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凝落不解,疑惑的看着地上的玉儿,玉儿跑到了一棵枝叶受损,岌岌可危的花边,围着花不停地打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屁股坐在地上,举起自己的小爪子,一狠心,咬了上去,小爪子渗出了血,鲜红色的血珠滴落在花瓣上,又瞬间被花吸收,花竟然变得如同初绽一般绚烂。

  雪凝落一惊,抱起玉儿,在它的伤口上撒上自己随身携带的血衃散,止了血,帮玉儿包扎好,雪凝落这才好好重视起玉儿左后脚上的金环,恍然,“你的血,很珍贵,但是,你还没有长大,并不够,玉儿。”

  感觉到怀中玉儿的失落,雪凝落笑着抚上玉儿的小脑袋,轻轻地揉了揉,“不用担心,你的主人不会有事的,我会救他的,玉儿相信我吗?”

  玉儿湖绿色的眼睛看了雪凝落许久,最后蹭了蹭放在自己头上的玉手,雪凝落轻笑,“好,看在可爱的玉儿的份上,你主人我救定了。”

  回到竹屋,雪凝落走至还在院子里的柳坤诺的身边,将一张纸条递给他,看着他的目光很是认真,“坤,我要你现在就出发回药楼去找翯,让他帮我集齐纸上的药材尽快送过来,越快越好,里面的一味药药楼的最后一株被我用完了,你让翯去向我哥要,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

  柳坤诺知道雪凝落是枫雪山庄的大小姐,也知道她是医仙绝尘,却独独不知道雪凝落是他真正的楼主,一直以来,他都只是当她是秦翯的好友罢了。

  不过,既然奉命来保护雪凝落,对于雪凝落的话柳坤诺犹豫了一会儿,不过念及一路上雪凝落的表现,这个人跟本就不需要自己的保护,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于是便领命去了,晴儿刚出来就看见了柳坤诺离开的背影,凑了过来问道,“小姐,那个臭家伙干什么去了啊?已经很晚了,会不会有危险啊?”

  雪凝落失笑,好笑的看着伸长了脖子看着柳坤诺离去方向的晴儿,“怎么?你不是最讨厌他的吗?现在,是在关心他啊?”

  晴儿猛地收回自己的脖子,眼睛忍不住又瞥了一眼才道,“才没有呢。”

  看着雪凝落似笑非笑的眼睛,晴儿的娃娃脸微红,连忙转移话题,“小姐,紫硙说我们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可是,他说,他们住在这深山之中,平时也不会有人来,所以客房只有一间,小姐,要不你睡床我在地上铺个床就好了,如果那个坏家伙也在的话,他就要和紫硙一起睡了。”

  雪凝落摇了摇头,拉起晴儿的手,又把玉儿捧在手心道,“没关系,我们一起睡就好了,当然,玉儿也要一起。”

  M看‘正…?版章_节)1上酷?匠网aa

  晴儿想要拒绝,却在看见雪凝落眸中的坚定后乖乖的闭上了嘴,心里感动万分,能遇上这样的主子,她晴儿真的不知道修了几世的福,她定会好好守在雪凝落的身边,绝不背叛,似乎感受到了晴儿的想法,雪凝落会心一笑,“晴儿,我很累了,我们去休息吧。”

  晴儿欢快的应下,拉着雪凝落朝客房走去。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庭院中,雪凝落和玉儿谈话时并没有刻意的注意四周,紫熠虽然身体虚弱,但是为了强身健体还是有一定底子的,且不弱,故,雪凝落和晴儿两人的对话尽数落入紫熠和紫硙的耳中。

  紫熠苍白的脸上晕染着温和淡泊的笑容,云淡风轻,手中握着一块手帕,纯纯的白色,只是手帕的一角绣着冰蓝色的落,这是雪凝落为了救紫熠不小心留下的,紫熠闻着上面淡淡的药香,珍视的将其袖中,笑着看向紫硙,“她们的为人应该能信得过,再说,光这个紫姓,想必她也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了吧,紫玄国的药罐子三皇子紫熠,以她医仙的身份,我也没什么她可图的,你就放心吧。”

  紫硙对雪凝落他们的怀疑表示歉意,的确,是他小心的有些过分了,因为紫熠不仅是他的主人,还是他的再生父母,没有紫熠,就没有紫硙,他本无父无母,即将饿死街头之际被紫熠所救,成为紫熠的贴身仆人,还赐了他紫姓,那对于一个紫玄国子民而言,是莫大的殊荣,正如紫熠所说,他们可是什么都没有,没地位,没权利的,倒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公子说得对,紫硙明白,天色已晚,公子身体尚未痊愈,还是早些休息吧。”

  紫硙把紫熠扶回床上躺好,掩好被角,熄了灯,只是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在紫熠房间的桌边坐下,就这么坐了一晚,是反省,也是对自己怀疑雪凝落他们的惩罚。

  翌日一早,雪凝落一开门就看见了在她门前的紫硙,只见紫硙对着雪凝落跪了下来,“医仙,求你救救我家公子,你不答应我便不起来,我的命是公子给的,没有公子就没有我,求求你,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雪凝落把紫硙扶了起来,将他引进房间,指了指仍旧在床上睡得甘甜的玉儿,“从接手的那一刻起,紫熠便是我的病人,我不会抛下自己的病人不顾,而且,我也答应了玉儿,紫熠我就定了,谁也别想从我的手下带走人命,我也的确有办法能救你家公子。”

  紫硙一阵欣喜,只是雪凝落的一个但是又把他的心吊了起来,雪凝落神色严肃,“但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还缺最重要的一环。”

  紫硙小心翼翼的问道,“还缺什么?我一定能找到的。”

  雪凝落摇了摇头,“这个东西说容易找也容易,说难找也难找,一切只看你家公子的人缘了,”看着紫硙疑惑的目光,雪凝落继续道,“我需要一个有着三十年功底以上的人的所有内力,这也代表着,你家公子痊愈了,那个人也变成了废物,几十年的修炼化为尘土,若治疗期间出现了什么意外,你家公子有我在不会有事,但是我却顾不得别人,那人出了事我也帮不上忙,这是有危险性的,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人愿意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救你家公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