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玩什么把戏,欲擒故纵?”陈心柔是一万个不相信施元熏会放手,除非太阳打西边起。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反正我做我的,你爱怎样怎样,好狗不挡道!”

  “哈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有意思啊!”陈心柔刚想反驳,就听见放肆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李元熏揉揉太阳穴,怎么最不想碰到谁,谁就来呢。世界很大,可为何有的时候又会让她感觉世界其实真的很小,连这样也能够相遇。

  无疑,那三只显眼的雄性动物就这么抢镜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让人无法忽视,不对,是四只。还有一只没有见过的。这是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面无表情,犹如地狱修罗,和郑泓睿更加相配。若是自己没猜错,黑衣男子就是郑泓睿保镖兼管家郑昊了。

  几个女生一改刚刚嚣张的模样,顿时变成了小鸟依人的模样,脸上掩饰不住的惊艳和激动。李元熏无语地摇摇头,帅哥的魅力要不要这么大!

  “哎呀施元熏啊施元熏,士别三日果然定当刮目相看。你刚刚那番话说得好,太好了,我给你点赞,点一万个赞……哈哈,苍蝇——哈哈。郑泓睿啊郑泓睿,一朵美丽的花朵。哈哈——我身边这朵花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杨泓毅漂亮的丹凤眼染满了笑意,笑得那个欢畅。

  郑泓睿的脸色却越来越黑,狠狠地瞪了杨泓毅一眼,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苏青本来也觉得很好笑,很开心,这本来是多么有意思的话题啊!可惜,偏偏她提到了自己,还有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爱慕者在这儿放电,苏青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郑泓睿黑着脸,朝着李元熏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周围的气压感觉一下子就低了。

  李元熏抬眸,看着郑泓睿十分惊艳的面容,也十分冷漠的眼眸。心中一动,美男啊,长得的确很养眼。要是脾气好点就好了。呸呸,自己在想什么,好点也不属于自己。

  随后,她又忍不住叹息,有些心虚,背后不能说人家坏话。这不,还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呢,就被人逮住了。心里慌啊!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

  陈心柔则是一脸得意,让你得瑟,现在郑泓睿肯定更加讨厌你了,活该。一边得意,还含羞带怯地朝着苏青放电,可惜苏青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不过,李元熏安慰自己,自己刚刚也没说什么坏话。还夸他是朵花呢。自己也不是那个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施元熏。自己可是半分都不欠他。他也没有理由对自己做什么。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何况,自己不招惹他,他不是应该反而开心么!他应该会很开心终于甩掉自己这个大包袱了吧。

  想到这儿,李元熏也就释然了。挺直了腰杆。

  不料郑泓睿伸手一拉,狠狠地拽住了李元熏,把她圈在了怀里让她动弹不得。看上去李元熏就像是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郑泓睿的怀里。当然,前提是忽略郑泓睿冷酷的眼神和十足的力道。这力道,掐地李元熏的手真他妈疼。

  郑泓睿的动作落入所有人眼底,掀起了一股波澜。

  陈心柔等人脸色难看。

  杨泓毅心头一跳,感觉有点闷。

  苏青眼眸闪过惊讶。

  郑昊则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激动。

  一向不喜欢别人触碰,尤其是施元熏触碰的郑泓睿,今天竟然莫名地拉了她。还有施元熏,本来不是追着郑泓睿跑,就是一味讨好他,今天,怎么感觉说的话倒了过来,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带刺儿?对于郑泓睿的拉扯,她好像很不愿意!今天,真的是有好戏看。

  李元熏低头,下意识想要挣脱郑泓睿的魔爪,郑泓睿却抓的更紧了。

  郑泓睿嘴角含笑,眼中却阴森无比,阴冷的声音在响起:“谁是花?谁是粪?谁很美?”

  这声音灌入李元熏的耳中,她猛的抬起了头。一刹那却惊呆了,她发誓,看到郑泓睿笑了,太阳打西边起了吧。

  虽然不确定这是嘲笑讽笑还是讥笑,但总归是笑了。这是她看到郑泓睿除了冷漠外的第二个表情,但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笑容,实在是太好看,太耀眼。

  这笑容,杀伤力也太大了吧!

  看到他的笑容,她忘记了回话,只剩下呆呆地看着他。

  “你果然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郑泓睿嘴角笑容收敛,眼中闪现不屑,仿佛李元熏就是那尘埃,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帝王想要弹走这一粒尘埃。

  “回答我,谁是花?谁是粪?谁很美?”

  李元熏呵呵一笑,装傻:“什么花,什么东东?”

  郑泓睿脸上的嘲讽愈加明显:“施元熏,你还是老样子,敢说不敢承认,不是君子。”

  “我本来就不是君子,我是女子。”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引起我的注意,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告诉你,你这样的玩最低级欲擒故纵的游戏的,本大少爷一点儿也看不上。”

  李元熏心中被狠狠刺了一下,你妹的,随即吸了一口气,不气反笑,刮目相看?这人自我感觉太好了吧,亏刚刚自己还被他的美色误导,就这种脾气,只能呵呵了:“郑少爷,郑大公子。我以为之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想到你还是没有懂。你也太抬举自己了?欲情故纵?这游戏本小姐老早不玩了,玩腻了!”

  }看Pa正版章节-上酷#T匠R网

  “你真的以为世界没了你就不会转了了么?你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一枝独秀?告诉你,本大小姐倦了累了,宁可找个无赖玩把戏也懒得找你。”

  “你听明白了么?你管好你身边的花花草草,接下来我们就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咋俩井水不犯河水,行不?”

  “你放心,你已经丢了我这个大包袱了,我会离你离得远远的,尽量少出现在你的视线当中。当然,自从我离家出走一次之后,我的品味也改变了,我不再喜欢你这种冷酷没表情的男人了。”

  “要喜欢,也是喜欢像阳光一样能温暖人的男子。呃,比如就是你吧,苏青哥哥是吧,苏哥哥——”李元熏挠了挠头,随即手随意一指,指着一直置身事外看好戏的苏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