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叔仿佛也看出了李元熏的心情有些转好,和李元熏聊了起来:“小姐身体好些了么?”

  “好多了呢,谢谢宋叔。”李元熏很礼貌。

  “小姐,宋叔是小时候看着你长大的,要说之前那件事,宋叔其实是不相信是小姐你做的。”

  闻言,一抹惊喜染上李元熏的心头,随即眉心一皱,连一个管家叔叔都能看得这么明白,施家人却不明白?

  “宋叔相信我?”

  “小姐虽然有的时候有小孩子脾气,但心地很好,对我们也都很好,怎么会做出伤人的事情呢。反倒是馨雪小姐,动不动就哭了,搞得好像小姐老是欺负她一样。”

  李元熏展眉一笑,这倒是一个明白人。

  “谢谢你相信我,宋叔。”

  “唉,不过小姐你下次离家出走的事情还是别做了,太危险了。别怪宋叔多嘴,女孩子在外面真的很危险。加上你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不是还是让仇者快么?”

  李元熏抬眸,叹气,这番话要是施元熏听了该多好,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进去。至少,这个家里的明白人不只一个了。

  “宋叔我知道了,真的很感谢你。除了爷爷外,你是最让我感觉到温暖的长辈了。”

  李元熏一句长辈,再加上温暖两个字,真真是说到宋叔心里去了。他虽然只是施家的一个管家,这个大小姐却从来不轻看自己,还把当长辈,果然是个好孩子。

  宋叔以前就觉得这个孩子其实本性特别好,还很单纯,一直很喜欢这个孩子。现在除了喜欢,更增加了一种道不出的感动和亲切。

  “小姐待会想到哪里去逛下?银泰还是时代广场?”呃呃,这倒是让李元熏有点惊讶了。宋叔这么了解“她”,知道她就会挑选这两个地方么?可是自己不是她啊,这两个地方倒还真的让自己难以抉择,自己能说就像随便逛逛么?算了,说了反而让他们怀疑。

  “时代广场吧。到时你把我放下,过两个小时再来接我吧。我到处逛下。”

  “好的。小姐。”两个小时算少的,以前小姐一逛就要一个上午或者下午。有的时候甚至一天,宋叔已经习以为常了。

  ¤酷r%匠k网X。正~版0N首Y发‘y

  李元熏下车以后,望了望奢侈的时代广场,各种娱乐购物场所,这是上流人的场所,奢侈品,纸醉金迷……李元熏此刻只想找条小路随处走走,思考思考下一步怎么走。

  可偏偏自己是一个“名人”,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

  “这不是施元熏么?居然还能活着回来?唉,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这话一点也没说错!”一道尖锐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是啊,心柔,没想到她害了别人还有脸出来——”

  “她多厉害啊,现在可是受害人了,谁还会怪她——”

  “多学学,这就是手段啊——不过,这种人终会害人害己”

  耳边的话越来越不堪。李元熏想,施元熏的人品就这么差?这些人的话真是有毒啊!抬眸看着前面说话的四五个人,为首的叫做心柔的女生有着洁白好看的面容,高挑的身材,挺秀的鼻梁,一身堆砌的名牌却让整个人失去了原本的气质,显得有些世俗。其余几个女生则略微平淡,唯一彰显其身份的便是满身的名牌和跋扈的眼神。

  估计这些都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们,也是施元熏的“仇家”吧。心柔应该就是施元熏有次跟自己提过的那个陈家大小姐陈心柔,她跟林馨雪的关系特别好。这次估计也是为林馨雪打抱不平吧。

  她打小喜欢的人不是冷美男郑泓睿,而是阳光型男子苏青。只不过苏青和郑泓睿大多时候都呆在一起,所以到最后变成了哪儿有郑泓睿,估计哪儿就有施元熏和陈心柔。

  说到施元熏和陈心柔,这两人可是学校的“绝代双骄”。

  两人身世相差无几,年龄相仿,长得都不难看,都是学渣,偏偏也都是嚣张跋扈张扬之人。在学校,两人都是不相上下的风云人物。

  一山难容二虎,这两人也是互看不顺眼,拼命想把对方给踩下去。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当然卯足劲冷嘲热讽了。

  李元熏懒得跟她们多费唇舌,打算装作什么都听不到从她们身边绕过去。

  “咦?这是施元熏么?怎么生病一趟回来便哑巴了,连话也不会说了?”陈心柔讽刺地笑着,同时向右迈开一步,挡住了李元熏的去路。

  “让开。”李元熏真是懒得跟这群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多说话,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聋了么?”有一种人天生犯贱,你不理她,她还以为你怕了她,愈发吹鼻子上眼。

  “我只跟人说话。”李元熏眼眸平静地扫了她一眼,仿佛这个人就是一粒尘埃。

  “施元熏,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天天像苍蝇一样围着郑泓睿转,明明人家讨厌你,还没有自知之明,要不要脸?心肠还这么恶毒,仗着家世就陷害善良的林馨雪。”心柔一脸鄙视地看着施元熏。

  李元熏真有点生气了,莫名其妙都能扯到那个冷傲的男人。难得出来一趟也不能省心。人就是不能犯错,你一旦犯个错,人家就揪着这个点不放。

  郑泓睿有什么好的,人冷得跟个冰山一样,亏自己昨天还莫名其妙想到了他,估计是他太冷太危险给自己造成阴影了吧。一定要撇开关系才好。

  “苍蝇同学,你怎么这么有自知之明!郑泓睿的确是朵香花,这么多蜜蜂为之趋之若鹜。说句实话,你长得都没有他十分之一美!也对,要是有他十分之一美,估计追你的人都排到校门口了。”

  “哼——你就是围着他转的蜜蜂,至少我不围着他转!”陈心柔引以为荣。

  “我经历一遭,也都想明白了。别人的香饽饽对我来说现在就是一坨粪。我以前那些愚蠢都已经过去了,有些人的愚蠢才刚刚开始。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你愿意,下次我们可以喝杯茶,我把经验传授给你,说不定有了我的帮助,苏大少爷真会对你刮目相看啊!”李元熏眨了眨眼睛,嘴角却含着一丝讽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