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元熏似乎还有一些挣扎,好看的眸子低低垂了下去。沉默。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施元熏眼中一片清明,坚定地抬头:“我施元熏围着他转了十多年,也累了,倦了。现在我也想通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我那有什么办法。我又何必傻傻天真给自己找不痛快。施元熏也该清醒了,该过自己的生活了。你放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不用考虑我,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即使他更厌恶我,或者喜欢上你,我都无所谓了。这一年,我只想单纯地为自己而活,同时,也帮你过好你正在过的生活。”

  李元熏很是感动,自己好像更喜欢这个女子的性格了,敢爱敢恨,不像自己,不敢言爱。若是她说放不下,自己必然畏手畏脚,做一些事情也不方便。这个傻姑娘之前之所以傻,大概也是被感情冲昏了头,恋爱中女人智商都是为零的,现在不爱了,或者说是决定不爱了,智商倒也回来了。

  施元熏把自己的贴身物品、钥匙手机等都一股脑丢给了李元熏,李元熏接过施元熏的手机,划开手机,屏幕的白光映在她清澈的眼眸里,通讯录里的名字一个接着一个挑了出来,第一个便是闪亮的三个字“郑泓睿”。李元熏指着这个名字问道:“这个电话你打过几次?”

  施元熏努力地思考着,然后有些难为情:“说实话,我虽然把他名字放在第一位,却只打过一次,唯一一次也是受了委屈想上吊吓吓他们,刚拨通电话给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吐了三个字‘我很忙’就把电话给挂了。”

  李元熏真是一口鲜血都要吐出来,这个男的是极品么?一点怜香惜玉的精神都没有?还是说他早已看清施元熏的把戏?看来这个男的一点也不好对付啊!

  不过既然要改变,就还得先从这个男人下手。虽说按道理不应该招惹这个男的。但自己这样回去,肯定会引起他的注意。既然这样,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干脆冒险一把,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

  李元熏想了想,漂亮的手指果断地按下了电话键,施元熏来不及制止电话就拨了出去。

  施元熏惊愕,神情紧张地听着那比地狱还催人的“嘟嘟”声。

  电话响了半分钟,还没有人接,正当李元熏摇摇头打算挂掉的时候,对面传来了略微沙哑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李元熏一怔,有点沉浸在那富有磁性的声音里。

  “谁?”

  隔了一秒没有回音。

  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没事挂了。”

  这声音富有磁性,很好听,也很冷。

  李元熏马上回神,被声音里面的内容拉回了现实。

  自己真是该死,都怪这个声音太好听,让自己差点误了正事,咳了咳,用很虚弱的声音哽咽道:“郑泓睿是吗,这也许是我生前打给你最后一通电话了,让我把话说完行么?”

  李元熏在赌,赌这个男人是会不留情面地把电话给挂了,还是会听自己把话讲完。

  对方似乎有那么一丝怀疑,有点讽刺得说道:“你确定这不是你的把戏?”

  李元熏早就料到他不会有好话,还以为施元熏又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

  李元熏吸了一口气,忍耐地开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是一个骄傲的人,但在你身上,我放弃了所有的骄傲。”

  “小时候,因为你说过一句喜欢举世无双的人,我就傻,脑子不好使,以为举世无双就是跟别人不一样,那别的世家女子做乖乖女,我就做叛逆女。林馨雪说你看重颜值,我就说颜值比才华重要,行动上把自己变漂亮。”

  “我真的好傻,你可知道,为了你,我做过多少事情。你又给了我什么?除了冷漠还是冷漠。每次,我看到的不是你冷漠的眼神就是你冷漠的背影,你以为自己很酷,可你不知道有个小女孩是会心痛的吗?”

  “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太矮,你太高,所以你眼中从来看不到我?我围绕你转了整整十多年,眼里心里都是你。可你呢,还以为我在玩把戏。我不怪你,我怪的是我自己。是我太傻,纠缠了你十多年。现在,我在悬崖底下,我快死掉了,我全身都疼,但心里更疼。”

  李元熏的声音越来越弱:“我为自己这十多年而疼。我好傻好傻,我不再爱了,如果我去了天堂,我就要好好过自己的生——”

  “活”字还没说完,李元熏的声音就没有了,郑泓睿等了几秒,就听见了嘟嘟的声音。郑泓睿气急,鬼使神差地头一次回拨了电话,只不过电话再拨打过去却是无人接听。

  “该死!”郑泓睿生气了,狠狠地砸了手中的手机。自己怎么了,竟然听那个女人说了这么一堆废话!

  这边李元熏挂断电话却是深深吐了一口气,跟这种有气场的人交流还真是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露馅。

  抬头刚想和施元熏说句什么,却看到施元熏已是泪人一个。她冲上来抱住了自己,哽咽得说:“谢谢你,元熏。你帮我做了我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情。你要继续帮我做好。我也要跟以前的生活说再见了……”说着又泪眼婆娑地扑到了李元熏怀抱里。

  李元熏笑笑,一边安慰她,一边让她帮自己做一件事。

  施元熏红着眼睛问什么事,李元熏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继而唇角微微勾起:“打晕我,然后模仿村妇的声音帮我打电话叫120,说有人生死不明。然后再打110,说有看到混混扰乱治安。施元熏该回去了,不然他们还以为施元熏死在外面了。郑泓睿,哼,可别让自己失望才好。”

  P酷t匠)网首U5发5M

  另一边,郑泓睿虽然砸了手机却还是气闷,刚刚在处理生意时莫名接了一通电话,对方还说了一堆莫名堵心的话,什么爱不爱,生与死的,自己真是一脸懵逼。她施元熏生或者死跟自己有半毛钱关系么?自己还耐着性子听了她那么一堆废话,可恶的是话没说完就没了声音,后来还挂了自己电话。虽然不知道是故意挂了电话还是真晕了。以前就觉得这个人烦人,可也没这样让自己发堵,自己一个眼神过去她也就安静了,现在是怎么了,还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是要死了,所以胆子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