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地里,李元熏还是不住地打量着施家人,这还是第一次真正亲眼看到施家人啊,当时听真正的施元熏说是一回事,现在自己真正看到了,又是另一回事。

  施振青五十岁左右,不怒而威,脸上总是略带严肃,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成熟魅力,可以看得出来,他年轻时候是个美男子,肯定有不少人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林玥红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岁月非但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反而给她增添了几分女人味,精致的脸庞和施元熏有三分相似。

  施嘉晟的脸庞跟施元熏不怎么相似,反而更像施振青,棱角分明,带着几分张扬,遗传了爸爸和妈妈的好基因。

  再看林馨雪,她的脸型跟施元熏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施元熏带有江南女子的风情,脸蛋精致,眼眸清澈透明,樱桃小嘴不点而红,清新而又带着少女的朝气,只不过现在多了几分淡然,让整个人看上去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而林馨雪是那种看一眼就让男人有保护欲望的女子,她没有施元熏这种精致的美,却有独有的娇柔,染了水的眼睛仿佛受惊的小鹿,随时都有可能滚落珍珠,看上去就是一副无辜善良的样子。

  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施元熏醒过来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对其他人,都竖起了一道墙。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叫一声妈妈。这么简单的一声却让林玥红热泪盈眶,从来没有这么知足过。

  而对于爸爸、哥哥还有林馨雪,施元熏很礼貌,礼貌得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

  施振青和施嘉晟很膈应,原来,一直觉得施元熏吵吵闹闹地烦人,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安静,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仿佛心中最珍爱的东西少了一块。施元熏没有了那种撒娇,仿佛对所有东西都是淡淡的不在乎。

  郑家。

  杨泓毅听说施元熏醒过来了,据说整个人都变了,不再张扬跋扈,相反,变得很安静乖巧。她?安静乖巧?她能安静乖巧母猪都能上树吧。他不相信。

  杨泓毅实在是忍不住,嚷着要苏青跟自己一起去医院看施元熏。你说,要是一头耀武扬威的母狮子突然有天没有了爪子,你会不会好奇?杨泓毅现在就是这个心情,好奇得连饭都吃不下去,恨不得马上飞到施元熏身边去逗逗她。上次去看她,还像个瓷娃娃一样动弹不得,现在醒了转性子了,难道还能安静了不成?

  杨泓毅拽着苏青刚要迈出大门,低沉的声音突然从楼上传来:“你们要到哪里去?”

  杨泓毅回头一看,这一看,便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这厮,太妖孽了。郑泓睿似乎刚刚洗完澡,他高挺的额头上贴着几缕头发,愈发显得成熟性感,脸上还有一层薄薄的雾水,脸上少了几分冷漠,反而多了几分邪气,现在一脸不爽得瞪着自己。

  “那个,哥,我们去看看施元熏啊!听说她醒来就变了一个人,不调皮了,反而变乖了,我真是好奇得紧。哥,你要不要一起去?”杨泓毅其实是不想加最后一句了,加了也是白加,谁不知道哥最讨厌花痴女施元熏了,躲都来不及,怎么会眼巴巴地凑上去。

  郑泓睿漂亮的睫毛微微垂下,似是忖度了一番,随后淡淡地抛了一句:“也是无聊,就一起去看看吧。”

  杨泓毅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是郑泓睿的话么?还无聊?他应该是整个恒城最忙的人了吧。什么时候也这么无聊了。想去看热闹就说想去呗,偏偏还死要面子活受罪,没自己来得潇洒。当然,这些话杨泓毅只敢心里诽谤,要他说出来,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除非自己找打,欠修理。

  “等我一会,我吹个头发。”郑泓睿转身的背影似乎有些急促。杨泓毅觉得自己有些看错了。

  _U酷J匠s网正%版^M首R发

  苏青一怔,随后嘴角微微扬起。看来日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当三个人浩浩荡荡来到医院,还是掀起了一股浪潮。毕竟这三个美男实在太耀眼,小护士们忍着没有尖叫,却一个劲儿地偷看。甚至有人看他们走进了施元熏的病房,想尽办法进去照顾施元熏,拼命在找个换药啥的借口。

  这三个人过去的时候,施家人刚好都在,很是惊讶。若说杨泓毅和苏青两个人过来,他们觉得是还比较正常,因为杨泓毅这个人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以他惟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不来看才有鬼。但郑泓睿过来,却是让他们大跌眼镜,除了谈事情,他从来不会主动屈尊到施家,这是第一次。

  林馨雪看到郑泓睿抑制不住地激动,心跳还是控制不住地成飙升,捋了捋头发,拼命想让他看到自己美丽的一面。

  李元熏抬起漂亮的眼眸,淡淡地扫过三人,很快又像是不认识一样低下了清澈的眼眸。其实这一眼,足以让李元熏惊讶,她在心中感叹,果然是三个不折不扣的帅哥啊!

  这是李元熏第一次见到郑泓睿,她却一眼就能认出哪个是郑泓睿。这个男人存在感太强,让人无法忽视,幸好前两次只听到了声音却不见其人。

  郑泓睿精致的容颜如上帝精心雕刻而成,唯有那双眼睛让人不敢直视,黑黝黝的眼睛犹如万米深潭,仿佛他看你一眼,你就无从逃遁。

  他真的只是一个高中生?这一眼,就让李元熏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仿佛并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自己是否开始的时候,真的太过于单纯?

  左侧男子有着剑眉星眸,五官没有郑泓睿立体,却别有一番美感,漂亮的丹凤眼让整个人看上去带着丝丝邪气,整个人带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而在他右边的这位少年,和郑泓睿有着截然相反的气质,他有着红扑扑的脸颊,满脸青春朝气,仿佛带着天生带着阳光,他不像郑泓睿这么冷硬,看着更让人觉得舒服。

  这几个人应该都不是池中之鱼。

  杨泓毅耷拉着脑袋,一脸夸张地喊了起来:“你真的是施元熏?不会是被掉包了吧?你看看清楚,我是谁?”说完,还伸手在李元熏前面挥了挥。

  “不知道。”李元熏淡淡飘了三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