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玖 十年后

  十年的时间如流水般流逝不留痕迹,鬼谷的一切依旧,不同的是鬼谷的主人谷暝又老了不少,本来在谷中欢腾的两个孩子也长大了,一对身着同样的白色服饰的男女站在鬼谷的入口,男子送女子上了马车,“师妹,路上小心,悬壶济世也要注意安全。”

  女子笑着向男子摆摆手,“知道了,师兄,你也是,一路保重,我会去看你的。”说完就溜进了马车。

  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车外的一对男女再三叮嘱后终于放马车离开了,自己也上了另外一辆马车,“回宫吧。”

  这对男女自然是十年后的陈昶旭和雪凝落啦。

  枫雪山庄,雪廖文将手中的一封信攒在手心里,看的雪廖文身边的雪飒桡的小心脏一颤,看来气得不轻啊,“父亲,妹妹在信里说了什么啊,什么时候回来啊?”

  雪廖文转过头将视线停在雪飒桡的身上,十年的时间,雪飒桡长成了一个偏偏美男子,海蓝色的头发被一个白玉冠束着,一身蓝色长袍,显出了他修长健硕的身材,墨色的眸子温润如玉,但是影藏不住一种戏谑在其中,“兄妹俩个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雪廖文将信扔在桌上扬长而去,留下雪飒桡莫名其妙,雪飒桡好奇的解开被揉成一团的信,一看,难怪。。。“亲爱的爷爷,爹爹,娘亲,哥哥,还有管家爷爷,落落如今已经出师了,落落想要出去闯荡一番,几年前见过大家的时候,大家身体都很好呢,所以我出去闯荡几年应该也没问题的吧,而且清风,清月也都陪着我呢,不会有危险的,那我出发啦,勿念。”

  雪飒桡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对于妹妹的性子真的是无可奈何,虽然知道她自身实力足够保护自己,身边又有清风,清月兄妹保护着,还有医术,毒术傍身,但是在他们心里,她依旧只是个孩子,不担心行吗。

  不知何时,雪廖文去而复返的出现在了门口,脸上还青了一块,脸色阴沉的可以,雪飒桡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很理解这种情形,毕竟见过不少了,能打他老爹的也只有那个彪悍的娘亲了,不出所料,“去把你妹妹抓回来,你娘亲可想她想得紧,你爷爷也在催呢,尽快把那个丫头带回来,我也很想她。”

  雪飒桡领命飞一般的冲出了山庄,骑上马,一边骑马一边为雪凝落暗暗抹了一把汗,喃喃道:“落落啊,不知道这次你要怎么安抚那几只愤怒中的凶兽了,哥哥我也爱莫能助了,你一定要好自为之啊。”

  “驾!”蓝袍男子骑着白色的快马消失在了林间,只留下一阵清风。

  不知何地是山路之上,一辆枣红色的马上不疾不徐的在山路上赶着,一道黑影闪进了马车,车外赶马的一对男女只是皱了皱眉,却没有其他动作。

  马车内,雪凝落一袭白色纱裙,白色面纱遮面,气质飘渺,旁若无人的斜靠在马车窗口端着一本书看着,不若凡间的世俗红粉,如仙不可亵渎。

  逃进马车的黑衣男子身上多出受伤,有一些地方的伤口甚至还在冒血,脸上都是血迹看不清面容,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黑衣男子坐在一角,警视着外面,对身上的伤视若罔闻,一瓶药掉进他的怀里,黑衣男子疑惑的看向雪凝落,“这是。。。”

  雪凝落没有把视线从书上移开,只是伸出白皙修长的玉指指了指黑衣男子附近的那块毛毯,“止血用的,不要弄脏我的马车,这块毛毯就算了。”

  黑衣男子怔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木讷的点点头,上好药便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

  %}酷A匠网F!首2…发

  马车行进了不到十分钟,一群蒙面黑衣人便冲了出来,围住了马车,两方就这样僵持着,马车内的黑衣男子刚想掀帘出去,雪凝落就对外面的清风清月吩咐道:“把外面挡路的垃圾清理干净,我还赶着回楼里,不过也正好,你们帮我拿他们试试我的新药。”

  清风清月兄妹俩个领命便冲进了黑衣人中,只见两人飞快的在黑衣人之间穿梭,不消片刻,两人便重新回到马车上坐好,本来站的黑衣人们突然倒地,不停的在地上打滚,有几个黑衣人受不了扯掉了面巾,只见其双手抓着脖子,想要喊出声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十数个呼吸后,忍受不了这种不能言的痛苦的黑衣人们便互相解脱了。

  等一切结束,清月敲了敲马车的,“小姐,一切都解决好了,是否出发?”

  雪凝落放下手中的书,打量了一边自己马车内的黑衣男子,“我帮你把麻烦都解决了,你还待在我的车上做什么?”

  说着,雪凝落也不等黑衣男子反应,一挥衣袖,黑衣男子就飞出了马车,伴随着的还有那块染血的毛毯,“回楼吧。”

  黑衣男子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震,四处尸横遍野,但是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是笑着的,那种得到解脱的释然的笑,黑衣男子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马车背影,“江湖上怎么没听过这号人物,看来,有必要向王爷禀告了,但愿王爷现在已经脱险了,我还是赶去看看为好。”

  马车继续行进,说什么祸不单行,这不就是了,男人一身紫色长袍破损了不少,伤口也不少,最为严重的就是肩旁上的那个刀伤,伤口正流着黑色的血液,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中毒了,雪凝落淡定的任由紫袍男子钳制住自己,看着闯进来纷纷拔剑的清风清月兄妹俩个,“你们两个不用紧张,接着去赶马车,不能因为这些小事耽搁了行程,我今天累得很。”

  清风清月兄妹俩个对视一眼,听话的出了马车,出马车前还不忘深深的剜了一眼紫袍男人,“你要是敢伤了我家小姐,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

  黑衣男子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惊讶的看向雪凝落手中的银针,晕倒之前听到雪凝落清脆如黄莺的声音道:“你应该和刚刚那个人是一伙儿的吧,他就在后面赶上来,那我就把你扔在这里好了,放心,没有豺狼虎豹会吃了你的,还有哦,友情提示,你身上的毒,不简单哦!”

  马车驶离,徒留一名紫袍男子倒在路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