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晴儿睁开惺忪的睡眼就发现本应睡在自己身边的雪凝落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只有玉儿还在她的怀里流哈喇子,迅速起床洗漱,晴儿抱着仍在贪睡的玉儿走出了房门。

  庭院中,绿竹为缀,箫音天籁,却透着一丝凄凉,晴儿连一点瞌睡虫都没有了,早已起床的紫熠坐在庭院中的石桌旁,看着不远处旁若无人在碎碎念的晴儿一点点靠近,紫熠放下嘴边的翠玉箫,箫音断,晴儿和紫熠四目相对,晴儿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彻,不是害羞,而是羞愧,她怎么能比一个病人起得还晚。

  晴儿红着脸站在原地不动了,明明她是丫头,但是她总比小姐贪睡,现在竟然连一个病人都不如,不过,晴儿看了一眼怀中依旧睡得香甜的玉儿,晴儿就感觉好受很多,至少她不是最后一个。

  晴儿的想法若是让紫熠或者雪凝落知道了,又该哭笑不得了吧,晴儿啊晴儿,你这个迷糊开心果,你现在是在把自己和一只动物作比较,你知道吗?

  熟悉的气味把晴儿怀里的玉儿唤醒,已经很久没有从主人那里得到抚慰了,玉儿从晴儿的怀中窜进紫熠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用脑袋顶了顶紫熠的手掌,紫熠会意的伸手温柔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玉儿的脑袋,玉儿舒服的闭上眼睛,哼唧了一声,紫熠宠溺的看着怀中的玉儿,帮玉儿顺毛,迎上晴儿疑惑的目光,“紫公子,怎么不见紫硙?”

  晴儿有些好奇,她家小姐她倒是不好奇,一定是去山上的哪里研究草药什么的了,不过,这紫硙就不同了,他一直都是和他家公子除了睡觉都形影不离的,紫熠摇了摇头,看见正巧从外面回来的雪凝落,“我也不清楚,不过,绝尘姑娘一定知道。”

  晴儿一时没反应过来紫熠说的是谁,楞了一下,反应过来是自家小姐便顺着紫熠的目光看了过去,欢快的跑过去接过雪凝落手中提了一篮子的药材,雪凝落腾出了手,伸出芊芊玉指点了点晴儿的鼻子,眼神中的宠溺和紫熠摸玉儿的如出一辙,“小懒猪,终于知道起床了,唉,我可真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反倒是我在伺候你,你猜猜你昨晚等了几次被子。”

  晴儿的脸涨红,跟充了血似的,雪凝落放她在一边冷静冷静,自己在紫熠的身边坐下,紫熠将怀中不断挣扎的玉儿交给雪凝落,又在雪凝落的指示下伸出自己的手腕放到雪凝落的面前,雪凝落一手逗着玉儿,一手给紫熠把脉,盏茶后,雪凝落收回了手,点了点头,这样子的状态很好,“现在的病情很稳定,这样很好,至于紫硙,他正帮你去寻一味药来,不日便会回来的。”

  与此同时,柳坤诺也已赶回了药楼,当秦翯接到下属的通报见到柳坤诺时,心中有些不悦,却也有不少疑惑和担忧,柳坤诺这个人可以说是他认可的兄弟之一,“我不是让你在她周围寸步不离保护她安危的吗?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

  柳坤诺被秦翯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他一直都知道自家老大对雪凝落宝贝的紧,看老大急了连忙道,“没有没有,她没事。”

  秦翯松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平常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个心急气躁的人不是他一般,“那你回来做什么?回来给玦陪练吗?正好他这几日也一直在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一想到那座人形可移动性冰山,柳坤诺忍不住一抖,摆了摆手,从怀中掏出雪凝落的纸递给秦翯,“没有,我很忙,让他另请高明吧,我来是因为雪小姐她让我回来找老大你拿药的,我们途中救了一个人,他现在是雪小姐的病人,很棘手的样子,不过,老大你放心就好了,就她的本事,同年左右能欺负她的人也是少得可怜吧。真是个妖孽,明明比我还小的样子。”

  最后一句碎碎念抱怨秦翯就当没有听到,细细的看了一遍纸上需要的药材,除了一个,其他的都有,秦翯将纸还给柳坤诺,“这些药你自己去药房取,这里有一味药没有,我得赶去枫雪山庄问桡讨一点来,最好多拿一点过来,正好楼里也没有了。”

  枫雪山庄这一来一回不吃不喝至少一天不到才能到,拿好药材的柳坤诺走回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正好他赶路累得很,可以先睡上一觉等秦翯回来,许是真的很累,柳坤诺一沾床就睡着了,毫无戒备,因为这里是他的家。

  门静悄悄的被打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一阵脱衣服的悉索声后,睡梦中的柳坤诺感觉到身边多了个热源体,暖暖的,抱着也很舒服,蹭了蹭,继续他的睡觉大业。

  轻轻一口叹气声,钻进柳坤诺被窝的那里是一个暖炉,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柳坤诺的床不大不小,正很容下了两人的体积,两人相拥而眠第二天一早,千赶万赶的秦翯回到了药楼,据下人报柳坤诺回房间睡觉了。

  看正版v/章;U节上酷L:匠4?网√

  秦翯走向刘坤诺的房间,顺势喊了喊,推门而入那坨被子只是动了动,并没有要把自家主人放出来的样子,抓住一角,用力一扯,两具有些凌乱的男性身体呈现在了他的面前,秦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虽然也可以算是一名医者,对这些事也没有少闻,如今,难道他身边就要出现一对吗?

  睡在靠床外面的男子浅眠,很快就醒了,看这边刚睡醒完全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的柳坤诺,男子穿戴整齐,帮柳坤诺完成最后一步洗脸便拉着柳坤诺走向大厅,一路上,柳坤诺的意识渐渐恢复,感受到紧紧握着自己是大手,柳坤诺抽出了自己的手,和男子齐肩走到大厅。

  秦翯已经派人把这大包小包都整理好了,放进了储物戒指交给柳坤诺,“东西都在这里了,我清点了三遍,不会出错的,还有,回去的时候让玦和你一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