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王府中,榻上的男子,明净白皙的脸庞略显苍白,幽紫深邃的眼眸,泛沉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就连那苍白也没有破坏了这美的半分,男人单单一身里衣单薄的斜靠在床边,抚摸着床边的白色毛毯若有所思,床边,一黑衣男子静静的立在床边,如果雪凝落在,模模糊糊间说不定就能认出这个黑衣男子就是闯进她马车,弄脏她的毛毯的男人。

  黑衣男子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从怀中掏出了雪凝落给他的药瓶递给男人,“启禀王爷,这也是那女子之物,属下已经查实,这是药楼特质的止血散——血衃散,这药可算是一等药品,万金方可得。”

  这男人便是上瑞国的二皇子,尘王上官尘,上官尘看着手中的药瓶,做工精细,玲珑别致,不论是这药,还是这药瓶本身都是不可多得珍品,还有那毛毯亦是,比之皇家专用的毛毯,这毛毯分毫不差,看来,此女子身份不一般啊,“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黑衣男子一顿,头低了一些,当即跪下,“请王爷恕罪,并未查到那女子去往何方,问了一些江湖中人,也都不认识这女子,想必是刚刚入世的新人。”

  上官尘摆弄着药瓶眼神幽暗,自顾自的起身穿上衣服,看着依旧跪着不动的黑衣男子道,“暗,你起来吧,跟我出去。”

  暗起身跟在上官尘的身后出了王府,街道尽头,一座三层高的楼阁大门紧闭,门上牌匾镌刻着——药楼两个字,门前也摆放着一个告牌,暗上前敲了敲门,门内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男人探头出来,眼神中一闪而过不爽,但是面上依旧笑盈盈的,“两位客人,药楼今日有重要的客人,楼主下令闭楼不做生意,门外的告牌上也写的很清楚,若两位客人要买药,请明日再来。”

  暗退到上官尘的身后,上官尘微微一笑,拿出了装有血衃散的药瓶,“我与我的手下昨日收了重伤,得亏有药楼之中的血衃散方逃过一劫,我今日来只是想要再买一些,却不想今日药楼尽然闭楼了,真是不巧。”

  男人听到上官尘夸自己家的药好,自然是笑脸相迎,而且,能有这血衃散的人非富即贵,虽然不惧,但也不可无理由的得罪,这可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啊,再者,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来得好,赔笑道:“那是自然,这血衃散可是我们楼主亲自配置,我们楼中也只有十瓶,数量越少,价钱越贵,不过,这功效可是一顶一的,我们楼主的医术比之鬼医谷暝也是不差的,这位客人,若你真的要买这血衃散,明日带足了钱再来便是。”

  暗和上官尘两人并未会尘王府,而是找了个酒楼雅间坐下,上官尘若有所思,俺静静的站着也不打扰。

  上官尘看着血衃散神游天外,这药楼是两年前突然出现在江湖之上的,没有任何的踪迹可寻,那楼主更是神秘非常,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只是相传是一个年轻男子,这药楼楼主在江湖上的口碑一向极好,虽然只是因为江湖中人因为救命之恩的好意,但是,没有点实力可得不到那群心高气傲的江湖中人的肯定的,今日听那小厮之言,看来那楼主确实有几把刷子,能让这药楼楼主闭楼会面之人到底会是谁呢?

  上官尘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一个无理又胆大的女子,只是。。。会是她吗?

  药楼中,雪凝落揭下面纱,露出了她精致如仙的俏脸,随意地翻弄着手中的账本,身侧,一男子同样的一袭白衣,面色温和的看着雪凝落,“落,恭喜你出师,你自由了。”

  雪凝落笑着合上账本推到一边,面上有些慵懒,随之又变得无奈,没有形象的趴在桌上,摸着自己的脸,有些无力,“翯,我出师是出师了,但是。。。哎,家里的那些‘坏人’一个个正想着怎么逮我回去呢,我哥不是已经发出了一条消息,什么找到我行踪的人赏因万两黄金,真的是钱多得没处花啊。”

  是啊,都是‘坏人’,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改不了一兴奋就蹂躏她脸的习惯,也不怕哪天被他们揉穿了。

  秦翯好笑的看着雪凝落的动作,对于枫雪山庄那些他这个主子的家人他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毕竟他主子可没少和他抱怨,其实,他很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像他,连自己的父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一个没人要的孤儿而已,要不是当初得雪凝落相救,他现在说不定已经饿死了吧,所以啊,他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他的一切。

  几日后,一身蓝袍的雪飒桡风尘仆仆的走进了药楼,被等候他多时的小厮带进了三楼禁地的一间房间内,一眼就看见了让全家混乱的“罪魁祸首”,那“罪魁祸首”正悠闲地喝着茶,和秦翯聊得开心呢,这让他很不平衡。

  雪飒桡气呼呼的坐了下来,发现雪凝落依旧无视他,又不想先开口,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找秦翯了,“翯,这丫头在你这儿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害得我找了好些日子。”

  秦翯看了一眼雪凝落,看她的表情没有变化,放心的和雪飒桡聊了起来,“你也知道的,你家的这个宝贝我可惹不起,她不让,我怎么敢啊。”

  雪飒桡知道他这宝贝妹妹的性子,陌生人看着是个淡漠冷清的绝色美人,可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小恶魔,“翯,你怎么这么没骨气,落落就是一个小姑娘,你一个大男人还怕她不成,亏你还是药楼的楼主呢。”

  秦翯耸耸肩不答话,因为。。。“臭老哥,姑娘怎么了,姑娘我可不比你弱,要不我们出去练练,几年不见,切磋切磋如何?”

  雪飒桡可不敢,要是让家里的那几个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见雪凝落终于理会自己了,语气也放柔了不少,“肯和我说话了,我弄那个什么寻人启事还不是为了早点找到你,你可知道爹爹娘亲,还有爷爷可都在庄里等着你回去呢,他们一发现你出谷出师后不是先回家和家人团聚,而是在外面玩,他们可气的不轻啊,我可惹不起,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

  雪凝落冷哼一声,看着雪飒桡满是宠溺的眸子,气一下子就没了,瘪瘪嘴,“谁说我是在玩了,我都说了我要去悬壶济世啦。”

  知道没事了,雪飒桡揉了揉雪凝落的小脑袋,“好啦好啦,我们先回家好不好?到时候你再出来悬壶济世也不差。”

  看Z正I√版{章lV节(上酷r匠网`&

  当即,雪凝落就准备和雪飒桡一同回枫雪山庄了,临走前,雪凝落在秦翯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带着神秘的笑容动身回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