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说,反倒是让施元熏不好意思了:“我是真的想帮你忙,但是我又真的不愿意回去。那个地方,困了我十多年了,我累了。原来唯一的支撑我走下去的是他,我以为对他的好,他终有一日会发现。但他对我愈发冷漠,我后来也明白了,死心了。我对他都不抱希望了,更加不想回去了。”

  虽然不知道施元熏口中的他是谁,但李元熏猜想,不是她的至亲就是她喜欢的人吧。能放下就好。不是自己的,强求也强求不来,正如他。每每想起他,心中还是会有一丝疼痛。放下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我想到了!”施元熏激动地抓住了李元熏的手,这力道让李元熏有些发疼,“我总感觉你很厉害。不像是我。要不,你代我回去吧,反正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我其实也不甘心,却无能为力。你帮我对付对付林馨雪,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你也可以利用我家的资源,行不?我们施家也是恒城第二大家族啊!再不济,你可以弄点钱出来给你姐姐治病啊!我们只要把声音动作模仿模仿就行了。”

  李元熏真是好气又好笑,这个孩子真的被保护得太好了。对才见面一会的人就能推心置腹,还让自己弄点钱出来,她就不但心自己把她家挖空么?

  但不可否认,李元熏心动了。这个条件很诱人。现在自己年纪还小,一个高中生,根本没有很好的谋生赚钱方法,更别提接近有名望的医生给姐姐治病了。而且,她知道施家、郑家、苏家几家似乎联合起来弄一个先进医疗试验基地,说不定这个基地就能救姐姐!

  无论怎么来,这个想法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即使再糟糕,估计也不会比现在更加糟糕了。只要能救姐姐,即使刀山火海,自己也愿意下,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施家?

  看到李元熏在沉思,施元熏以为李元熏不愿意,急忙说:“我知道到我家挺危险的,不过你小心点估计就能应付的。你不用担心你家里,我会代替你照顾好你姐姐的,我好歹也带了点钱出来。即使,我是说即使你被发现了,你就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好了,或者我们马上把身份换过来,肯定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

  最后的这句话让李元熏的心一颤,曾经那个一直保护自己的人现在正在病床上跟病魔做着斗争,自己能做什么?即使只有一线生机也该试试。

  施家所在的圈子那是另一个圈子,一个自己从来不敢想的圈子,如今,也只有这个圈子能实现自己想实现的东西。何况,这个才认识不到一会儿的女孩,那么单纯,也是需要自己保护的,自己怎么能躲在背后?

  “我们需要把一切都计划好。时间就以一年为期吧,一年后我得到我想要的,你也做回你的大小姐。在这一年,你就是李元熏……你帮我好好照顾我的姐姐,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李元熏和施元熏规划了很多,模仿彼此的声音和做事风格,又仔细推敲分析了一些时事。

  随后,李元熏和施元熏找了一个山洞,把衣服换了过来。

  李元熏不敢回去再看一眼姐姐,怕一回去就没有勇气再做这件事了。这该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冲动冒险的一个决定了,以前自己做事,都是要到十拿九稳才出手。这次却冲动了。

  这个决定也许会改变她一生,让她得到想要得到的;也许也会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那又如何,自己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离开自己,那样,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换完之后,李元熏让施元熏把家里的情况再跟自己仔细说说。

  X_看正◎版0章{+节上酷70匠Fz网

  从施元熏的口中,李元熏知道了她家的基本情况,施家是恒城第二大世家,施振青是施元熏的爸爸,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对她还算疼爱,除了一遇到林馨雪的事情,他就不理智。在外面,他跺一跺脚,在恒城都要响三响。

  她的妈妈林玥红很疼她,但这份疼爱却平分给了自己和林馨雪,谁让林馨雪是她闺蜜的女儿,她闺蜜又为了生林馨雪而难产。

  当然,施元熏还有一个至亲哥哥施嘉晟,偏偏这个哥哥是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人,以前还好,后来每次施元熏跟林馨雪有纷争,他肯定会护着林馨雪骂自己一通,可谓是是非不分。至于这个林馨雪,虽是孤儿,却是施家的恩人。林馨雪的母亲是林玥红最好的闺蜜,在生林馨雪的时候难产而死,而林馨雪的父亲,原来是施振青的最好的合作伙伴。在施家仓库着火的时候,为了救施元熏而去世。唯一的遗愿就是林馨雪能健康长大。当然,如此大的救命之恩,这样一个唯一的恩人之女,施家当然会当佛一样供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

  在她家里,爷爷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施元熏觉得家里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就是爷爷了,只有爷爷真心对自己好,相信自己,每次自己委屈都是爷爷安慰自己。但是爷爷身体不太好,现在在国外修养着。

  除此之外,施元熏提到最多的就是郑泓睿了。

  要说施家是恒城第二大世家,居第一的,当是郑家了。郑家爷爷是开国元老,忠心爱国。到郑家父亲这一带,却跳到经商,商业遍布全世界。正是因为这层关系,他们能够做到“官商不分家”。郑泓睿是家中独子,小小年纪却能独当一面,恒城的生意在他手下经营的如火如荼,他手中有一个令人闻之丧胆的信息库。

  偏偏他还是个好学生,年年稳占第一。这样的一个人,一直是恒城的传奇。几乎所有的女人都能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因为这样的一个传奇人物,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据施元熏所言,这个男子的美,不,应该叫帅,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可惜,越是美的人,越是毒药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