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缠绕住诸葛京的鬼物瞬间放开了对诸葛京的缠绕,飞也似的朝这屋子的黑暗之中飞射出去!

  但,诡异的是,那鬼物飞射出去的身形陡然一顿,前端一团灰雾翻滚不休,后端却是拉成了一条长长的紫色丝线。

  看上去像是这鬼物被什么抓住,无论如何再也飞不到更远的样子。

  “不要.......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刚才还嚣张无比的鬼物,居然开口求饶了,而且声音凄厉惊恐,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诸葛京惊讶之余,低头一看,手中的烧火棍已经化作了暗紫色,棍头处正勾连着那灰雾丝线,看其状况,那灰色丝线,正在慢慢的被那烧火棍的棍头吞吸进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烧火棍......”诸葛京目瞪口呆,心中却是下意识地涌起一股狂喜。

  这烧火棍是什么来历?怎会有如此诡异的变化,如此诡异的能力?

  无论如何,这烧火棍绝对不是件普通东西,看样子,诸葛涛是阴差阳错的,送了件奇物给他了。

  烧火棍一点点的将那鬼物吞噬了进去,随即暗紫色的光芒闪烁了两下,便再度恢复了那黑不溜秋的烧火棍形象。

  诸葛京一时间也没有了睡意,打了水将这烧火棍清洗干净,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搞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却再也没有最初的嫌弃之意了。

  诸葛瞻的遗物连同遗体不久被征北军派人运送回了诸葛家,诸葛家低调的将诸葛瞻这位本应该前途无量的杰出子弟安葬在了诸葛氏族墓之内。

  诸葛京为诸葛瞻披麻戴孝,为父亲送灵,在家族宗祠堂内为父守灵七日之后,子女便可恢复日常生活行动,诸葛京在宗祠内守灵整整一个月,一是怀念父亲,二是因为他即将离开诸葛家,他这一走,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在回来祭拜父亲了。

  离开家门之时,唯有长老诸葛果等在诸葛氏大门前,像诸葛郎这样的,虽是有心相送,却是不敢像诸葛果这般前来。

  唯有诸葛涛这样对诸葛京心怀恶意的家伙,倒是聚集到了门口附近,只是看到诸葛果长老在门口,才一时间不敢出来羞辱诸葛京。

  诸葛京这一个月来,也从堂兄诸葛郎哪里陆陆续续知道了一些族内的消息,知道在长老会上诸葛果长老对自己有维护之情。

  此刻见到诸葛果站在门口,诸葛京心中不由一暖,快步上前说道:“果儿姑姑,多谢果儿姑姑这段时间的维护。”

  诸葛果闻言,脸上的冰冷之色稍解,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诸葛京,见诸葛京精气神完足,面上也无沮丧之色,心中颇为赞许,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诸葛果转过头去,冲在院内探头探脑的诸葛涛等人冷声道:“三息之内给我滚远点,否则就准备到床上躺三个月吧!”

  诸葛涛等人闻言也只能暗道一声晦气,诸葛果是家族长老,本身已是练气五重的强者,处罚他们这些家族小辈,他们真是伸冤都没处去。

  尤其是诸葛涛的父亲诸葛洪,那是真怕诸葛果,诸葛果咳嗦一声,他父亲都能害怕半天。

  |看jv正版《章8节上O$酷匠u网M

  诸葛涛等人哪敢挑战诸葛果站长老的权威,闻言立刻做了鸟兽散。

  诸葛果这才对诸葛京说道:“你想去哪儿我不想问,只是有几句话必须得说给你听,你这番出去,本就是死中求活,若事有不谐,无需理会太多俗世规矩,有人要杀你,你便能杀他,无论那人是姓王还是姓雷,但若是实力相差太大,处事还需隐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可要记住了。”

  “是,京儿记住了,多谢果儿姑姑对京儿的维护,京儿若是还有来日,必有所报。”诸葛京对这个出了名的冷面美人果儿姑姑,心中十分感激,此人面冷心热,确实跟诸葛洪不同。

  “好了,一路小心,努力活下去!”诸葛果说完这句话,身影一晃,便随即消失不见。

  诸葛京深吸了一口气,将装着那根诡异烧火棍以及衣物的包裹捆紧,随即便朝城外行去。

  诸葛京刚刚离开,立马便有数人从诸葛府邸走出,紧紧朝诸葛京追去。

  诸葛京一路行走出了城门,从官道望东方行走,到得下午时分,已然进入了山峦起伏的丘陵地带,从天上往下看,这一段的官道,犹如曲行的蛇道,蜿蜒于山峦秋谷之间,可以隐蔽之处甚多。

  诸葛京这番走来,在城内便已发现身后有人跟踪,这早已在他预料之中,是以并未有多少惊慌。

  到得此处,诸葛京便有了辗转腾挪的空间,诸葛京打量了一番地形,便朝官道右侧的山上爬了上去,他虽然手中无弓无箭,但优势的视野依然是胜利的保障。

  看了看身后的情况,追兵还没有追上来,可以继续往前走,主动寻找战场!

  取出了包裹里的烧火棍拿在手中,诸葛京心中瞬间便安定了下来,那一夜烧火棍的奇异变化依旧历历在目,这烧火棍在手,让诸葛京感到心安。

  诸葛涛此刻志得意满,畅快至极,诸葛京终究是被赶出来家门,而且......出了家门,能活几天,是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诸葛涛身边的三个与他有同样想法之人,这三人虽然也是诸葛氏子弟,但在族中地位远不如他,是以往常便以他为首,诸葛涛单挑虽然打不过诸葛京,但他们四个联手,杀掉一个没有强力弓箭在手的诸葛京,却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至于这四个人为何要追杀诸葛京,确实简单了,诸葛涛跟诸葛京素来有仇,这次自然要痛打落水狗。而剩下的三个人,则是认为诸葛京必然还有一些财富没有被家族搜刮干净,想要从诸葛京身上得到些好处,发笔横财。

  诸葛翔算是诸葛涛之外的领头者,他本就是诸葛氏的旁支,又没有诸葛涛那样了不起投机取巧的父亲,出身不高,家族资源也并不多,但在外行走的经验却是超出另外三人。

  诸葛翔赶到诸葛京离开官道之处,便停了下来,仔细的辨认过道路两旁的痕迹之后,便取出了随身的兵器,朝诸葛京藏身的山上爬行而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