有自知之明,长得比女的还漂亮,你以为人人都是gay?”

  “你活腻了是么?你要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此时的郑泓睿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李元熏感觉到郑泓睿好像要动真格了,连忙转柔。

  “呃呃,我的意思是,你真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嘿嘿,嘿嘿。那个,你先放开我,我保证哪来的滚回哪里去,立马消失在你的眼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自己是一个好汉,能屈能伸。李元熏拼命安慰着自己。

  “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那谁是花朵,谁美?”

  “我,当然我是花朵,我美,这是公认的事实!”李元熏狗腿地说着,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没听说过自作多情必自毙么?”

  “啥?”这句话听上去好像很熟悉,谁说过的来着,李元熏脑中一片空白,暂时想不起来了。

  “那个,我这个不是自恋,我是自信。人总得自己相信自己,然后别人才能相信自己吧。我都不相信我自己,那还有谁能相信自己呢。您说对吧。”

  李元熏这副狗腿的样子真是惊呆了旁人,刚刚那个一脸正气的人,跟现在这个是同一个人么?

  8u最新/章节c上酷|匠K网

  “那个——泓睿同学,哦,不,郑大少爷,你能高抬贵手,先松手么?”

  郑泓睿嘴角勾起了更深弧度,身体微微前倾,在李元熏耳边如情人般低语:“你让我放,我反而不想放了怎么办?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指示我做什么。”

  李元熏脸颊咻地一下红了起来,心跳不争气地成直线飙升,凭着理智生生往后推了一步,“你,你有话好好说,要想干嘛。”

  陈心柔等人却是气红了眼,施元熏果然是狐狸精,果然没有放弃,现在学聪明了,竟然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游戏。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转头朝过来的郑泓睿一个警告的眼神憋了回去。

  郑泓睿转头,似是觉得很好玩,终于放开了拉着李元熏的手,爽朗地笑了一声:“来日放长。你想玩游戏,就陪你玩,到时别太弱了才好。”

  说完,转身瞪了几眼正在看戏的男子们,恢复一贯的冷漠地说了一句:“走了。”

  杨泓毅和苏青拉在了后面。杨泓毅擦擦眼睛,拉了拉苏青的衣袖:“刚刚那个是哥么?我没看花眼么?”

  苏青鄙视地瞪了杨泓毅一眼:“你说呢!”

  郑昊跟上了郑泓睿的步伐,眼眸中掩饰不住的惊喜,随即又被担忧淹没,心情很复杂。

  郑泓睿看着郑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抬眸:“你想问什么么?”

  “少爷,你不是有洁癖。今天,你主动碰了施元熏。”

  郑泓睿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眼眸中难掩的惊讶。

  “我刚刚拉了她?”郑泓睿似是不确定,更加不敢相信。自己会主动拉一个最讨厌的人?

  “您不但拉了,还抱了她。”郑昊恭敬地说着这个事实。

  “那大概是一时情急。主要是她说的话太气人了。”他听言,脸色一沉,眼里闪过尴尬,却很好地掩饰住了。

  “少爷,那你感觉可还好,心里有没有厌恶的感觉。”

  郑昊心里苦啊,少爷多不容易,小时候不小心撞见了不堪的一幕,从此留下心理阴影,连碰一下女人都会觉得恶心厌恶。

  “厌恶?好像没有,大概是太生气了,所以没注意到。”郑泓睿欲盖弥彰。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不但没有感觉到厌恶,还有一丝不想松手。

  “少爷!这是一个好的征兆,你要再接再厉啊!”郑昊热泪盈眶。

  “……”郑泓睿表示很无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