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是一个很偏避的地方,没有具体的引导一般很难找到,一路上,雪凝落一直很兴奋,这可是古代啊,没有工业文明的迫害,没有各种污染的损害,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纯真,谷瞑最终带着雪凝落在一个溪谷停下。

  k最Gt新》章●节》F上酷i匠网

  雪凝落站在小型瀑布的前面,看着潺潺的溪水,兴致一来,褪了鞋袜,慢慢走进小溪,用皮肤感受着溪水的流动,偶尔还有几条小鱼在两脚之间溜过,痒痒的,蹭的雪凝落“咯咯”直笑。

  谷瞑也不急,笑着看着雪凝落童真童趣的动作,神情倒是有些清冷,喃喃着:“要是我当时坚持住,是不是也会有这么可爱的孙女了,那个老头子真是好运气,得了这么个宝贝。”真是的,搞得他现在羡慕的紧,好在这丫头还叫他一声爷爷,虽然多了一个鬼医,但听着也不错。

  玩得差不多了,雪凝落穿上鞋袜跑到谷瞑身边,谷瞑揉了揉雪凝落的小脑袋,笑得慈爱,半点没有江湖上传闻的喜怒无常,古怪难搞,“可玩够了?玩够了我们就回鬼谷了,这一回学不好可就出不来喽。”

  雪凝落明白能力,实力在这个世界的重要性,而且她也不是真的四岁小孩,她的灵魂已经有二十四岁了,决心什么的她还是有的,雪凝落抬起她的小脑袋,眼神坚定的看着谷瞑,“鬼医爷爷,落落不怕吃苦,也不贪玩,落落要和鬼医爷爷好好学本事,落落要当爷爷,鬼医爷爷,父亲,母亲,还有哥哥的骄傲。”

  感受到雪凝落的决心,谷瞑对自己收徒弟的这个做法越加满意了,这个徒弟还真是收对了,这样的年纪,这番心性,这副容颜,长大之后必定不是池中之物,倾国倾城只是表面,也不知道将来到底怎样一番震惊世人。

  谷瞑笑着拉着雪凝落走到瀑布的左下方,支起深蓝色的保护膜防止瀑布溅下来的水弄湿两人的衣服,谷瞑站在瀑布边将手探入瀑布之中,似乎摸到了什么,轻轻一拧,瀑布从左到右慢慢移开,露出一个洞口,原来瀑布之下掩盖着这样一个秘密。

  谷瞑弯腰把雪凝落抱在怀里,“我们走吧。”轻轻一跃,带着雪凝落消失在了洞口,瀑布也渐渐回归原位。

  进入洞口后还有一条通道,谷瞑刚想从怀里要东西照明,只见谷瞑怀里的雪凝落伸出左手的小手掌,一团燃烧着的红色火焰在白嫩嫩的小手掌上跳动了起来,谷瞑惊讶的看着雪凝落,四岁的孩子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这么完美了?这是真的吧,想想这个孩子的妖孽程度,谷瞑信了,只要是雪凝落就有可能,谷瞑收起惊讶,反而满意的观察着雪凝落手中的火焰,“原来小落落是火系的啊。”

  雪凝落神秘的笑笑,又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深蓝的光芒闪过,一团小水球腾空浮在雪凝落的手掌之上,雪凝落收起右手,扯了扯处于呆愣状态的谷瞑的胡子,谷瞑回过神,惊讶的看着雪凝落,“这世上不是没有双系的人,就连三系,四系也是存在的,但是丫头你这两两乃是相生相克的倒是没有见过。”

  雪凝落摇了摇她的小脑袋,再次伸出右手,摊开手掌,一团紫色的雷球浮在手掌心,还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伴随着雪凝落糯糯的童音,“不是哦,落落想要什么能力就能用什么能力,落落也是最近才发现的,谁都不知道哦,落落先告诉鬼医爷爷。”

  谷瞑震惊了,本来想着这孩子将来要怎么震惊世人,现在她已经震得自己不知道说什么了,将来得多么不得了啊,但是。。。这还是个孩子,这样的资质能力一旦被有心人知晓,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谷瞑示意自己知道了,雪凝落收起右手,谷瞑把怀里的雪凝落抱得紧了些,语气严肃,“小落落,你听着,你的能力绝对不要轻易告诉任何人,你的能力是千年难得的混沌之力,除了神秘系和精神系,自然系和时空系的学习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学什么都很容易,这是一大好处,但是,在你没有足够的能力的时候,你的心,你的血,就是别人最好的补药,最好的增进功力的补药,所以不要轻信任何人,知道吗?”

  雪凝落知道谷瞑并不是在开玩笑,她本来挺开心的,现在却不得不自己也紧张起来,这个能力不再只是好运,还是一道催命符,在没有强大的站在巅峰的实力之前,这个事情谁都不能说,家人也不行,隔墙有耳她不是不懂。

  雪凝落朝着谷瞑乖巧的点点头,谷瞑这才放下心,又是叮嘱了几句才抱着雪凝落继续前进,走了约莫一刻钟,前面有了一个光点,雪凝落收起左手,这么一段路,加上她还是一个孩子,能力的消耗真的让她有些累了,在看到光点之后松了气,精神也松了下来,趴在谷瞑的怀里沉沉的睡了。

  鬼谷虽然名字不怎么样,但是真的很美,就像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描述的一样: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美,鬼谷很美,就像世外桃源一般,让人忘记忧愁,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冷清,没有其他人的踪影。

  谷瞑抱着雪凝落走到一所竹屋前,熟练的开门走了进去,打开了一扇房门,把雪凝落轻轻的放到床上,帮雪凝落盖上被子,慈爱的笑了笑,打开了窗户,阵阵清风吹了进来,减少了被子里雪凝落的燥热之感。

  做好一切,谷瞑退了出去,在竹屋周围转了一通,最后在竹屋前站定,闭上眼睛,感受着四周传来的动静,张开眼睛,双眼含笑的看着竹屋的右方,一个飞身掠了过去。

  小溪延绵细流,不急不缓,偶尔撞击溪石才会有些激烈,溪面很宽,溪水清澈见底,能清晰的看见溪中的鱼虾,水草,谷瞑在溪边站定,看着不远方一块溪石上盘腿端坐着的小小人影,“昶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