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6匠。网S永久。)免n费◇看小说、

  “皇祖母,涵儿虽年幼,却也知道,那些金银珠宝想必皇祖母是不缺的,想来想去,孙儿也只得学着太子哥哥的样子送您一些补品,另外啊,涵儿新学了一支舞,涵儿跳给皇祖母看,好不好?”桃色宫装的少女,也就是上官涵拉着上瑞皇太后的袖口撒着娇,看的下面的一众官员子弟一阵痴。

  陈昶旭好心的向雪凝落介绍道,“那个是上瑞国唯一的公主,上官涵,最是受宠,听闻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箭术也十分了得,是个才女,不过啊,想来师妹你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雪凝落笑而不语,她可是来自凝聚了上千年文化底蕴的中国,而且,琴棋书画,对于她来说还真没什么挑战度,至于其他的,她身边的这个师兄再清楚不过了。

  皇太后自然是再开心不过的,片刻后,上官涵换上了红色的舞服,妩媚张狂之美尽显,发间的铃铛随着上官涵的走动而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张一弛间,不盈一握的细腰如同灵蛇般的扭动着,皓腕轻翻,划出优美的弧线,脚尖轻点,红衣飘飘,美如娇艳华贵的盛开玫瑰。

  一舞毕,一众人等激动的鼓起了掌,上瑞皇看着各国来使眼中的惊艳,看向上官涵时的目光愈加温柔,这个女儿,不枉他一直以来这么疼她,宠她,总算是给自己长脸了。

  获得了一众的赞赏,上官涵骄傲的看向雪凝落和陈昶旭这边,看着两人闲聊,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画面,上官涵的眼眸微冷,却转瞬即逝,带上天真的笑容重新回到皇太后的身边坐下,抱着皇太后的胳膊,“皇祖母,一直听闻枫雪山庄神秘无比,个个都有着了不得的本领,您看雪姐姐这么有气质,想必一定很有才华,不如就让雪姐姐也跳上一段,正好我和雪姐姐切磋切磋,这样涵儿才能学得更好。”

  上官涵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因为现在并无表演,悉数钻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当然也包括雪凝落,雪凝落的黛眉轻皱,怎么什么都没做就有人来找麻烦,她可不认为这个公主殿下安了什么好心,她骗得了所有人,可骗不了她,感受到四周围过来的目光,雪凝落落落大方的起身,莲步轻移,上前盈盈一拜,“枫雪山庄不过是个经商的,因为家里的长辈身体不好,又喜安静,才会选择隐居,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而已,公主谬赞了,至于这舞,我娘亲年轻时极爱,所以我也便有所涉及,冒昧献丑,还请莫怪罪。”

  上瑞皇身边的上官尘警告的瞟了一眼上官涵,上瑞皇深深的看了一眼雪凝落,似乎想要从雪凝落身上看出些什么,但是雪凝落坦坦荡荡的站在那里任由上瑞皇的打量,无果,只听上瑞皇道,“雪小姐谦虚了,你这通身的气质不凡,想必定不会让我等失望的,请吧。”

  雪凝落退下,回到陈昶旭的身边,解下腰间的白玉箫递给陈昶旭“师兄,就请你用着你送我的生辰礼物为我伴曲吧,就吹我们在谷中时,我教你的那首曲子好了。”

  陈昶旭似乎想起了谷中琴瑟和鸣的场景,笑着接过,给了雪凝落一个眼神,示意其安心,雪凝落走至舞台中央,背对着所有人,悄悄洒了一些药粉在身上,箫声起,腰肢随着双手的摆动而扭动,似来又似往,带着缠绕的惆怅,白衣从风飘舞,墨发在空中飘飞,络绎的舞姿散开,曲折的身段轻舞,淡淡的香味飘散,不多时,一只只彩蝶闻香赶来,围绕着这个独舞的仙子,若仙若灵,仿佛从梦中走来,一颗石子以掩耳不及的速度飞向雪凝落脸上的面纱,雪凝落巧妙一躲,纤腰下弯,顺势而起,彩蝶四散,一舞毕。

  经珠不动凝两眉,铅华消尽见天真,好一副恒敛千金笑,长垂双玉啼。

  陈昶旭也是极少见雪凝落跳舞的,他紧也忍不住的痴了,好在从小练就了免疫力,很快的清醒了,要不然,箫声一断,无声独舞,那他可就罪过大了,见众人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特别是那几双盯着他家师妹异常炽热的目光,陈昶旭很是不喜,领头鼓起掌来。

  陈昶旭的掌声很好的唤回了众人的心神,掌声此起彼伏,明显响亮于上官涵,上官涵的笑容有些僵硬,紧握的双拳说明着主人正在极力的忍耐中,上瑞皇喜,大手一挥,“好,真是美,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赏。”

  雪凝落告谢坐回了陈昶旭身边,陈昶旭给雪凝落偷偷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是雪凝落教他的,只有他们两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雪凝落调皮的抬了抬下巴,像极了一只偷了腥的小猫。

  歌舞重新开始,雪凝落看向鲁克国的方向,一个身着红色华丽长袍的妖艳男人正低着头把玩着酒杯,陈昶旭自然也随着雪凝落的目光看了过去,刚刚的那颗石子他可是看得很清楚,“是他吗?他是鲁克国的太子炎匡硕,为人阴险,若果真的是他,你以后还是小心些的好。”

  雪凝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点点头,鲁克国,这笔账她雪凝落算是记住了,怎么说她也是个商人,还是一个极度记仇的商人。

  晚宴临近结束,雪凝落已经有些坐不住了,陈昶旭跟身边的手下吩咐了几句,便拉着雪凝落走了出去,雪凝落看着陈昶旭的侧脸道,“师兄,我们这样直接走没关系吗?”

  陈昶旭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我让人去和上瑞皇说我身体不适,先离开了,本来也就快结束了,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今晚一过,我想上瑞皇应该不会轻易打枫雪山庄的主意了。”

  雪凝落也松了一口气,陈昶旭是唯一一个知道枫雪山庄富可敌国的人,不过,也仅此而已。

  两人身后的暗处,上官尘冷冷的看着身边的炎匡硕,“以后还请太子殿下莫要再玩石子不小心失手,伤了人可就不好了。”

  炎匡硕笑而不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