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元熏对谁就是倨傲的,偏偏栽倒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她唯独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二见倾心,爱的太早,爱的卑微。

  打小,她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转,受到的,却是他的冷眼和冷酷的背影。不过施元熏不在乎啊,反正这个男人有骄傲的资本,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记得小时候,施元熏曾经问过这个小男孩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当时粉嫩漂亮的小男孩鄙视地看了一眼“邋遢”的小元熏,说了一句:“我喜欢的人必定是举世无双的”,小元熏那时脑子还不太好使,林馨雪告诉自己举世无双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嘛,那人家做乖乖女,她做叛逆女,不就举世无双了。

  a4酷$匠●网…!唯一lo正版@,其0他都9.是盗版+

  结果,结果,气坏了元熏的父母,天天朝着自己喊“不孝女”。那个美男子对自己却连个好眼神都没有给过。唉,反正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施元熏“钱途”一路顺畅,情路却一路坎坷。偏偏这个孩子还是一个死脑筋,一棵树上吊死。

  久而久之,施元熏的名气也就打出来了,不,应该是和林馨雪对比出来了。林馨雪寄人篱下,却性格温顺,待人温和,长得很漂亮,成绩优秀,各项活动样样精通,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她;而相反,是真正千金的施元熏,长得倒也漂亮,却是学渣一枚,脾气差,待人刻薄,还有一堆坏心眼,几乎所有人都讨厌她。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吓一跳。

  曾经他们班有过一场辩论,“才华比颜值重要,还是颜值比才华重要”,林馨雪告诉自己郑泓睿更喜欢颜值,虽然自己不相信郑泓睿是一个肤浅的人,但事实证明,郑泓睿对美人不感冒。自己犹豫着也就挑了这一方,谁知林馨雪挑了另一方,还深明大义地说什么“腹有诗书气自华,年华易老,唯有才华才最重要”,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

  自己气不过,当然跟她理论,她一副潸然泪下的可怜的样子,顿时显得自己欺负她,所有人都指责自己的不是,让自己气的半死。郑泓睿当然没有任何表情,只不过本来对自己就冷,后来就更冷了呗。

  为了这件事,自己回去就被爸爸抓去了书房好好教育了一番,说自己肤浅,要多读书。反正小时候诸如此类的事情多如牛毛,数也数不过来。要是林馨雪对自己凶残一点还好,偏偏她总像圣母一样,对自己百般忍耐。每每爸爸要教训自己,她总是第一个冲出来“保护”自己,让自己恨不得怨不得,落得不识好歹的下场,真是呜呼悲哉。

  听施元熏细说自己的悲哀历史,李元熏心疼之余只有一个结论:“对手太强大,队友太软弱。”

  施元熏突然回神了,木木地问道:“你呢,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这倒真的把李元熏给问倒了。

  李元熏透过前方满山的花草,花草开的很旺盛,怔怔地看着山的尽头那一处,心中的确曾有这么一处留给那么一个人。

  他的脸上永远有最纯净的笑容,阳光打在他脸上,那份灿烂直接留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虽然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份灿烂未必就是真的。

  不过,他的确在自己曾经最痛苦的时刻,当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用他的微笑温暖了自己。可惜他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微笑的,不单单是自己。

  自己跟他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到现在,自己也没有看透他。他是在自己九岁那年突然搬过来的,她知道他家很有钱,也知道他家不简单。她从来没见过他父亲,他似乎也不在意。他温文如玉,各方面都很优秀。他是一个白马王子,自己却不是他的公主。

  自己需要想尽所有办法为了生存而奋斗,他生活得很潇洒很自由。虽然他说过会照顾自己,但那是像妹妹一样的照顾。这样的哥哥,自己要不起啊,怎么办!可是自己也放不下。那时想,也好,像哥哥一样也好。反正他身边也没有别人。自己先把姐姐这边的事情解决了,等自己长大了,张开了,变漂亮了,也许他眼中的自己就不再是妹妹了。

  直到那个时候,看到他的身边有了一个笑得如此张扬的女生,那刻,自己便明白了,现在的自己,不适合爱,不能爱,爱不起,他的身边,该有更好的人陪着。

  也许他需要的,是一个门当户对单纯可人的女生,自己要谋算的太多,这样的自己,配不上他,也不适合他。

  如今,自己更是没有想那么多了。这份感情,该留在心底好好珍藏,自己身上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以前那些事情都是曾经了。也都过去了。

  “对了,郑家还有其他人么?”李元熏总感觉这个郑家不单纯。要是自己过去,施家人,倒是不怕,反倒是郑家人,需要好好提防。第一大家族,无论实力还是势力,都不容小觑。若是利用得当,能成为自己的助攻,不若,也可能毁在这一层上面。

  “其他人?郑爷爷和爷爷一直交好,不过现在也在国外。郑伯父和郑伯母的感情一直不好。不知因为什么,郑伯父到处在外奔波,对郑泓睿倒是挺不错的。相反,郑伯母对郑泓睿一直不冷不热的。郑泓睿每次看到他母亲就像看到仇人一样。对了,还有两个叫郑泓睿哥哥的人,一个叫杨泓毅,一看到我就落井下石,相反另一个比较好,另一个叫苏青,不过苏青只是偶尔来下郑泓睿家里,好像不是他的表弟。我也不懂他们什么关系。不像是杨泓毅,感觉一直和郑泓睿住在一起。对了,还有一个人,是郑泓睿的保镖兼管家,叫郑昊,人感觉比郑泓睿还要冷,办事却十分靠谱……”施元熏拼命回忆着郑家所有人物关系,但愿自己这么说,李元熏能够理解。

  李元熏消化了一下所有的人物关系,好看的眸略带担忧地扫过施元熏:“我想问一句,你真的完全放下郑泓睿了么?即使我对他做什么你也不介意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