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雪凝落就给陈昶旭修书一封,说明了寿宴当天会和他一同进宫,也说明了原因,当然只是表面的,陈昶旭一向最疼爱这个师妹,当然很爽快的答应了。

  坐在陈昶旭的马车里,雪凝落看着有些陌生的师兄,一身明黄色的太子服,在她记忆里,这个师兄一直都是不染铅尘的样子,让她一直都忘记了,她的师兄还是一国太子,将来的一国之君。

  陈昶旭点了点盯着他看个不停的雪凝落的光洁的额头,他知道自家师妹很美,但是今天看见一身华衣的她还是忍不住惊艳,淡白色的宫装,雅致高贵却依旧带着雪凝落本身的出尘,宽大的裙幅逶迤身后,颇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之姿。墨玉般的青丝简单的绾成了一个飞仙髻,一颗颗饱满圆润的珍珠点缀在发间,头上插着银色镂空的莲花金步摇,美目顾盼间流光肆意,红唇间淡淡的微笑恰到好处,美丽而疏离。

  随着一声,“月清国太子,枫雪山庄大小姐到。”今夜的戏码开锣了。

  闻声,不少人的目光看了过来,众人皆知,月清国太子陈昶旭从小便跟着鬼医谷暝去鬼谷学艺,如今学艺,这最神秘的太子总算露面了,冰蓝色的长发,精致温润的面容,华贵却不失出尘的气质,一下子便夺去了不少管家女子的心。

  惊叹中,一只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白皙纤细的手搭在了陈昶旭的手中,在陈昶旭温柔的目光中,女子一身白色宫装,银色的莲花金步摇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只可惜,那白色面纱遮住了容颜,却依旧能让人感知到那面纱下的绝色,想来这就是枫雪山庄的大小姐雪凝落了。

  雪凝落在陈昶旭的身边入座,宴会还没有开始,两人小声的交谈着,却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师兄,那些人的目光真的很讨厌。”

  陈昶旭无奈,调笑道,“谁让我们落落太美了。”

  雪凝落偷偷地翻了个白眼,“蒙着面纱,他们能知道美不美?我看啊,都是师兄你惹的祸,看看那些个小姐痴迷的眼神,说不定今晚师兄就可以领个太子妃什么的回去了。”

  陈昶旭宽大衣袖下的手一紧,依旧笑着,“你可是吃醋了?”

  师兄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雪凝落笑着道,“是啊,我吃醋了。”

  说着,雪凝落便不再看陈昶旭,看着星空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陈昶旭苦涩一笑,琥珀色的眸子有受伤,他该高兴吗?但是雪凝落眼底的笑意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两人互动的全都落在暗处的上官尘眼里,幽紫色的眼眸深邃,看着雪凝落的方向有些复杂,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好。

  上瑞皇挽着他的皇后,身边一个身着桃红色宫装,看着十分可爱乖巧的少女扶着今晚的主角太后出现了,太后坐在主位上,宠溺的拉着少女在身边坐下,待上瑞皇和皇后都入座后,今晚的宫宴算是开始了。

  开场的歌舞无趣得很,白初梦知道今天戴着面纱吃东西不方便,所以在陈昶旭的驿馆已经吃了些东西垫了肚子,陈昶旭自然是了解的,剥着最方便的花生,一颗颗放进雪凝落的碗中,这样吃起来不会很麻烦,不用掀面纱。

  这一幕落在不少人的眼中,只感叹是,俊男美女,气质又相近,简直是天生的一对,但是,有好的,总是有不好的,在那些心仪陈昶旭的女子眼中,这一幕是很让人恼火嫉妒的一幕,那样的丑八怪凭什么得到月清国太子那样的对待,一定是长的太丑所以才要用面纱示人,她们不会放过她的。

  雪凝落无视那些女子的眼神,心安理得的接受陈昶旭的服务,他们在鬼谷就是这样生活的,帮忙挑鱼刺,剥瓜子壳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但是,那么多双火辣辣的眼睛看过来,雪凝落对陈昶旭抱怨道,“师兄,你的桃花太多了,我一会儿可能不得安宁了。”

  陈昶旭无奈的耸耸肩,太帅了不是他的错。

  差不多了,歌舞队退下,太子上官尘一身紫袍,高贵又充满了霸气,吸引了不少星星眼,只见上官尘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皇祖母在上,这是孩儿派人去雪山寻来的百年雪莲,献给皇祖母,孩儿愿皇祖母洪福齐天,欢乐远长。”

  6看%正版章}节`7上酷u匠3网$k

  雪凝落觉得上官尘很用心,像皇太后这个年纪,这个地位,钱权已经没有了诱惑,反倒是这样的孝心更加能让其感到珍贵。

  果不其然,皇太后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前不久上官铭的事对她的冲击犹在,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出了这种事,她又怎么会不伤心呢,看到自己还有一个有孝心的孙子,她能不开心吗。

  接下来,大家一个个上去祝寿,陈昶旭给了雪凝落一个安心的眼神便走了出去,雪凝落定了定心,陈昶旭下面的一个就是她了,她是最后一个。

  陈昶旭献上了十枚补益丹,谁让他是鬼医的徒弟呢,这样的礼物正常,却也很贵重,已经补益丹可是千金难求啊,现在一下就拿出了十颗,确实让人对陈昶旭高看了不少。

  轮到雪凝落了,雪凝落迈着莲步,优雅从容,其他人并未见过雪凝落,雪凝落盈盈一拜,“草民枫雪山庄大小姐雪凝落见过皇太后,月清国太子正是草民的师兄,草民便效仿师兄,献上这十枚美颜丹,望太后娘娘寿比南山,春辉永绽。”

  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美的,即使是这个年纪,即使不再青春靓丽,却也希望能年轻上几分,皇太后开心的接过,急忙让人抚雪凝落起来,“你就是救了尘儿的枫雪山庄大小姐啊,人如其名,雪凝落,如今一见,这气质确实让人折服,你快快回座吧,玩的开心些,本宫许你一个愿望,算是感谢你的一片心意和对尘儿的救命之恩。”

  雪凝落谢过太后,缓缓退下,无视那些嫉妒羡慕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