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大火,李元熏汗流浃背,浑身发抖,困在大火中怎么跑也爬不出来。

  忽然,一个美丽却又憔悴的身影出现在火中,是姐姐李玉瑾。

  “元熏,姐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以后要照顾好爸妈,要听话,要好好地活下去——”

  “元熏,你要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每一天都要过得开心。”

  “元熏……”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越来越弱,直至淹没。

  “不——不要走!姐姐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不要走!”

  李元熏从梦中猛地惊醒,出了一身冷汗,发现自己眼角还有泪水。黑暗中她摸索着打开灯,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才早上五点钟,还早。

  又做噩梦了。从小到大,经常梦见大火的梦。她是不是跟火有仇。

  每次她看到火,就怕的要死。每次想要看清楚火里有什么,头又疼的要死。

  而自从知道姐姐生病以后,老是梦到姐姐出现在大火中,自己却救不了她。好恐怖的梦,自己什么都不怕,就怕姐姐离开。

  姐姐原先健健康康地多好,可惜自己十二岁那年姐姐突然生了一场病,这病要了她半条命,还诊断不出病因。姐姐的病让人头疼,她家没钱,没人脉,新城也好,恒城也罢,都说救不了姐姐。去了各大医院,都说姐姐活不过二十岁,让姐姐还是回来修养吧,或者试试中医。我靠,这都是什么医院!自己今年十六岁了,姐姐比自己大三岁,离二十岁只有一年了。

  若是再找不到药,姐姐只能坚持一年了。

  这几天一直在忙着找药,想办法筹钱,都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而且姐姐病情也没有好转。

  李元熏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无助过,再难熬的日子她也能熬下来,唯一不能的,便是让这个仙女般的姐姐离开自己。姐姐是多么好的一个人,从小为自己撑起一片天。

  每次她害怕的时候,都是姐姐保护自己。

  因为姐姐,自己才有快乐的童年。她病了以后,自己眼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了下去,却深感无力。那时才知道,自己再也不是跟在姐姐后面屁颠屁颠的小孩子了,自己要长大了,要变独立了,要想办法救姐姐。

  从那时起自己自学中药,采摘草药,就是希望能对姐姐的病有所帮助。

  她能明显感觉到父母苍老了很多,为了姐姐的病花了很多钱,可医院一句轻飘飘的治不了,就把人这么送了回来。

  李元熏感觉自己所有的坚韧,在现实面前却显得如此得不堪一击,人生突然好迷茫。只要可以救活姐姐,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有时她也会想,要是自己能突然变成有钱有势的千金小姐就好了,那样,就有足够的钱和先进的医疗技术可以救姐姐了。

  当然,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李元熏叹了一口气。还是多去采采草药,多看点书比较实际。

  这样想着,李元熏就再也睡不着了,一股脑儿爬了起来。

  梳洗好以后走到院子里,看到的就是一幅美人沉思图。李玉瑾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如今却日渐消瘦,她倚在靠椅上,遥遥看着远方的晨露。

  “姐!你这么早就醒了。”李元熏挠挠头,朝着李玉瑾走过去。

  “咳咳——熏儿你醒啦。”李玉瑾苍白的脸上透着温柔的笑意,眼前只有这个长得越发出挑的妹妹。

  “对啊,早睡早起身体好。姐姐美人儿身体也会越来越好的。”李元熏眨巴着透亮的眼睛。

  “你呀!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李玉瑾忽地皱了眉头,思忖着怎么开头。

  李元熏警惕一颤,刚刚的梦还在眼前回荡。姐姐要说什么事情?

  “别再去寻药了,山上危险。也别再花钱了,我的身体我知道,我只想——”

  “我不听我不听。今天天气真好啊!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要去采药去咯!”李元熏急忙打断李玉瑾未说完的话,微微一笑,抬头看看蒙蒙亮的天,背起了背篓,早饭也顾不得吃,逃也似的溜了出去。

  “元熏——”李玉瑾还想把李元熏叫回来,谁知她早已没了影子。

  李元熏故作轻松地蹦跳着到门口。一出门,微笑瞬间隐去。心情阴郁,她最怕姐姐说放弃这个话题了。她不会放弃的。

  她抬头望着前方翠绿的山,像是一块巨大的翡翠般在晨雾中飘动。山路蜿蜒,两边青草蔓延,野花飘着阵阵香气。自然如此之美,姐姐如此之美,她怎能放弃?

  唉。李元熏叹了口气,好想有钱有人脉。

  算了,还是先研究草药吧。

  李元熏一头扎进了草药堆里。这是合欢,书上说合欢“味甘,平。主安五脏,利心智,令人欢乐无忧。久服轻身,明目,得所欲”。李元熏低低笑了,这个能治疗精神恍惚,失眠多梦,采点回去给自己用用,就是不知能不能“得所欲”了。

  李元熏眼睛一亮,好像看到了石斛,石斛能益胃生津,滋阴清热。这味药对姐姐应该会有帮助。她正开始采摘,忽然听到有人喊救命。

  李元熏四处搜寻着,看到一个狼狈的女子挂在半山腰,身上的时尚华衣也被树枝划破。

  “你怎么了?”

  (酷匠~◎网O}正Ja版m{首G●发(-

  “我不小心摔下来了,你快帮帮我吧。”上帝听到了自己的呼声么,女子狼狈不堪,眼睛却发光锃亮的,仿佛即将被淹死的人突然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把你的手给我。小心点。”李元熏伸出手要拉她,对方急忙拽住了她,不料女子一使力,一个不稳,李元熏反被拽。

  “啊!”

  “啊!”随着惨烈的叫声,两人齐齐光荣地摔到了山崖底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雨遇阳说:

正文开始咯,宝贝们多多支持,求追书,求推荐,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