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拾贰 解毒之法

  雪义书紧了紧手中的玉佩,记忆中那巧笑嫣然的绝美笑颜犹在,只是现在,物是人非,不再从前。

  雪义书一人走在前面若有所思,没有注意到身后除了谷暝以外的众人相,犹如仙境一般的山峰流水,朗天白云,虫飞鸟鸣,还有那传闻中的枫雪山庄。

  %9看K正版章$节√上)、酷?z匠%+网(

  美好,是人人所向往的,当不曾拥有时,就是贪婪出现的契机,当然,大多数没有能力的人只能羡慕嫉妒罢了,但是,相反的则好比现在那沈单眼中的惊艳还有想要占为己有的兽光,即使那隐藏得极深。

  枫雪山庄是与世隔绝的,除了少数管理外面生意和江湖上的事的人之外,他们都不曾离开过这个如仙境一般的家,今日,枫雪山庄来了不少陌生人,本性的纯良,又因为这些人是老庄主带进来的,让山庄里的大家丝毫没有防备,热情的招待,亲切的问候。

  上官尘被人安置到了一间环境幽静的房间,谷暝,沈单,雪义书,雪廖文,水莲秋五人坐在大厅中等着雪飒桡去唤雪凝落,片刻后,一身宝蓝色锦缎长袍的雪飒桡拉着一身不染铅尘的白裙的雪凝落走了进来,雪凝落依旧是白纱遮面看不清容颜,雪飒桡心情不是很好,看着沈单的目光不是很友好,雪飒桡在心中愤愤,要不是有这个外人在,落落也不用戴面纱了,明明这是自己家还要带面纱。

  沈单细细的打量着雪飒桡和雪凝落,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雪凝落的身上,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谷暝要找这个小丫头来解毒,他不是这个小丫头的师傅吗,难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已经超越了谷暝不成。

  其实沈单想的不差,雪凝落虽然对于这个陌生世界的阅历还不如谷暝,但是,论医毒之术,拥有两世记忆的雪凝落还真的至少可以说是和谷暝平起平坐了。

  雪飒桡朝着除了沈单的坐上的众人点头示意后便在雪廖文身边入座了,雪凝落更是冷淡,什么也不说,只是跟在雪飒桡的身后走到水莲秋的身侧坐下。

  见人来齐了,沈单这个外人不好开口,谷暝只好厚着脸皮对着坐在对面的雪凝落道:“小落落,师傅这儿有个事要你帮忙,你就看在师傅的面上,一定要答应好不好,要是连你都不帮,我可就真的没有法子了。”

  雪凝落看着谷暝满含期待小星星的双眼,好笑又不能毁了刚刚伫立起来的形象,只好稳了稳心神,雪凝落看了看雪家各位家长似乎没有人要阻止的样子,对着谷暝用冷冷的声音道:“师傅,你先说说看吧。”

  看见雪凝落没有拒绝倒是让谷暝松了一口气,但是雪义书严肃的声音却插进了两人的对话,“落落,这个人你一定要尽力救治,他是我师妹唯一的孩子,我不能见死不救。”

  听见雪义书的声音让谷暝的神经又绷了起来,听见内容后又松开了,谷暝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的心脏可能会受不了,但还是感激的看了一眼雪义书后才对雪凝落道,“小落落,这个人中的是药楼楼主特制的毒药‘无’,我看过了,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说说这个药楼楼主,没事炼制这种毒出来做什么,祸害别人自己还逍遥着,有解药也等于没有,那唯一的一颗被人买走了,好,那我自己炼制解药好了,花了大代价问药楼要来了解毒的方子,竟然在我要开始炼制的时候告诉我还要加入一个秘制药引,可是那药楼楼主云游去了,我去找鬼啊!所以,只好来找你了。”

  听到雪义书的话时,雪凝落已经决定这个人她救定了,但是一听谷暝说到那个毒药的名字和一大堆苦水加吐槽后,她感觉一滴蓝色的水珠出现在了她的脑后,她这是不是叫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

  雪凝落面纱下的嘴角抽了抽,清了清心神道:“师傅,你放心便是,我与那药楼楼主倒是好友,这‘无’的炼制我也是有参与的,解药怎么炼制我也知道,那秘制的药引我这正好还有一份,是他存放在我这里的,我可以先用,到时候等他云游回来知会他一声就好了。”

  谷暝和沈单闻之大喜,但是念及他刚刚似乎有数落炼制此毒的人来着,尴尬的咳了几声,扭过头,正好与雪义书四目相对。

  结果皆大欢喜自然最好,众人心中的石头都落了地,自然也恢复了本性,雪义书可没忘了谷暝违背诺言的行为,语气冲冲道:“臭老头,赶快完事后就给我滚,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眼前晃悠。”

  说着,雪义书便站了起来,冷冷的扫了一眼沈单道:“那人不会有事的,枫雪山庄不招待外人,你带着你的人去附近的镇上吧,有这个臭老头在你尽管放心就是了,快走吧,看的碍眼。”

  沈单犹豫不决的看着谷暝,见谷暝朝他点了点头,只好隐下心中的不快带着人离开了枫雪山庄。

  雪凝落自然看出了自家爷爷再明显不过的不悦,看来炼制解药刻不容缓了,雪凝落以此为由速速离开,雪飒桡见没了事情,妹控症发作,屁颠屁颠的跟着雪凝落,看着雪凝落的一举一动笑的宠溺,谷暝不想沐浴雪义书的眼神,以去帮忙为由逃离了大厅。

  雪廖文看着谷暝消失的背影,再看着自家父亲脸上依旧没有消散的深沉,安慰道:“父亲,你就不要生气了,谷老也是迫不得已,再者,要不是如此,你师妹唯一的孩子若是就这么死了,到时你一定会自责的不是吗?”

  雪义书摇了摇头,眼神深邃悠远,叹了口气道:“我的确有在气臭老头违背当初的承诺,但是一得知那人是我师妹唯一的孩子,我便默许了他的行为,真正让我在意的是沈单,他现在在朝中任职大将军一职,我与他父亲也是故交,但是,我从沈单的眼中看到了危险,让我有些在意,皇家无情,且容不下一颗沙子,我们这个山庄要是让皇家洞悉了,我实在无法心安。”

  话音落,雪义书,雪廖文,水莲秋三人便一同陷入了沉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