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难道你不相信我,我刚刚出去上了个厕所,就看到——”林馨雪一脸委屈,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摇摇欲坠。

  “怎么会呢,馨雪,别多想。”施嘉晟虽然嘴里安慰着林馨雪,心里却还是有点闷得慌。

  “好了,我在这儿说着小熏。你如果有事可以先走。”说完,施嘉晟开始帮施元熏拢了拢被子,整理起东西来。

  李元熏一动不动。手却在被子底下按下了录音停止键。还好自己早有准备,之前就开始研究施元熏的iphone,发现这个录音功能特别好用。不然这么好的证据不是就白白浪费了。自己开始也就试试,毕竟做事都得讲究证据吧。

  林馨雪藏得比较好,那就只能到无人的时候才会露出一点尾巴了吧。至于施嘉晟,也不完全就是是非不分的,对施元熏这个妹妹还是有些关心的。她也没想一次就把林馨雪的阴谋给揭穿,有些东西要循序渐进。不过今天这样也好,让施嘉晟心里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一旦开始有一丝怀疑,除非能尽快弥补,不然就会愈演愈烈。自己不会这么快把录音拿出来,一是光一个要害自己的罪名,顶多让林馨雪被骂一通,她哭一顿道个歉也就罢了,反倒让自己以后抓不到她的把柄了。

  而施嘉晟,之前识人不清,让施元熏受了委屈,得让他吃点苦头才会觉悟。

  今天林馨雪的出现,恰到好处,把自己救出于郑泓睿的虎口啊,值得表扬。今天就暂且饶过她,来日方长。

  就在李元熏得意地思考着自己以后的规划的时候,高枫支开了所有人,像尊大佛一样,翘着二郎腿,坐在病房里额外添加的靠椅上,宽松的白色大褂在他身上,硬生生传出了一股风流不羁,这人,也是个妖孽。

  “怎么感谢我!帮你请来了施嘉晟这个笨蛋。”高枫眉毛上扬,一副感谢我啊感谢我啊的样子。

  “哦,谢谢你哦。”李元熏跟他已经比较熟悉了,也懒得客套,眉毛都没抬一下。

  “就这样啊!你过河拆桥啊!我帮你,总得有好处吧!”

  “好处?高大医生,我没听错吧。”

  “嗯哼?”

  “你可是救死扶伤的伟大医生,居然跟一个弱不禁风的病人说要好处。我肯定听错了。慎言慎言,不然,你的英明形象不就毁于一旦了!”李元熏说得特别夸张,说到救死扶伤,还一脸崇拜。

  “别给我戴高帽,你懂的,我可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

  “哦?那我倒是好奇了。你为毛会这么关心帮助我。要钱,我没钱,施家有钱;要势,我没势,施家有势。按理说,你该帮施家,乖乖拆穿我才符合常理啊!除非——”李元熏顿了顿,随即抬眸深深看了他一眼。

  “除非什么?”高枫端起旁边的茶,好整以暇地听着这个人在胡搅蛮缠,这感觉还不赖。

  “除非我貌美如花,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你对我一见钟情,二见倾心,陷入感情的漩涡无法自拔,啧啧啧。”李元熏一边说着,一边眨眼睛,还不忘自恋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

  “噗——”高枫刚喝进去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你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我在大街随便抓一个都比你有料,你他妈也太自恋了吧。”

  “哦?你这么说太打击我自尊心了。好歹我也是一只潜力股。我妈是个美人,我爸是个美男子,我哥是个花美男,我虽然还没张开,估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呀!”

  “你,你,你——自作多情必自毙!”

  “哦?看来不是这层原因,害我还以为多了一个仰慕者!”李元熏脸上还流露出了一丝失落,随即又被张扬给代替。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呢?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什么!”高枫双手抱胸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笑得一脸春光灿烂,眼中兴起了很浓的趣味。

  “我为什么要说,说有什么好处?”李元熏看到他眼中泛起的兴趣,故意卖关子。

  “你——”这个女人一点都不肯让自己吃亏啊!

  “你如果说对了,我就乖乖帮你隐瞒!而且绝对不泄露出去。”

  “你确定不会再拿这个来要挟我?”

  “不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李元熏思索片刻,扬眉:“你在看好戏——”

  高枫听言,一愣,随后,大笑起来,原本平淡的五官此刻却显得尤为精致,风情无限。他想,这个人,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女人。

  “那你能猜出我在看什么好戏么?”

  “好处?”李元熏这次只给他抛了两个字。

  “你怎么这么功利,女孩子家家,老是想着好处不好!”

  “这不是跟你学的么?”

  高枫沉默,第一次语塞,不知该如何开口。这话怎么接。

  “好,那你说怎么办?”

  “答应我一个要求。”

  “要求?”高枫神色莫测,“你要让我帮你杀人放火?”

  更新最快5上C酷匠2网

  李元熏白了他一眼:“不违背人格道德的,对你来说或许是小事,等某天,你能帮我一个朋友看个病就行了。”

  “就这样?”高枫有些怀疑。

  “嗯。你以为?还是说?”

  “好,成交!”

  “你在看什么好戏呢?你在医院的确闷得慌,但若是说你在看施家的好戏,那就太抬举施家了。估计小小的施家你还是看不上眼的。”

  “何况,那都是小女孩子们家的勾心斗角小游戏罢了。”

  高枫扬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不是因为施家,那就是其他人。我在想,我跟其他谁还有交集呢。你对我态度改变是在我装病后的某一天。而不是一开始。而在这期间,除了我家人来看过我,还有三个人——所以,你看的好戏应该跟这三个人有关。”

  高枫有些惊喜,眼中的趣味更浓。

  “那这三个人当中,你会对谁更感兴趣呢,杨泓毅?没长大的孩子罢了。苏青,温文如玉的公子哥。这两人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你估计对他们不会很感兴趣。那就只有另一个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雨遇阳说:

  亲爱的宝贝们,以后每日两更。中午11点一更,晚上7点一更。宝贝们别忘了多追书推荐呀!!!啦啦啦,小雨需要你们的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