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王府中,上官尘一袭紫袍,眉间映着淡淡的疲惫从书房中跨步出来,一直候在门边的暗跟在上官尘的身后道:“启禀王爷,药楼闭楼之后,除了我们之外,枫雪山庄的大少爷也去了药楼,且停留了有一个时辰之久,之后便和一个白衣女子一同离开了。属下还发现,那个白衣女子就是王爷在追查的女子。”

  上官尘脚步一顿,眼神幽暗,许是想起了不久前的一幕,嘴角轻扯,“看来,那女子就是枫雪山庄的大小姐雪凝落了吧,鬼医最宠爱的弟子,当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胆子也不小。”

  只是,话音刚落,上官尘就感觉到胸口一痛,嘴中一甜,一口鲜血破口而出,当下便没了知觉,陷入黑暗之前,上官尘的耳边回荡着雪凝落的一句话,“友情提示,你身上的毒,不简单哦。”

  尘王上官尘中毒,昏睡不醒的消息让上瑞皇帝震怒,更是发下赏金榜,找能解毒之人。

  距离上官尘中毒昏睡已经有十天了,气息微弱,甚至是若有若无,宫中的御医,江湖中的名医对此都毫无对策,也正因如此,也让一个人的名字一时大噪,那就是药楼楼主——秦翯。

  经过多方的会诊和综合,众人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毒只有药楼有售,名“无”。此毒乃药楼楼主亲自调制,无色无味,剧毒无比,世上这种毒一共有两颗,但是解药却只有一颗,据药楼楼主所说,是因为制作过程中出了个小差错失败了,要想解毒也不是只此一种方法,只要能集齐所有需用的药材,再答应药楼一个要求,便能重新为其炼制解药。

  为此,上瑞皇帝马不停蹄的派人四处寻药,并日日派人去药楼求见楼主,奈何楼中小厮道楼主一直云游在外未回。

  上瑞皇宫中,中年男子一身龙袍忍着怒气看着面前的老者,“谷暝先生,不知你曾经答应我母妃的事情如今还算不算数?”

  老者便是谷暝,谷暝神色凄凉,没有了平时的老顽童形象,那个女子,明明是他们最先认识,偏偏她还是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他却依旧放不下她,在她弥留之际留一承诺,将来若她的子孙有任何事情,他定会帮上一次,也就有了今天的事情。

  谷暝在来之前已经悄悄潜入尘王府为上官尘把过脉了,这毒真的不一般,即使是他,要在短时间内救人也有些勉强,但是,为了她,为了那个承诺,他只能对不起自己徒弟了,“我的把握不大,你若真想救上官尘,那就去求一个人吧,只是,她的脾气实在古怪,对皇家中人似乎并不喜,我也只能帮你劝劝她而已。”

  上瑞皇帝的眼睛一亮,似乎看见了希望,脸色也明朗了不少,“请您一定要帮帮我,不论是谁,我一定会请她来救救尘儿的,请您看在尘儿是她的孙子的份上帮帮我。”

  不得不说,上瑞皇帝是真的想要救上官尘,甚至为此可以放下他皇帝的架子,不用“朕”,用“我”,也许是这样的诚意打动了谷暝,谷暝一咬牙道:“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你们将来一定不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记住,贪婪会毁了你们。”

  上瑞皇帝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是点头,他只知道有人能救上官尘了。

  即日,上瑞皇帝因为要坐镇朝中,便命大将军沈单带着一队精锐人马便装护送上官尘与谷暝一同前往。

  小路蜿蜒,林郁葱葱,清泉流水,鸟语花香,这是一条化解烦恼,洗去罪孽的前往天堂之路,一路上的美景震撼着所有人,除了谷暝,谷暝真的很担心今日之举会给他们带去灾难,会失去一个老朋友。

  行了两天两夜的路,众人在一座山脚下停下脚步,谷暝扫了一眼身后的众人,沉声道:“捂好你们的耳朵。”众人虽然不知所以,但是依旧后退数步,护在马车周围捂住了耳朵。

  谷暝见众人都捂好了耳朵,深吸一口气,对着山顶吼道:“老头子,还不出来迎接。”

  -酷~;匠网i+首发

  众人虽然捂好了耳朵,但是依旧被谷暝深厚的震退了几步,待一切恢复平静,只听一记酣畅的笑声从天际传来,“臭老鬼,你怎么想起来老头子我了。”

  兀的,一个与谷暝年纪相差无几的老者从山顶飞身而下,热情的上前拍了拍谷暝的肩膀,却在看见谷暝身后的众人后瞬间沉下了脸,愠怒显而易见,朝着谷暝沉声道:“你违约了,臭老头。”

  见情况不妙,沈单一个箭步来到两人身边,对着雪义书恭敬一拜,“请雪老前辈息怒,谷暝老前辈也是迫不得已才带我等来扰了雪老前辈的清静。”

  雪义书果然将目光从谷暝的身上移开,疑惑的看着沈单,“你认识老头子我?”

  沈单见成功转移了雪义书注意力,暗暗松了一口气,认真的答道:“是,三十年前曾因为父亲有幸见过雪老前辈一面,还未报上名号,晚辈沈单,先父沈峰。”

  先父?雪义书倒是有些感伤,“我与你父亲也算是好友,当年不打不相识,只是后来你父亲为皇家效力,我又是极不喜皇家中人的,联系也少了,到后来也可以说是断了,没想到你父亲已经去了,有机会,带我去祭拜祭拜他吧。”

  沈单受宠若惊,只得连声称是,听着雪义书说着自己和沈峰的相识相知,谷暝见自己被无视,虽然想要插进去,但是每每都被雪义书巧妙地拦腰折断。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而谷暝显然就是前者,于是,他爆发了,“雪老头,我知道违约是我不对,但是人命关天,而且这人还是她的孙子,当初,你不是说她是你最疼爱的小师妹的吗,即使如此,你也要见死不救吗?”

  谷暝的话成功的得到了雪义书的侧目,谷暝见此,知道雪义书的心动摇了,将不久前从上官尘身上取下的玉佩在雪义书面前晃了晃,“你还记得吗?你送给她的嫁妆,她一直收藏着,甚至传给了自己的孩子,我真的有些嫉妒你了,你在她心中的位置总是在我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