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是,悬崖底下是一片茂密的杂草。不然两人还真会被摔死。

  某山崖底下。

  两个女子狼狈不堪,身上布满大伤小伤但所幸没有断胳膊折腿,此刻大眼瞪小眼,呆呆地看着对方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唯一不同的是,身着锦衣华服的女子脸上带着张扬和朝气。

  而素衣女子脸上挂着超出年龄的淡然和老成。

  素衣女子当然就是李元熏了。她淡定的脸上也浮上了一丝懊恼。今日她自认很倒霉。这山早就是是自己的大本营了,小时候就开始爬起爬到现在。看到有人要摔下山,好心想要拉她一把,不料她把自己给拽下了山。救人也能摔下悬崖,真是作死啊!还好自己没有断胳膊少腿。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个人竟然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难道自己在外面还有个双胞胎姐妹不成?从来没听妈妈提到过呀!

  “你——”

  “你——”两人心有灵犀般地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

  这一致倒是缓解了两人刚刚的尴尬,彼此相视一笑。

  “我叫施元熏,你呢?”眼前的女子抢先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么巧?你居然也叫元熏?我也叫元熏,不过我叫李元熏。”李元熏很是惊讶,连名字都一样,难道真的这么巧?

  施元熏来劲了,不管身上的伤口,拉着李元熏嘀嘀咕咕开始问问题了。

  “你会不会是我的姐妹啊,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你住在这座山上么?你背的是什么呀?”

  “你在采草药么?你懂医术啊?”

  李元熏淡淡的脸上浮出了笑意,这个人,她突然间这么多问题,让自己先回答哪个才好?

  你想让我先回答哪个问题?”李元熏好笑地看着她。这个姑娘,一看就是个心无城府之人,倒也是个直率爽朗的女子,丝毫不做作。

  “哈哈,是我的错。你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吧,你住在这里么,家里有什么人?”

  “我就住在附近,家里嘛,当然是爸妈,还有姐姐啊。”

  “你还有个姐姐啊,我有的是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孤女住在我家!不过这个孤女不是一个好人。”一提到这个孤女,施元熏一脸愤怒,倒是忘记了要提其他的问题。

  “哦?怎么就不是个好人了?”

  “哼,说起她,我能说三天三夜呢!”李元熏看着施元熏气的嘟嘴的样子,不忍轻笑出声。

  “真不骗你,你肯定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有心计的人。”

  “小时候吧,她跟我玩得挺好的,她爸妈都去世了,我觉得她也很可怜,把好的东西都分她一半。哥哥对我们两个也都很好,那时很喜欢跟在哥哥屁股后头,觉得哥哥最帅最酷了!”

  李元熏能想象那个场景,哥哥总是一个让人崇拜的角色,可惜自己没有哥哥。

  “谁知道,十二岁那年,林馨雪跟中了邪一样。她走丢了一次,回来之后生了一场大病。然后整个人都变了。当然,只对我一个人变。她开始变得很作,一天到晚针对我。哥哥外出回来带来了一堆礼物,她挑了一个,我挑了一个,谁知后来她的礼物莫名其妙到了我那儿,哥哥就说我拿她礼物。傻呀,我想要礼物不会自己去买啊,有必要拿她的礼物么!”

  “她有时实在是太作了,我看不下去,说了她几句,她倒好,哭着道歉,这好了吧。所有人都说我恶语相向了。这个人干嘛,干脆大大方方骂一场,打一顿多好,老是装柔弱。”

  “还有一次,我跟她闹翻了,爸让我跟她道个歉。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也就同意了。那个时候好像是我的一个闺蜜跟我说她喜欢吃海鲜,那我就在饭桌上趁着她还没来多加点海鲜,想给她一个惊喜。谁知道,她是个对海鲜过敏的——”

  “所以你又成了罪人,对吧?”李元熏接了一句。

  “对啊对啊,你真厉害,这都知道了。真是气人。这样的事情就没断过。在学校里也是,她有不好的传言了,所有人又说是我做的。我比窦娥还冤。我真是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这次她变本加厉了。自己摔下楼梯还污蔑我。我真是要被她给气死了。”施元熏说到这个气的咬咬牙,忍不住跺脚,一跺脚却发现脚疼的厉害。

  “你都不知道,这次实在是太心寒了,全家都针对我了。一个个都觉得我杀了人一样。”

  李元熏静静地听着,微微蹙眉:“她的变化的确够大的。这个林馨雪,不简单呀。”

  9看正版/章Hi节a上8酷*匠网

  李元熏不是世家小姐,却也见惯了邻里之间女人的斗争。这种没有硝烟的战场往往是最可怕的。

  “那你这次出来又是怎么回事?”李元熏留意到施元熏好像带着大包小包,有种呃,离家出走的感觉。

  “嘿嘿,这次我是气急了,所以离家出走了。这次真心气人,不过,我也没让他们省心——”施元熏狡黠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