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日,上官尘便告辞了,雪凝落也在同一天开始了她悬壶济世的道路,短短半年时间,医仙之名无人不晓,医仙绝尘,医术与鬼医谷暝不相上下,素爱一身白衣行走江湖,虽面带白岁面纱,却依旧挡住那一生风华,倾国倾城。

  半年间,上瑞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瑞太子上官铭残害胞弟,意图谋反,废除太子之位,念及并无酿成大祸终生囚于澜山寺中面壁思过,没有圣旨传令,不得私自离开澜山寺。二皇子上官尘护驾有功,平行端正,赐予太子之名。

  这便是上瑞半年来最为重大的两件事,篡位事件虽然并无酿成大祸,却依旧给上瑞国造成了一些损害,现在正处于休整中,距太子之位的更换,到了今天,又一消息爆了出来,上瑞国太后寿辰将至,大摆筵席,五国同庆,各国使者将会陆续到达上瑞京都,到时定会无比热闹,作为上官尘的救命恩人,枫雪山庄自然也在被邀请者中间。

  谷暝拿着请柬坐在大厅,这已经是第四杯茶了,还是没有人来接待他,他现在很烦躁,终于,雪廖文带着些些疲惫走了进来,对着谷暝有些歉意道:“前辈,晚辈有失远迎实在是抱歉,只是进来事情太多,你不要介意才好。”

  雪廖文话音刚落,雪义书愤愤的声音便传了进来,未见人先闻其声就是这个情况,“文儿,对这个臭老头道什么歉,话说你怎么又来了,没事别来晃悠,快滚!”

  谷暝看着雪义书的样子,自知他还没有消气,这事又是他自己惹出来的,只好忍着,将怀里的请柬给雪廖文递了过去,因为雪义书绝对不会收,“这是宫里给你们送来的请柬,为了答谢你们对上官尘的救命之恩,即使知道你们不喜皇家人,但是,还是去一下比较好,两方的面子上不要闹得太僵。”

  果不其然,雪义书第一个炸了,“不去,我们谁都不去,我们和他们皇家才没有半分半毫的关系,就知道你这个臭老头来没什么好事,来一次带走了我的乖孙女,来一次带来了外人,还是皇家人,这一次,竟然还想把我们带进皇宫,你这个臭老头给我赶紧滚,以后你也不要再来了,枫雪山庄不欢迎你。”

  说完,雪义书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留下雪廖文和谷暝大眼瞪小眼,雪廖文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只能对着谷暝下了送客令,“前辈,这我父亲的态度你也看见了,我一时半会也没办法给你准信,要不,你把这个请柬留在这儿,去不去我们自己决定好了,你请柬都送到了,到时候我们无人前去也怪不到你的头上,你看这样如何?”

  谷暝能说不吗,摇了摇头,留下了这张金灿灿的请柬飞身离开。

  雪廖文将请柬收好,找雪义书去了,后花园中,雪义书胡乱的打着一招一式,发泄着心中的邪火,见雪廖文赶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招式直朝着雪廖文而去,父子两打了整整半个时辰,一身舒畅,心情也好了不少。

  雪义书和雪廖文到花园的亭中小憩,刚坐下没多久,就看见雪凝落踩着莲步仪态芊芊的朝着两人走来,雪凝落在雪廖文身边坐下,看着雪义书道:“爷爷,听人说我师父刚刚来过了,你是不是又和师父吵架啦,刚刚就听晴儿说你和爹在花园里切磋了,现在心情好点了吗?可以和我说说了吗?”

  雪义书最无法拒绝的就是雪凝落了,看着雪凝落好奇的眼睛,神情反而变得有些凝重,“爷爷我已经是半个身体踏进棺材里的人了,我这大半辈子,看过很多人,经历过很多事,也许有我看不清,读不懂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我永远记着的,我也让你们一直记着,最是无情帝王家,那皇位和天下才是他们心中的第一位,山庄这么多年来隐于暗处,不显露于人前为的是什么,不过就是告诉皇家,我们山庄对他们皇家的江山皇位没有兴趣,但是,我们是这样想的,但是身处皇位上的皇帝却不会这么想,他们不会容忍任何的威胁存在,要知道,只有控制在自己手中的才是最安全的,如果控制不住,毁掉也是最彻底的方法,你们觉得,山庄的一切要是让世人皆知,山庄的命运会是如何?”

  话落,三人都不说话了,雪廖文拿出怀中的请柬,作势就要将其毁掉,雪凝落拦了下来,“爹,你们也知道了,最是无情帝王家,如果我们就这样挑战他们权威,保不准会不会记恨上我们,倒不如给他们个面子,只要不把山庄底蕴告知对方不就好了,再者,山庄的产业可以说是个体的存在,即使山庄没了,产业依旧可以自如的运转,这也是我们的秘密,只要还有一人尚存,山庄就不会亡,再者,山庄外面有我布下的阵法,除了知道方法的人,根本没人能够走进来,我们还是不要杞人忧天的好,我们山庄可不是好欺负的。”

  zW酷q匠◎I网T:唯eq一。正版$6,其r他都是盗)#版?

  雪义书和雪廖文也觉得雪凝落说得很有道理,只是,这人选方面,见到两人面上的松动,雪凝落就知道两人一定懂自己的用意了,继续道:“要不让我去吧。”

  一听雪凝落自告奋勇,雪义书和雪廖文第一个就不乐意了,想也不想的就否决了,雪凝落对于两人的孙女控和女儿控已经很无语了,她可是温室里的花朵,轻轻一下就没了,“爷爷,爹,你们听我说,太后寿辰各国都会来使者,我师兄一定会来,到时候师父也在,有月清国未来国君当师兄,还有鬼医谷暝做师父,一般人听后应该也不敢对我们打主意了,我到时候只要说是因为爷爷你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我们一家有事喜静的,所以归隐山林,做点小生意维持家计,其他拜师什么的都是我运气好而已,这样就可以了,所以,还是我去最适合,也最安全。”

  好吧,雪义书和雪廖文同意了,他们的确被说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