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瑞国的太子府中,上官尘看着手中的纸条怒气横生,纸条无风而起,在空中被一道道风刃看成碎片,“废物。”

  幽暗的室内,四处都是石壁,阴冷得很,男子抚着脸上的银色面具出神,地上跪着的人猛然起火,尖叫不过十秒就成了一顿灰烬,风过了无痕,“猰貐,不需要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人。”

  回月清国路上的陈昶旭收到了雪凝落让他的人带回来的消息,这丫头,又跑出去玩了吗?连他的人都甩掉,倒像她的风格,如同一阵风,抓都抓不住,向往那对于他而言奢侈极了的自由,只是,如风的你,如果不愿为我停留,请你也不要为其他人停留,更不要被抓住,你要做抓不住的风,自由的风。

  不知名的小村庄,雪凝落一身简约的白色纱裙,发间更是简单的只是用一根白玉簪子简单的挽着,识货的人却能看出来,这服饰和首饰,看着没什么,却都是上乘的用料,做工更是精细。

  前天路经此地找了个民宿投宿一晚,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庄,民风朴素,空气新鲜,四处散发着一种名为自由的气息,真希望可以永远留下来,投宿家的小女孩跑过来钻进雪凝落的怀里,水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可怜兮兮的看着雪凝落,“学姐姐,你要走啦,小雪好舍不得啊。”

  雪凝落揉了揉怀里的小脑袋,手感很好,“小雪,雪姐姐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雪姐姐答应你,等雪姐姐办完了事,一定在这里长住一段时间,好好陪小雪玩,好不好?你现在放开雪姐姐,雪姐姐要上马车了。”

  小丫头听话的放开了雪凝落,目送着雪凝落上车,一直到雪凝落的马车消失一直在和雪凝落道别,路上,雪凝落失笑,真是可爱呢。

  马车上,晴儿一身粉色衣裙,俏皮可爱,手里捧着小雪送的他们家自制的糖果,鼓着腮帮子恨恨的将口中的糖咬碎,下咽,似乎自己嘴里的是敌人的骨头一般。

  看着雪凝落看过来的目光,晴儿想了想,将满是糖果的手伸到雪凝落的面前,“小姐,你想吃一点吗?”

  雪凝落摇了摇头,想起晴儿刚刚的样子,看向车外赶车的身影,马车外,男子一身黑袍,冷然俊朗,却偏偏遇到晴儿这个单纯吃货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脾气,两个人就像是一对欢喜冤家,明明是前几天才认识的。

  想起几天前,本来在会枫雪山庄路上的雪凝落突然消失不见,不久后,得到情报,雪凝落知道有五路人马在跟踪自己,自家那几个得知自己又要出去悬壶济世气得牙痒痒,秦翯那边收到她的消息就派来了药楼左使柳坤诺,还有三路,一路是他师兄陈昶旭派来保护她的,他知道,还有两路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现在甩掉了倒也不用在意。

  一路上,走走停停,看遍沿路的风景,也救了不少人,小病大病,收费因为好心情要么不收,收也少得可怜,临近晚饭时分,雪凝落一行三人还未走到任何城镇村落,雪凝落临时起意准备来个野外烧烤,柳坤诺去找些猎物来,晴儿和雪凝落一起准备柴火。

  稍作清理,雪凝落将两只山鸡,架上了火,雪凝落秘制烤鸡,这可是连卖都没得卖的,鸡的香味渐渐飘了出来,晴儿的哈喇子已经开始凝聚了,看着火上的烤鸡双眼放光,目空一切,只有鸡。

  柳坤诺对于晴儿的馋脸冷冷说道,“你这个白痴,除了吃到底还会什么。”

  难得啊,晴儿从美食中抽离,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指着柳坤诺道,“本姑娘会生娃,你行吗?”

  柳坤诺当下哑然,确实,这个他还真不会,他天生就没有这个功能,但是他可不是吃素的,别过头,冷飕飕的道,“就你这个样子连能不能找到生娃的对象都悬。”

  “你,你”晴儿语塞,这人是和她有仇吧,绝对有仇吧,上辈子开始结下来的吧。

  雪凝落无视,专心的烤着自己的烤鸡,表面油亮,香味浓郁,搞定,取下一只递给柳坤诺,另外一只她们两个女孩子吃,“这一整只都是你的,男的胃口大,我们两个是女的,胃口小,每人一半就差不多了,好了,吃吧。”

  柳坤诺感激的接过烤鸡,在雪凝落和晴儿之间各看了一眼,那眼神明显就是在对晴儿说‘看吧,这才是女人的典范,聪慧贤淑,你就等着孤单一生吧’。

  晴儿也明显就是看懂了柳坤诺的眼神,气得牙痒痒却无处发泄,恨恨的啃着半只鸡,偶尔还能听见鸡骨头在晴儿嘴里变成碎骨的声音,当真是气的不轻。

  雪凝落在心中微微叹气,这对活宝,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不会无聊了,这柳坤诺看着冷俊却也是个小孩子性情,要是药楼右使那座真正的人形冰山来了,估计晴儿应该会乖得像只小白兔一样了吧。

  雪凝落感觉腰间痒痒的,低头一眼,居然是一只雪白的玉貂,左后脚上套着一个金环,湖绿色的眼睛清澈纯净,肉嘟嘟的小身子可爱极了,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将剩下的鸡肉一点点的喂给玉貂,玉貂吃的开心,直接爬到雪凝落的怀里,慵懒的接受雪凝落的伺候。

  正吃着的晴儿无意间朝雪凝落这儿一瞥,女生天生对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拿着半只鸡就凑了过去,一边看,一边吃自己的这一份,雪凝落看看晴儿,又看看怀里吃得开心的玉貂,真像啊。

  片刻后,雪凝落看着一地的鸡的残骸,伸手揉了揉玉貂鼓鼓的小肚子,玉貂舒服的躺在雪凝落的怀里,任由雪凝落对自己为所欲为,雪凝落失笑,还真是通人性啊,看不出来,这点点大小,饭量倒是不小。

  v酷+匠7\网正}版7%首◇发

  不过,雪凝落看了看天色,看来今天要露宿荒野了。

  怀中的小家伙突然坐了起来,直往雪凝落的怀里钻,越深越好,雪凝落不解,不过听到远处喊着“玉儿”逼近的声音一切了然了,看来这个小家伙是离家出走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