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大火包围了整个仓库,火势愈来愈大,屋里所有东西都被火苗包围了,还不时传出物体断裂的声音。

  一个幼小略带婴儿肥的小女孩无助地四处摸索着,她那咕噜噜透亮的眼睛此刻却透着迷茫恐慌,怀里紧紧拥着另一个更小的女孩。仔细一看,两个小女孩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那鲜红的火如同嗜血的魔鬼朝着两个小女孩猛扑过来。她们想朝着门口跑出去,熊熊的大火和掉落的物体硬生生阻挡了她们前行的步伐。

  酷匠i/网唯一$y正…“版.,其Z他c都是Z6盗~@版W

  “姐姐,我,我好害怕。”怀里的女孩吓坏了,想哭又不敢哭,不住地抽泣着。

  “不怕,不怕,元熏,我是姐姐,妈妈说过,姐姐要保护妹妹的。我会保护你的。待会姐姐护着你我们逃出去。哥哥说出去一会会,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小女孩面色苍白,手不住地颤抖,却故作镇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妹妹元熏出去。

  一提到哥哥,怀里的小女孩来了精神,扯着嗓子拼命喊着:“哥哥——哥哥——你,你在哪里,快回来好不好!回来救元熏和姐姐。”

  可无论怎么喊,门口都没有任何反应。

  怀里的小女孩喉咙都疼了,决定不喊了,又呆呆地问:“姐姐,这个红色的吓人的东西是不是就是妈妈每晚给我们讲的故事里的魔鬼?魔鬼要来是不是要来吃元熏了?”

  “魔鬼?哪里有魔鬼?我们不怕。看到我们的手镯了没有,辟邪的!要是真是魔鬼,我就是神仙姐姐,神仙姐姐每次都能打败魔鬼的。”小女孩故意把手上的金手镯和妹妹手上的金手镯碰了碰,又轻拍妹妹的肩膀,挺直胸脯,眼中有神圣的光辉,那一刻还真有几分仙女下凡的样子。

  “对,手镯辟邪!仙女姐姐!”这话似乎很受用。小元熏的胆子大了不少。

  小女孩一边安慰着妹妹,眼睛却在咕噜咕噜转。要怎么才能逃出去却不被东西砸到。

  “你跟我来。我们沿着旁边火小的地方逃出去。”小女孩脚底还打着颤,却死命拉着妹妹朝仓库火势较小的另一边移动。

  一步,两步——离门口越来越近了,两个小女孩都浑身发着抖,咬着牙。

  眼看着离门口只有两步了,头顶已经剥落的横梁却在这个时刻砸了下来。

  “元熏,快逃出去——”小女孩顾不得其他,把妹妹猛的往门口一推,自己却脚下一拌朝着后面滚去,所幸这一滚,没被横梁砸到,却硬生生被隔绝在了横梁里面。

  叫元熏的妹妹已经被猛的推到了门口,看着被横梁隔绝,躺在地上的姐姐,哇地大声哭了出来。

  “元熏,别哭。快跑,逃出去找哥哥,让他来救我!”小女孩顾不得头上和身上的疼,沙哑地朝着妹妹喊道。

  “找哥哥,找哥哥!”小元熏摇晃着身子冲了出去找哥哥。笨拙的身子却撞到了一个很硬的身体。

  “你居然逃出来了?”对方有些不敢置信。

  小元熏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年轻叔叔,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抱住对方的大腿:“是姐姐救我出来的。叔叔,你快去救姐姐,姐姐还被火困着!”

  “好,我马上就去救你姐姐!”叫叔叔的男子温柔微笑着,眼底却有着一闪而过的阴狠,“元熏你乖,快先逃回去。”

  小元熏兴奋地点头,正想往前跑。却听见“咚”地一声,小元熏后脑勺一疼,转身,眼前一黑。

  “叔叔——”小元熏昏迷前只记得有个叔叔。

  “乖,好好睡,让我先去解决你姐姐。”男子眯着阴鸷的眼睛,朝着仓库走去。

  火越烧越旺,小女孩头上满是汗,鼻子也呛得不行。不过她还是已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听见脚步声,惊喜不已。

  烟雾中看到有人来了,小女孩以为是哥哥施嘉晟,激动地喊着哥哥。

  “元嘉,是叔叔。你受苦了,叔叔来帮你解脱。”

  叫元嘉的小女孩不知道什么叫解脱,以为叔叔是来救自己离开魔鬼的。咧齿一笑:“叔叔你真好,来救元嘉。”

  男子手上拿着棍子,隔着烟雾,朦胧中忽地看到小女孩不设心防如天使般的微笑,一刹那晃神了。犹豫间,却听到“砰”的一声,重物从头顶砸落。

  “叔叔小心!”元嘉看到庞然大物直直砸向叔叔,叔叔来不及反应,被重物砸中惨烈地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叔叔,叔叔!”元嘉挣扎着要爬过去救叔叔。

  男子阴鸷眼神已经逐渐迷离,低低地呻吟:“报应啊——这就是报应啊!”

  元嘉蹒跚地爬到男子身边,看到的却是男子浑身焦灼,狼狈不堪,闭眼离世的场景。

  小元嘉吓到了,泪水控制不住地滚落:“不——不——叔叔你快醒醒——哥哥!爸爸,妈妈!快来救元嘉,元嘉好怕。”小女孩的泪水模糊了双眼,头好疼,好痛苦,她无助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她好想忘记这一切。

  火还在持续烧着,小元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好像眼前又出现了元熏的影子,元嘉急忙喊道:“救元熏。元熏,快逃。”

  朦胧间,好像有一双宽阔的手托起了自己,小元嘉眼皮撑的厉害,模糊地看到了一个酷似爸爸的影子。

  “爸爸!”元嘉紧紧抱住眼前的人。

  “唉!你叫什么名字?”略带沧桑的声音在元嘉耳边响起。

  “爸爸,救——救元熏。”元嘉断断续续说了几个字,彻底晕了过去。

  “什么?叫元熏?”这人想了想,叹了口气,把小女孩抱回了家。

  小女孩醒过来,就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的头好疼,浑身都疼。

  “你醒了。”

  小女孩迷茫地看着眼前这个黝黑皮肤,脸型消瘦但目光深邃的中年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扑到了他的怀里:“爸爸!”

  中年男子一怔:“你家在哪里?”

  小女孩摇摇头。

  “你妈妈呢?”

  小女孩又摇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想了想,忽然感觉头有些疼,最后放弃挣扎,还是摇摇头。随机又灿然一笑。略带婴儿肥的脸一笑,就如同含苞的花一样甜美。这笑容一下子刻到中年男子的心上了。这孩子真可爱,也不知谁家孩子把她丢在仓库里让其自生自灭。他打心眼里心疼这个小女孩了。

  他沉默了很久,似乎终于做了什么决定:“既然你叫我爸爸。那我以后就是你爸爸了。你之前说你叫元熏,那你以后就叫李元熏吧。你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姐姐,叫李玉瑾……”

  “我叫李元熏!”小女孩眼里透着光亮。

  那一年大火。李元熏六岁。

  十年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雨遇阳说:

跳动的文字,挑动你的喜怒哀乐。这是一个故事,值得倒一杯茶细细品味的故事。雨遇阳的新文,喜欢的都到坑里来吧。别忘了收藏哟,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