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紫熠闭着双眼,安然的坐在浴桶之中,昏睡着,雪凝落将吕廉仲和奚玦带进房间,紫硙暂且交给晴儿照顾,柳坤诺被拉来做了看门的,护法。

  柳坤诺坐在门外的石阶上,虽然他很相信雪凝落的医术,也相信有奚玦在不会出事,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眼睛耳朵时刻注意着那扇门内的动静。

  屋内,雪凝落想了很久,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如同上好的白色玉石的药丸大小的珠子交给了吕廉仲,看上去十分严肃,“吃下去,我会尽全力保你一命,拼上性命救回来的人,不论怎样,都要见上一面才值得,不是吗。”

  吕廉仲什么也没问,不知名字的珠子,不知功效的珠子,但他相信雪凝落不会害他,接过珠子没有犹豫的一口吞下,雪凝落引着吕廉仲在紫熠的浴桶边的高凳上坐下,嘱咐吕廉仲将双手放入温热的药水中,雪凝落自己一手贴着浴桶壁,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伸直并拢,雪凝落看了吕廉仲和奚玦一眼,“吕先生,一会儿你只要把你的玄力不断的注入手中就好了,中间千万不要停,直到我说结束为止,玦你帮吕先生护法,必要时帮吕先生一把,如果没有问题,我们便开始吧。”

  =|酷匠M}网唯o一$正P版+》,其n他\Q都是盗Z版“

  吕廉仲和奚玦两人点点头,奚玦在吕廉仲的身后站定,莫名的让吕廉仲安心了不少,吕廉仲渐渐开始发力,吕廉仲是雷系的,整个房间散发着妖冶的紫光,空气中还有电流时不时的流过,红色光芒在雪凝落的手与浴桶壁的重叠出溢出来,浴桶中的水温渐渐上升,沸腾,雪凝落将一颗泛着寒气的珠子挂在紫熠的脖子上,以防紫熠被滚烫的药水烫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吕廉仲的脸色愈发的苍白,满头大汗,挺直的身子有些坐不住了,奚玦眼疾手快的扶住,吕廉仲报以感激的一笑,随后又将目光锁定在了紫熠的脸上,眼中满是坚定决绝,源源不断的将自己的玄力,自己的生命送给了浴桶中的那人。

  因为药物的刺激和吕廉仲玄力的激发,紫熠体内的寒气开始感觉到了威胁,在紫熠的身体里肆意流窜,横冲直撞,紫熠痛的皱起了眉头,身体开始覆上一层白霜,却在下一个瞬间被蒸发,一次一次的碰撞,紫熠和吕廉仲的脸色都白得吓人。

  雪凝落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但却忍耐着,她在等,等一个机会将紫熠体内的寒气尽数引出,吕廉仲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奚玦帮着吕廉仲,吕廉仲靠着奚玦,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就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他看见雪凝落动了,也听到了那个“停”,他知道,紫熠没事了,他也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了,笑了,安详地睡去。

  雪凝落将右手的食指抵在紫熠的眉心,紫熠和雪凝落的指尖隔着本来挂在紫熠脖子上的珠子,紫熠体内的寒气慢慢钻进珠子里,本来就看着有些寒意的白色珠子如今变成了冷冷的冰蓝色,浴桶中的水不再沸腾,和紫熠的皮肤一样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一切也算结束了。

  雪凝落走至吕廉仲的身侧,伸手放到吕廉仲的颈动脉处,松了一口气,自己扶住吕廉仲,让奚玦把柳坤诺叫了进来,男女授受不亲,吕廉仲和紫熠的整理工作就交给他们两人了,雪凝落走到外面,看着外面天,没有云,纯纯的蓝色,将手中泛着寒气的冰蓝色珠子举过头顶,“这寒毒给我来研究研究也不错,说不定能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也说不定。”

  房内,柳坤诺也好奇得紧,他知道,这样的办法九死一生,这一生的机率也小之又小,如今,这一生的例子就在眼前,柳坤诺真的就得雪凝落有些邪乎了,这样的人,还真的是人吗?看向身边沉默不语的奚玦,“玦,你说,这九死一生的方法,小姐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让他活下来的?”

  奚玦想起那可乳白色的珠子,他知道那是什么,传闻,鬼医谷瞑曾在绝迹山脉获得过一上古珍宝,可以冻结一个人的时间,延续十年的寿命,如果他猜的没错,就是这颗珠子了吧,相传鬼医对其弟子宠得不能再宠了,果然不差。

  奚玦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小姐的医术你我望尘莫及,老大也是。”

  片刻后,柳坤诺和奚玦都走了出来,柳坤诺去处理那桶药水,奚玦看着雪凝落,“小姐,不后悔吗?那么珍贵的东西。”

  雪凝落笑了,“再珍贵的东西,没有用就不算珍贵。”

  多年之后,雪凝落有多后悔自己现在的仁慈善良,谁来,谁来救救他们。

  奚玦在雪凝落的指示下带着吕廉仲上了马,雪凝落看着两人到,“玦,你带着吕先生回药楼,让翯把吕先生放到禁地的寒床上去,这件事只能让翯和你两个知道,听清楚了吗?具体的等我回了药楼再和你们解释,放心,不差半日我们便回来。”

  奚玦没有多问,给吕廉仲和自己都带上了面具,告别雪凝落后疾驰而去,雪凝落看着消失的背影,转身回了竹屋,也是时候离开了。

  想想紫熠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雪凝落先去了紫硙的房间。

  紫硙的房间中,紫硙已经醒了,靠在床边,晴儿还有柳坤诺也在,见雪凝落进来,晴儿望了望雪凝落的身后,“小姐,奚玦和吕先生呢?”

  在场的人都是知道吕廉仲来过的人,也知道那药引就是吕廉仲,她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除了已经知道真相的柳坤诺,雪凝落露出淡淡的忧伤看着紫硙,“你家公子没事了,只是,吕先生他,”

  雪凝落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脑补成什么样子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紫硙自动脑补成了吕廉仲为救紫熠已经死了,紫硙虽然心中悲伤,吕廉仲是紫熠的师傅,对自己也指教了很多,也算半个师傅,却是他把吕廉仲推上了不归路,内疚伤心,但是,他更庆幸他家公子活了下来,作为正常人,这份罪,去了下面,他会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