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

  “你别有事没事就去找他,老是招惹他!”施元熏身着精美的蓝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插着腰警告一个长相柔美、娇艳欲滴的女生。

  “我没有!”女生潸然欲泣。

  “你一天到晚缠着他还没有——”

  @.看Mz正?版章B◎节o上酷#匠r网Pc

  “啊!你别推我!”

  话还没说完,女生就大叫着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施元熏眼皮一跳,急急忙忙跑下楼看看她摔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打120。不料女生气息奄奄地哭着喊着说自己错了,让自己原谅她。

  施元熏感觉很莫名其妙。她把脑子摔坏了吧。

  刚讽刺了她几句,转身,却被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迎面扇了一耳光。他爸那耳光打得还真响亮啊。

  “你太过分了!这么恶毒害人的事都会做了!”

  泪水在李元熏眼中打转,她一个人蹲在墙角,剩下的只是委屈……妈蛋,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这次是铁了心要离家出走。小时候的冤枉黑锅她都背了,她不想背都没办法啊,没人相信自己那又什么办法。

  以前的她都能忍,但这次,她真的忍不了,都说忍字头上一把刀,心在滴血一点没说错。那天自己看到林馨雪暧昧地接近郑泓睿,自己好心提点郑泓睿让他小心林馨雪,她不是个好人,郑泓睿冷酷地给了自己一句“关你毛事”。还有林馨雪,自己从没想过要害她,只不过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警告她一下,别有事没事跑去招惹郑泓睿。

  自己还没靠近她,她就大叫着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自己好心到楼下看看她摔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打120,她倒好,哭着喊着说自己错了,让自己原谅她。把脑子摔坏了吧。真以为自己在拍电视剧,演苦情女主不成。

  自己刚讽刺了她几句,转身,却被爸爸迎面扇了自己一耳光,说自己不成器。切,养不教还父之过呢!他怎么不说是自己的错!神经病!

  还有施嘉晟那阴鸷的眼神,一个劲地让自己道歉。自己又没错凭什么道歉。转而他又说自己敢做不敢当,自己回了他一句“有眼无珠,没做你也当?”他回不过自己,就给自己放了狠话。你妹,胳膊肘往外拐,谁怕谁啊!不对,不是你妹,是你哥,草泥马!

  连家里第二疼自己的亲妈都说对自己很失望。我也很失望啊!我又委屈又失望,比窦娥还冤,怎么还不飘雪?

  还是爷爷最好,可惜爷爷远在国外,天高皇帝远,管不了这一家子!

  感觉全家只有林馨雪一个宝贝,自己是外面捡来的不成?下次要不要验个血啊!都说林馨雪可怜,自己才是委屈可怜的人好吧!孤女,恩人,这种话都说了十多年了,也不累,说给谁听啊!

  自己真的是累了。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偏偏喜欢的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喜欢自己,家人又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家人看。这样的生活,锦衣玉食又有何用?还不如到外面闯荡来得自由。

  这次带着贴身物品和私房钱离开,自己是不打算回去了。林馨雪,对手太强大,斗了十多年都斗不过。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所以离开的时候挑了离恒城最偏远的新城,最好没有人能认识自己,让自己重新开始。

  你妹!原来是有预谋的,到哪儿都不安生啊,自己已经这么惹人厌了,出来了都要被赶尽杀绝?

  “李元熏,你相信我么?他们都不相信我。”施元熏一脸委屈。

  “我相信你!”李元熏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施元熏仿佛找到了知音,可怜兮兮地看着李元熏:“他们都不相信我,还不如你这样一个才认识不到一会儿的人。你说这样的家,我回去还有什么意思?我气不过,留了一封信出走了,我在最后想来个血手印的,结果怕疼,就去厨房弄了点鸡血!哈哈!”

  想到她的恶作剧,施元熏又哈哈大笑起来。

  李元熏感叹,这女子的性格当真是好啊!可也为她心疼,这么单纯却被欺负得这么彻底。

  “你有没有她的什么把柄?”

  “把柄,什么把柄?”施元熏眨着眼睛,一脸疑惑。

  “就是每次她冤枉你,你都没有抓到她的小辫子?”李元熏用最直白的语言解释道。

  “哦哦,懂了。没有啊!她太厉害了,我斗不过她。我还没意识到,就被她陷害了。何况,我哪里有那个时间和心思天天等着她什么时候来对付我啊!”施元熏大大咧咧地说着。

  “你呀——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总不能一直在外面,也不安全。”

  “说到这个,我真是生气,我绝对不能回去了。竟然有人还来暗杀我!”施元熏心有余悸,“你以为我怎么会滚下悬崖,是被一帮混混追杀过来的,我落山之前还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人应该死了,可以回去交差之类的话。哎呀,我差点就命丧黄泉了!”

  李元熏眼眸紧缩,神色莫测,到底是谁,竟然还要追杀这个单纯的女子。不过,不回去他们就会放过了么?

  李元熏脸上露出了讽刺地笑:“你即使不回去,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他们,尤其是她,越是不想让你回去,你越是要回去,不然,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说实话,自己是真心有点心疼这个才见到不到一会儿的少女,她有着自己想有却不敢有的单纯,她本该被保护得很好,现在却被欺负的遍体鳞伤。

  自己受伤的时候有姐姐保护,那她呢,她有什么?本以为世家大小姐的她,该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却没想到,更多的是谋算与纷争。也罢,自己也是无能为力,最多只能给她献献计谋吧。

  “先不说我了,你在山上干什么?”施元熏有些好奇看着她拎着的一个小篮子。

  施元熏简单地把家里情况和姐姐的病情说了一下,说的浅显易懂,让她好理解。

  不料施元熏突然拍了拍大腿:“这担心什么!我家有钱,有人脉,肯定能帮到你的。”想了想,忽然又瘪了下去:“可惜现在我不打算回去了,带的钱也不多。”

  李元熏是真的挺感动的,自己见的人也多了,这样真诚很可贵,她很纯真,是真心想要帮自己,就冲着她有这份心就够了。自己不是一个会轻易对别人放下心防的人,尤其是新认识的人,但这个女孩,却给自己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让自己讨厌不起来。

  “没事的,你是好人。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李元熏还是很感谢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