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那老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下了车,看着虚掩的院门实在不敢碰,生怕不小心把它碰塌了,单单是塌了爷倒不怕,怕的是如果连那些危墙也一起倒了,砸伤了优道可就不好了,可是不推开它我就进不去,所以只好无比小心的推门进去,本以为没事了,大松了口气,没想到刚走没几步门就倒了,还好墙没事。

  “优道,你在吗?”里面的光线并不是很充足,爷故意把屋门关上了,这样屋里就黑黑的,稍一适应就可以大概看的清周围的东西,这里虽然已经几十年没人住了,不过他曾祖父倒是一直把这里保持着原来生活的样子,优道和他父亲也没有介意,反而一直保留到现在。所以东西还蛮多的,爷虽然不在意,但是优道就不同了,他有夜盲症,爷一下子关门等他适应了黑暗那也是十几二十分钟以后的事了,再说屋子里东西这么多他想逃很难。

  “优道,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出来见我好不好,有事情我们一起商量啊。”爷好声好气的说,可是他根本不买账,难得爷都不用爷自称了。

  “优道你给爷出来,别那么小家子气,不就是被那个贱人骂了几句吗?至于吗你?跟个小屁孩一般见识。”爷说的挺别扭,故意将语气放的不屑,而且还说那位大三的学长是小屁孩,虽然我觉得他并没有学长应有的风度和聪慧明智。

  “优道,是不是那人说你是妖孽你生气了呀!”爷的声音一沉小心的问。看没反应爷又继续说:“其实我觉得这并不是你的错,我是说••••••你并没有错,优道你那么有才,对人也那么亲切,而且又不是你叫那学姐喜欢你的,这是你的人格魅力,你应该骄傲才对。”

  “他们的喜欢不过是和酒吧里的那些人一样,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优道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我快步走过去,一把将蜷缩在桌子后面的他拉入怀中,他的样子极其可怜,因为看不见他显得很无助,我将他抱起时他开始发抖,然后一把将我推开,他的眼神在黑暗中看不真切我唯一知道的是他身上很烫,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吃东西了没有,肯定是发烧了,要马上带他去医院才行。

  “难道我在他们眼中仅仅是这样的人吗?连穆熙也和他们一样,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像看着猎物一样。”优道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哀伤。

  “你觉得是这样吗?我倒不觉得,我也喜欢优道,发自内心的喜欢,喜欢你的为人,喜欢你的才学,喜欢你的一颦一笑,最重要的是因为你是优道,在我身边的优道。”爷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感觉还是有些难说出口,但是我怕,如果我不说出来他要再躲起来我就真的可能找不到他了。

  “我心中的你是神圣的,对任何人都十分友善,但是你却没有跟任何人像好朋友一样,总是过于客气,过去生疏,好像与人有着一定的距离却不是高傲,这样的你怎么可能是妖孽。优道我带你去医院好吗?如果你永远不会接受我对你的感情,那么我会压制住自己,永远是你的朋友,让我送你去医院好吗?发烧是万万不能拖得,烧傻了怎么办,到时候连我都不认识了。”我苦笑,什么时候任性的我变得这么善良了,让我哭笑不得,要是他真的不会爱我,我真的有可能忘记这份爱,永远当他的朋友吗?我••••••做得到吗?想想都心痛得不行了。

  爷没想到的是优道走过来趴在我肩上,哭了,早听伯母说三岁以后就再没见优道哭过,没想到这一哭把我吓愣了,过了好半天再拍了拍他的背说:“我说亲爱的优道老师,现在可以让我送你去医院了吗?”

  优道这才停下来,背过身擦干眼泪点了点头,这时他应该也差不多适应了黑暗不过没用了,爷打开门拉优道出来,这才发现优道不单眼圈红红的,脸上也淡淡的红,低着头也不说话,我轻笑,打趣说:“喂喂。到底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啊!这么爱哭。”

  $“更r新'X最,y快_上%酷匠y网》

  “我哪有,倒是你,除了能用伯父压住你以外,你什么时候有把我当老师啊!”虽是这样说,但是也帮他擦脸上的泪水他倒是没拒绝,不过没走几步他就倒下了,我急忙抱起他上车赶去医院,三天没找到他,也不知道他发烧多久了,身上好烫,只希望他不要有事,其他的爷都不管,哪怕让爷以后都听他的爷也愿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