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听错了吧,你不是最讨厌这个人了,你还有话跟他说,苏青,你掐我一把,或者告诉我,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的。”瞧瞧,这话该有多欠揍啊。李元熏现在倒是知道这几个人是谁了。说话的这个讨厌鬼肯定就是杨泓毅了,那淳淳的声音应该是来自苏青的。

  “嗯?你很想知道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的?”郑泓睿的声音很好听,偏偏这好听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不明的威胁。

  杨泓毅讪讪一笑:“哈哈,当然不想知道,哥我只是觉得——”杨泓毅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苏青强行拖了出去。

  屋内的温度骤然降低。李元熏感觉气压特别低,整个人憋闷得慌。一动也不敢动。李元熏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心跳迅速加快,好心虚怎么办!

  “还装死?”冷得令人打颤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越发显得恐怖。

  李元熏继续装死状态。自己什么也听不到,阿弥头佛,来个佛祖把这尊大佛请回去吧。拜托了!

  “离家出走一趟,忍耐力好了不少啊!”郑泓睿见施元熏还是一动不动,嘴角露出了讽刺,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要不是高枫早就告诉自己她是装的,自己真的会被她给骗过去。

  李元熏假装没人跟自己说话。拼命安利自己他什么都不知道。

  》更{9新~最v#快`上"酷C,匠1网}s

  郑泓睿继续一步一步地走进。李元熏直觉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藏在被子里的小手紧张地握起。

  郑泓睿仔细观察躺在床上的人,脸上很苍白,像个病人,额头上还有几道划痕,看来摔下去也不假。现在已经醒了却装死,看来摔了一跤之后人都变聪明了。不枉费自己好心“提醒”了一下施老爷子让他赶了回来。自己倒要看看,这个人能玩出什么把戏。

  郑泓睿看到施元熏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深邃的眼眸有了一丝精光。郑泓睿一点点慢慢地靠近施元熏。李元熏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起。感觉整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她闻到了这个男子身上淡淡的清香味。慢慢地,她仿佛感受到了这个男子的呼吸。要死,他想干吗!李元熏正在想,一二三,如果他再靠近,自己就睁开眼睛。

  不料一道尖锐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郑泓睿猛地抬起了头,脸色一黑,冷如冰窟的眼神就这么直直地砸了过去。

  才一个眼神,林馨雪就浑身一颤,意识到刚刚不该那么失礼,朝着这个男人喊。自己只不过看到他们两个人离得这么近,以为,以为郑泓睿要亲她,一时间没有忍住。再一看,施元熏一动也没动,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也是,郑泓睿这么高傲的人,怎么会看得上施元熏这样的人。刚刚大概只是试探下施元熏,跟自己想法一样,怕施元熏是装的。不过这样看来,施元熏是真的病的很严重,要是以往,别说郑泓睿如此近距离地接近了,一听到郑泓睿来了,估计就要激动地从床上蹦起来了。

  郑泓睿眼睛微眯,不知是朝着谁面无表情地抛下了四个词:“好自为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泓睿,我——”林馨雪刚恢复温柔,想解释什么,郑泓睿已经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林馨雪恨恨地看着施元熏。这人实在可恶,病了也不安分。

  郑泓睿整个人身上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走到拐角,看到两个哥俩好仰望蓝天的人,嘴角冷冷地勾起:“好看么?好看的话要不我送你们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看个够?”

  杨泓毅和苏青发现郑泓睿好像真生气了,他们当然知道这个空旷的地方是哪里,训练场地哪里这么好去的,去了还不被揍得半死。自己表示很无辜。林馨雪要冲进去,他们两个大男人能懒得住么?其实说心里话,他们不想拦,只想看好戏。

  郑泓睿表示很不爽,差一点就要逼得那个女人跳起来,那场景肯定很好玩,结果就这么活生生得被破坏了,要不是自己的涵养好,早就给他们一人一顿了。还给他们时间在这儿装傻充愣?

  “走不走,不走难道想滚去训练场?”郑泓睿的声音愈发清冷。两个大男人委屈得跟着郑泓睿屁颠屁颠得回去了。

  而另一边,林馨雪卸下了所有的心防,缓缓地坐到了施元熏的身边。

  “施元熏啊施元熏。不是我说你,你连生病都能给我添堵。郑泓睿刚刚好像生气了呢。怎么办,都怪你啊!不知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委屈么,身上这么多上肯定很疼吧。”

  “别怪姐姐不疼你啊。咱们生来就是仇敌,有你没我。我若是不使出一些手段,这个家哪有我的立足之地呢。你是堂堂大小姐,我却只是一个孤女,我不得不为自己谋算啊!”

  “还好,你的家人对我都不错,尤其是你哥哥,最得我心意。怪也怪你自己不争气,你哥也是傻,对我这个妹妹可比对你这个亲妹好多了。你也不用生气,我会对他们好的。但前提是你不再跟我添堵啊。那你要怎么不跟我添堵呢?不能怪姐姐下一剂猛药了。”

  说完,林馨雪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心一横,把施元熏的被子狠狠地盖在了头上,想要活活闷死施元熏。

  “你在干什么?”施嘉晟接到电话说病房里没人照顾元熏,急急忙忙赶到病房,看到的就是林馨雪把被子往施元熏头上猛盖的一幕。

  “哥,你怎么回来了?”林馨雪心中一惊,不妙,然后马上换上了惯有的哭腔,“哥,不知道谁把小熏的头给盖住了,我想帮她把被子拿开,刚好动手你就回来了。”

  “真的么?”为什么自己看到的是你往上帮她盖被子?施嘉晟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怀疑,但想着林馨雪怎么会害自己妹妹,肯定就是哪个粗心的小护士把小熏的头盖住了,馨雪想帮忙而已。大概馨雪也是刚刚过来吧。不过,这个时间段不是应该馨雪照顾小熏的吗,她刚刚到哪里去了?

  “馨雪,这个时间段不是应该你守着小熏的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