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逐渐褪去,天暗了。

  杨欢手里的稻苗正好全种完了,他背着竹筐,在稻田旁的小溪里洗净了手脚,才快步赶回家。

  所谓的家的是由稻草和树枝还有石块混着黄泥胡乱搭建而成的,这件狭窄得房子里,几个小孩子趴在污黑的木桌上,一堆中年夫妇正愁苦的皱着一张脸,年幼的顽童不知事,黑乎乎的小手脸筷子都拿不稳,抢夺破盘子上的菜叶时却恨敏捷。

  这群野崽子见杨欢回家,抢的更凶了。

  坐在最中间的中年妇女,嘴里啃着脏兮兮的筷子,不高兴的道:“杨欢你怎么才回来?没老娘看着你是不是偷懒了?”

  “娘,我没偷懒,种了一天了,你让我先吃口饭吧!”

  杨欢把背上的竹筐轻轻放到屋里的角落,听到刘氏的责问便无奈的笑了笑。

  这个中年妇女是杨欢名义上的母亲刘氏,当年从河里把杨欢救回了家。

  “吃什么吃?你……”刘氏满肚子的火气正好没处撒,见他竟敢顶嘴,两眼便要冒火。

  坐在刘氏身边的汉子拽了拽刘氏的袖子,皱着眉毛朝着杨欢问道:“欢儿,你还差几分地没种,明天爹去帮你吧!”

  “不用了爹,这地我全种完了,您腿脚不利索,还是在家养着吧!”

  杨欢摇头轻笑。

  他长得又黑又瘦,笑起来十分难看,全然不似十几年前刚捡来的那个富贵模样。

  杨大柱内心不知怎么的竟涌起三分愧疚。

  但念及如今家里的处境,他咬咬牙,浊泪横流道:“崽儿,爹对不起你啊!”

  “怎么了,爹?”

  杨大柱以前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杨欢很少看见他流泪。

  酷匠n/网nU唯一正¤版8,其\D他都@。是c"盗\`版

  “家里出什么事了吗?”杨欢问道。

  “你二弟,你二弟他天杀的竟然打伤了张财主家的小少爷打伤了。”

  杨大柱的手掌捂着脸,哽咽着说道。

  “什么?二弟他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打伤那个小少爷?”杨欢疑惑道。

  “错不了!这事是你大伯亲口跟我讲的。”

  杨大柱气哼哼的道:“他不是住城里的你大伯家嘛!前天学塾放假,那臭小子出门玩耍,碰到张少爷欺负姑娘,他就上前劝说,不小心误伤了张少爷。”

  “那二弟他现在怎么样了?”

  杨欢深吸了一口气,拽着父亲的手焦急的问道。

  杨大柱狠狠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摇摇头。

  倒是母亲刘氏沉不住气,扯着嗓子哭喊道:“张财主报了官,你二弟昨天就被官差抓了去,哎哟我可怜的儿子,你怎么受得了苦呢?”

  “那,那怎么办啊?”

  老杨家家徒四壁,如何从牢里捞出得罪了财主家的杨钰。

  “欢啊,爹对不住你啊,爹已经托你大伯把你亲生父母留给你的玉佩拿去城里典当。”

  杨大柱涕泪交错,哭声吓得家里三个小孩子不敢再夹菜,眼巴巴的望着他。

  “没事儿,吃吧!”杨欢勉强的笑着安慰几个小弟妹。

  “什么没事,他们的亲兄弟被关在县里的大牢里面呢,你竟然说没事,你这小兔崽子,你竟然还笑得出来?老娘白养你那么大了。”

  刘氏哭闹着,像泼妇一样,对着杨欢有抓又打。

  杨欢抿着嘴,沉默。

  “你给我闭嘴!”

  杨大柱心里有愧,见妻子这么闹,本来就压着的火气一个劲地朝她去发泄。

  他狠心的甩的刘氏两巴掌,一下子把刘氏打懵了。

  刘氏捂着脸蛋,好半会儿才回过神来。

  “好啊杨大柱,我跟了你十几年了,你为这个不知打哪来的野种,竟然打我!”

  刘氏眼泪汪汪的瞪着杨大柱,吼道:“我跟你这个负心汉拼了。”

  刘氏扑向杨大柱,在他身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杨大柱在孩子们的面前,感觉面子挂不住,骂骂嚷嚷的要再打刘氏。

  “爹,你别打娘啊!”杨欢赶紧拦住他。

  “你看小弟小妹都被吓坏了。”

  杨大柱顺着他的手指,看见年幼的三个孩子都瑟缩在饭桌旁,怯怯的看着他。

  “唉~”他不由长叹一声。

  “那个玉佩我将来还能再赎回来,只要能够救出二弟,只要我们一家子平平安安的,一块玉佩算不了什么的。”杨欢露出笑容。

  “好!好孩子!是我们老杨家对不起你啊!”杨大柱哽咽道。

  “爹你别这么说,要不是你们捡我回来,说不定我都死在河里了。先不说这些了,卖了玉佩就能狗救出二弟了吗?”杨欢摇了摇头,问道。

  杨大柱点点头,道:“你大伯给官差塞了银子,他们才肯说。是张财主的小少爷吩咐的,要整治整治钰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放出来。”

  “我可怜的钰儿,你可是我们一家子的命根子呐,你要出了什么事,让娘怎么活呀!天煞的张财主,有钱就不把人命当回事了。”

  刘氏听到丈夫的话,不禁又哭闹起来。

  杨欢想了想,说道:“地里的活都干完了,明天我去城里大伯家走一趟,打听一下二弟的消息。”

  “不用去了,你大伯才刚从咱家回去,不好麻烦他!再等几天看看吧!”

  杨大柱说完,一瘸一拐的走向角落里的位置,那有一张稻草铺成的床,他和刘氏还有三个小的都睡在那里。

  杨欢被这件事整的没了胃口,胡乱塞了几口饭就去牛棚那儿睡了。

  老杨家虽然穷,却有一头高壮的大黄牛,自杨欢十岁以后,都是由他睡在牛棚看着大黄牛。

  牛棚外有棵大树,被夜风吹得哗哗响。

  “哈哈,他睡着了,我可以出去玩了吧!”

  “不行啊,师傅吩咐我们这段时间要紧紧看着他,不能让他有危险,说他是什么灾难的救星。”

  “可是这傻小子普普通通的,哪像话本里面描述的那些盖世大英雄?”

  “哦~你又去茶馆听说书了?师傅不是不让我们再去人多的地方了吗?”

  “嘘~小点声儿,我偷偷去的,可别被师傅听见了。”

  几只小妖在树上私语。

  次日。

  天还未亮,杨欢便醒了过来。

  家里的那点地都是祖传下来的,他没几天就种完,家里的活忙完了,可他还得去做帮佣,帮一些人家种田,赚个几文钱。

  一直到了正午太阳火辣,主人家才吩咐停下来吃午饭。

  杨欢有些喜静,端了碗饭便躲到田埂旁的灌木边上躲太阳。

  正吃着饭,他的小腿却突然胀痛起来,还伴着阵阵的酸麻,杨欢的视野似乎越来越迷糊了。

  “啊!杨家的那小子被蛇妖了!”

  突然有人大喊道。

  “什么?”

  “快去看看!”

  附近的人放下手中的事,围拢过来。

  杨欢此时嘴唇发紫,被蛇妖的小腿,从伤口处开始泛黑,那条毒蛇吐了吐舌头,得意的甩了甩尾巴,便迅速钻进草丛里面。

  “赶紧把毒吸出来啊!”有人道。

  “你去吸呀!杨家小子以前不是还帮你的田引过水么?”

  “要去你去,这可是要命的毒!”

  “要不把腿砍下来?”

  “赶紧送他去砍大夫吧!”

  “那蛇的三角头,通身都是红红绿绿的,是剧毒啊,看大夫也来不及了,杨家小子死定了!”

  人群里,有些懂蛇的人吃惊道。

  雇佣杨欢来种地的主人家连忙急声与大伙喊道:“这……大家都来作证啊!杨家小子是自己坐到那里才被蛇咬的,可与我没有关系,大家都作证啊!”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这热闹还是别看了,杨家那破落户,可别赖上我了。”

  杨欢渐渐的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还是赶紧去跟他爹说一声吧!”

  ……

  通体花绿的毒蛇爬到一个山脚的谧静处,竟口吐人言:“哼!主人吩咐的任务已完成,看你还死不死!”

  “好你个蛇精,师傅让我保护好他,你竟敢害死了他!”一只雪白皮毛的狐狸从山腰处轻轻跃下。

  “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死了也就死了,你还能拿我怎样?”蛇精吐出毒舌。

  白狐舔了舔爪子,目露凶光:“你给他偿命去吧!”

  说完,一爪子掐在蛇身,将蛇精分成了两段。

  蛇精自知不敌,两段身子分成两路逃走了。

  “当务之急是把那个凡人送到师傅那里,看看有没有解救的办法。蛇精已被我打伤,过段日子再去收拾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污黑说:

不要被开头欺骗了,这是仙侠仙侠仙侠小说啊!重要的事要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