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渐渐转醒,雪凝落坐在中年男人的床边,把中年男人抚了起来,让他靠在床沿上,中年男人睁开眼睛便看见雪凝落正戴着白纱看着自己,“你醒了?可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你可还记得自己发生了些什么?”

  三个问题,让中年男人沉静下来,他醒了,但他知道自己九死一生,面对那么多高级杀手,即使他再厉害又有什么用,他隐约记得自己得救了,却也命不久矣。

  中年男人释然的笑了,他这次来本就抱着必死之心,没有在完成任务的时候先身死他就已经已经很满足了,这偷来的日子,多么珍贵,都要感谢眼前的人,“紫玄丞相吕廉仲多谢医仙救命之恩。”

  见吕廉仲如此释然,雪凝落更是有愧,她自称医术绝尘,如今却救不了这样的义士,她妄为医仙绝尘。

  雪凝落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吕廉仲,眼神透露着她的歉意,“吕丞相不必言谢,我根本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为你续命,你可知这药药效结束后,如同万蚁挠心,又有烈火焚身之感,最是磨人,可惜我学医不精,不能真的救你于生死。”

  吕廉仲淡笑着摆了摆手,将茶杯放到床边的凳子上,从床上下来,站在雪凝落面前,拍了拍胸脯,“你看我,就如正常人一般,等救了那可怜的孩子,我也能安心的功成身退了,一直以来,是我对不住那孩子的母亲,救不了他,帮不了他,妄对她许下的承诺,如今,这孩子能有机会恢复正常,夺回他的一切,我也可以安心的下去见他母亲了,至于这痛,就当是我偷来的这几日的代价吧。”

  这样的安慰,还真是善良啊,雪凝落从来不相信命运,这一次,她的确也赢了命运不是吗?多讨来了这几天,不过,她还是不甘心,至少,至少她要把那个副作用消除掉,雪凝落定定的看着吕廉仲,眼神认真坚定,“吕丞相放心,你相信我,虽然我终究还是救不了你,但是,我会让你安然离世的。”

  这样的约定,是雪凝落对吕廉仲的一种敬佩之情,这样的人,值得。

  退出了房间,雪凝落走到了紫熠和紫硙的所在,因为重伤,紫硙现在还未清醒,正昏睡在紫熠的房间里,紫熠不放心,便由紫熠自己照顾着。

  紫熠给雪凝落开了门,发现来人是雪凝落,将雪凝落迎了进去,雪凝落坐到紫硙的床边,给紫硙把了把脉,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多加修养就可以了,雪凝落笑着对紫熠道,“紫熠,你马上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紫熠心下一喜,他不知救他的方法到底是什么,就这样为自己以后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而高兴着,人们都说,不知些无罪,谁说不是呢,因为你不知,所以你不用背负一条人命,这是何其幸运。

  雪凝落欲言又止,想要告诉紫熠,你的师父,你心中唯一的亲人也将要离你而去,但是,雪凝落没有,她不能负了吕廉仲所做的一切,硬生生压下到嘴的话,只道,“是,等会儿我们就开始,我会让你沉睡,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痛苦,紫硙我会让坤和晴儿看着的,你不必担心。”

  作为一个病人,紫熠知道应该听大夫的话,乖乖的和雪凝落来到了本来吕廉仲在的房间,如今,这里已经安排妥当,随时都可以开始治疗紫熠。

  雪凝落让紫熠脱去外衣坐进空的浴桶中,给紫熠扎了一针,让紫熠昏睡过去,吕廉仲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双眸紧闭的紫熠,眸中充满了怜惜,这个孩子,太苦了,也该找回他的一切,好好幸福的生活下去了,粗糙的手扶上紫熠的脸,笑得释然满足,“熠儿,这样,见到你母亲我也能安心的告诉她,你的孩子没事了,他会比任何人都幸福的活着。”

  雪凝落退得远远的,不打扰两人的最后的告别,直到吕廉仲走了出来,感激的看着雪凝落,“多谢医仙成全,我们开始吧。”

  雪凝落的步子有些沉重,这是第一次,她抗拒救一个人。

  雪凝落和吕廉仲一起走进了房间,奚玦也走了进来,奚玦已经知道吕廉仲是什么人了,对吕廉仲很是佩服,对着吕廉仲一拜,“吕丞相。”

  吕廉仲摆了摆手,笑着扶起奚玦,“这里没有什么丞相,公子不必如此,不介意的叫我吕先生就好了,一会儿就有劳公子了,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奚玦看了一眼雪凝落,雪凝落点了点头,奚玦才道,“在下药楼右使奚玦。”吕廉仲心下一愣,药楼,多少人求药而不得,皆因药楼的条件非常人能接受,结了多少怨可想而知,却因为有高手坐镇还有神秘的背后势力让人只能动不了手,其中,做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楼主秦翯,右使奚玦,左使柳坤诺,三人年纪轻轻,却都已是个中高手,左右使皆已是天元初阶的实力,楼主秦翯更是天元巅峰,即将要突破到出窍期。

  d更h新6最An快上+酷匠V网。

  虽然,比他们厉害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在同样年纪达到如此境界之人却是少之又少,而药楼表面上就拥有了三个,这不得不让人好奇畏惧着药楼背后的势力,到底是怎样培养出来这些妖孽的。

  吕廉仲缓下了心中的起伏,世人皆知医仙与药楼楼主乃好友,想来能请来右使奚玦也是很简单的事吧,又想起刚刚在外面遇见的柳坤诺,左右使都在,看来医仙与那楼主当真是至交,“没想到,老夫今生还能有幸见到药楼的左右使,江湖中人将药楼传的邪乎,左右使和楼主更是可谓当今的天才,如今一见,器宇不凡,果真是个人物。”

  奚玦明白,自己的实力根本比不上吕廉仲,如果当初没有秦翯,没有雪凝落,他可能早早地就死在难民窟了,如今被人如此夸赞,一向以冰山形象示人的奚玦也有些不好意思,“吕先生谬赞了。”

  雪凝落在一旁看着两人相互的一来一往,忍不住再次感叹,古人就是麻烦,礼数真多,想的也多,打个招呼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