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他妈气人,要不是无意听到郑家小子说了那句有人生死未卜,自己还被蒙在鼓里。他们当自己是死人,什么都不跟自己说。

  当时郑家老头还嘲讽自己,说自己老了,儿子媳妇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自己情急之下来不及回嘴就坐着直升机赶了过来,这个孙子倒好,反而在病房里陪着外人,打电话让他过来,他慢吞吞还有理了!一个个都逆天了不成。

  “爷爷,馨雪也是您的孙女,您这样说她会伤心的。她很关心元熏的,她一听说元熏出事就赶过来看元熏。”施嘉晟捂着脸为林馨雪打抱不平。

  “她是来看小熏死还是没死吧。你这小子,还想挨打是不是。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读到屁眼里去了是不是?你自己的亲妹妹,还在里面生死挣扎,你却在为了外人打抱不平,我都心寒了,我没有你这样孙子!”施爷爷气的跺脚。

  施嘉晟鼓起勇气回嘴:“我知道元熏是我的亲妹妹,我也很担心她啊。我也很内疚,觉得自己不对。不过之前那件事本来就是元熏自己不对,她伤了别人。何况,她离家出走受伤了,难道要全家为她付出代价不成?自己的错误就要自己承担。”

  瞧瞧这话,施老爷子忍不了了,举起棍子,想着一定要狠狠揍一顿这个胳膊肘往外拐是非不分的孙子。

  施振青瞪了施嘉晟一眼:“你少说两句!这是你跟爷爷说话的态度吗?”

  老爷子还想动手,就看到手术室的灯就灭了下来,一位年轻的医生和几个护士都走了出来。这个医生眉眼清秀,眼底却透着几丝不耐烦。

  施老爷子和施振青连忙问医生施元熏有没有什么事,他漂亮的眼珠转了转,吞下了本来想说的话,嘴角换上了一抹讽刺:“你们在外面这样争吵她还能好好休息么?我们已经尽力了,不过人还是不醒,不像是受伤不醒——”

  说到这,年轻的医生顿了顿,补了一句“反倒是自己的求生欲望不高,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冷漠的背影。

  走到拐角,他目光幽深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其实里面的女子早就醒了,她恳求自己不要把清醒的情况说出去,相反,让自己帮忙说她求生意识薄弱。

  自己本想拒绝,但看到这个女子坚韧而又无助的眼神,却蓦然心软了。但心软不代表自己要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来说谎。何况,有没有什么好处的事情自己为什么要做?自己又不是什么大善人。

  刚要出来说实话却听到了他的家人的谈话,眼中抹上了一层阴霾。这话旁人听了都有些心寒呐。她有家人却似没有。跟自己也差不多嘛。就为了这一条,心一横决定违背一次职业道德,帮她一次。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吧。

  年轻医生刚想离开,却在电梯口发现了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不速之客。这比发现新大陆还有意思啊!眼底的阴霾瞬间隐去,随后露出了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调侃道:“哟哟哟,我看看,今儿个什么日子,什么风把郑大少爷给吹了过来?”

  身边的郑昊抬眸看了眼这个表面正经实则阴险的医生,都是同类中人,一个内骚一个外骚罢了。该死,自己在想什么,要是让少爷知道自己想了什么了,估计自己一年,不,搞不好一辈子下不了床了。

  “高枫废话少说,她死了没有。”郑泓睿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抛给他。

  郑泓睿问出这句话倒是把年轻医生,也就是高枫给惊着了,眼眸中掩饰不住的兴趣盎然,郑泓睿也会关心人,太阳打西边起来吧。不过,怎么听这都不像是关心的语调。反而有种——生气的感觉。有意思呀!

  他好像不怎么待见里面那位。那自己偏偏要对里面那位好一点。他想让她死,自己就让她活。人生多有意思啊!

  跟郑泓睿唱反调的事情,自己最乐意做了。最好还能看到郑泓睿气得跳脚的场景,那样就圆满了。

  郑泓睿看着脸上一副算计摸样的某人,眼睛微眯,随即扬唇一笑:“高枫呀高枫,你是嫌最近太空了是不是,要不要我来弄点“好生意”给你做做?“高枫眼角突地一跳,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表情扭曲,心里开始大骂,你真他妈见鬼了,恶魔郑泓睿,就知道威胁自己。什么好生意,呸!他说的生意可不好做,要做死人的。惹他生气了,要么被扔到叙利亚当战地医生去,博个什么狗屁好名声,要么就被莫名扔到监狱去,面对一堆疯子傻子,给这样一群人治疗。明明自己比他大那么多岁,怎么在他面前自己就硬不起来呢。这不怪自己,只能说这个人就是个魔鬼。

  高枫眨眨眼睛,露齿一笑:“小泓睿,开个玩笑嘛。别当真!”

  郑泓睿嘴角微微勾起:“高枫,看来该把你送到非洲去了,让你救救水深火热之中的非洲同胞。”

  什么!非洲!我擦,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这次到非洲去了。我次奥。不是自己歧视非洲同胞,实在是,实在是——“祖宗爷爷,我错了,我说还不行嘛……”高枫随即把施元熏的大致情况毫无隐瞒地说了一遍,一个子儿也不敢说谎。

  郑泓睿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她胆子还真大,居然敢骗自己,活腻了不成?转而,眉头舒展,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不过这倒是有点好玩了。游戏好像刚刚开始了,但愿对手不要太弱才好。郑泓睿本身就长得好看,微微勾起的弧度就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看呆了欣赏的人。

  酷匠#+网;.唯一正、@版'c,H其#他8t都6c是5+盗m版

  郑泓睿意识到了什么,恢复了以往的高冷,只不过千年不变的语调多了一丝情绪:“你们那是什么神情。我承认我很帅,不过我性取向很正常。”

  随后从薄薄性感的嘴唇里吐出了两个字:“回去。”

  高枫风中凌乱了,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么,太阳打西边起了。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哎哟喂,会疼,看来是真的。

  这话说得好新鲜啊,跟里面那位有没有关系?不管怎样,自己一定好好好配合病房里的那个丫头,刚刚看,就觉得那个丫头不是个凡夫俗子啊,表面看去柔弱娇小,实则敏感、聪慧、隐忍。跟她有些像,想起她,高枫好看的眸子微微垂下,不知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