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馨雪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满怀期待地递给了施元熏:“你打开看看。”

  施元熏接过,打开一看,是一枚精致不菲的胸针,应该有些来历。

  “这是你最喜欢的一款爱尔兰胸针,珍藏版哦!喜欢么?”林馨雪小鹿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施元熏。施元熏甚至怀疑,如果自己说一声不喜欢,她眼泪是否就会流下来了。

  “很漂亮,谢谢你。”施元熏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这个微笑让林馨雪有些复杂,施元熏从不伪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以前有次自己送给她了一副耳环,她不喜欢就直接还给了自己,还任性地用“丢”的形式,当然,最后施元熏被施振青说了一顿没礼貌。

  她居然喜欢这款爱尔兰胸针?她居然没有把它丢出去?这画风不太对啊!她不是应该恨极了自己,不然在医院也不会不理自己啊!

  林馨雪眼睛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把首饰盒拿了出来,里面有一条晶莹剔透的心形项链,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心形玉石吊坠挂着,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芒。

  李元熏眼睛微眯,嘴角微扬。原来主打是这个。她其实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今年玉石之家的最新款,寓意是独一无二。

  自己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这款,正是林睿琦家拍卖出去的,自己刚好看到过一次。据说那个时候这款超级火热,价格被抬得很高,最后被一个大老板买去了,施家花了很大价钱想得到这款玉石却并没有得到。当时林睿琦还把它当笑话说给自己听过,自己这才有了印象。

  那现在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哇塞,这个真的好漂亮,你是哪里来的?”李元熏故意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我当然给我最爱的妹妹啦!”林馨雪说得特别真诚。

  “馨雪你真好!”李元熏很“感动”。

  林馨雪很得意,施元熏果然还是原来的施元熏,还是那么单纯。亏她还担心了半天。如果还是这样,何须她操心,她根本就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得到那些东西和他的心。

  “我的头好像还是有点疼。”李元熏懒得跟她周旋下去,感觉这种粉色看得多了,连头都晕了。

  “你没事吧,我送你回去。”李元熏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自己一说头疼,装温柔贤淑的林馨雪肯定会送自己回房间,何乐而不为。

  李元熏这才发现,自己跟她的房间隔得还是有点远的,一个在最里面,一个在最外面。肯定是施元熏讨厌林馨雪,吵着要住的离她远点。

  林馨雪把她送回到房间也就马上回去了,李元熏坐在了床上,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施元熏的房间。

  施元熏对颜色的审美和李元熏一致的。这点让李元熏很满意。李元熏喜欢蓝色,整个房间的装扮也都是蓝色系的。天蓝色的席梦思,可爱的懒洋洋玩偶,透明的蓝色纱窗在阳光下荡漾,透过纱窗,可以看到外面美丽的山水,尽揽整个院子的迷人景色。

  整个房间有种说不出的神秘感。自己以前就想要有这样一个蓝色神秘的房间,现在终于实现了。李元熏嘴角溢出了一种满足感。

  心满意足的时候就想到了施元熏。这儿也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跟她通电话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适不适应那儿的生活。李元熏知道施元熏一直偷偷地藏了一部手机,今天不上课,应该可以打电话给她。李元熏把房间门锁好,拨通了施元熏的电话。

  “喂?”对方的声音好像有一些低沉,这种低沉有点不对劲,不太符合施元熏的性格。

  李元熏的心紧张了一下:“元熏么,我是李元熏。你还好吧。”

  “噢,是元熏啊,我这儿一切都还好,你呢。”施元熏说得似乎有点敷衍。

  “你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姐姐的病?”李元熏心提在胸口。

  你别瞎猜了,姐姐她没事,只不过——”施元熏犹豫着要不要说。

  “怎么了,怎么了?”

  “你姐姐她,发现我不是李元熏了——不过她说不会告诉你爸妈的。她好像不是很希望你为了她代替我生活,她说你过得好就好,不希望你活的勾心斗角,活的那么累。”施元熏终于一次性把话都说了出来。

  李元熏的眼眶却有些湿润了。这的确是姐姐的性格,她宁愿一个人默默承担所有的痛苦和责任,也不希望别人为她担心,为她难受。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她保护自己。她明明那么柔弱却担起了一切。现在,她宁可放弃自己也不希望元熏为了她而冒险。但正因为如此,李元熏怎么能自私地过好自己的生活?有一线生机都要尝试。

  “你告诉姐姐,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不全是为了她,我也想体验一下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说不定还能收获很多呢,你让她不要担心。”

  李元熏希望姐姐不要为自己操心,这样告诉她,她心里至少会舒服一点。虽然姐姐是不会相信这番话的。

  “行了,我知道的。你呢,今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要告诉我么?”施元熏不想再多提她姐姐的事情了,这两个人,都是为了对方着想。这种感情,很好,让她很羡慕。

  “我就是跟你说下我这儿一切都好,尤其是你的房间,我很满意,很有眼光。不像是林馨雪的粉红色,我喜欢神秘的蓝色。”李元熏毫不吝啬地表扬着。

  “哈哈,那肯定的,我是谁啊,我可是施元熏,我的眼光,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每个物品我都是精挑细选的,你这就不懂了吧......”施元熏开始滔滔不绝地表扬起了自己的好眼光,李元熏感觉一排乌鸦从眼前飘过,这个,要不要这么自恋。

  不过跟施元熏讲话,给人一种温暖。她其实是一个很暖心的女孩。

  “对了,我想问你一下——”施元熏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林睿琦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酷s^匠网首发%

  “他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雨遇阳说:

大家端午节快乐哈!吃粽子啦啦啦!!端午节期间,每日11点三更哦,大家别忘了追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