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莲秋摸了摸雪廖文怀中的小脑袋,“宝宝,你再听听看娘亲的怎么样,好不好?娘亲想的是雪凝洁,娘亲希望宝宝可以凝聚世上一切纯洁,不要被污染,无忧无虑的过这一世。”

  无忧无虑,多么美好却遥远的词,雪凝落伸出一只小手拉住水莲秋的手,另一只手又拉着雪廖文不放,这就让众人犯难了,看样子,宝宝两个名字都喜欢,这该如何是好,雪飒桡看着父母亲和爷爷并没有要征求自己意见的的样子,瘪瘪嘴,不开心,在看着三个大人犯难的样子,自信的昂起小脑袋,“把两个名字融到一起不就好了,雪舞凝,雪凝舞,雪落洁,要不雪凝落都可以啊。”

  1最#新章V}节:上酷Y匠`网(X

  是三个大人想了想,商量了一下,决定取雪廖文想的名字中的“落”和水莲秋的“凝”,最后拍板,就是——雪凝落了。

  雪凝落乖乖的我在雪廖文的怀里,搞了半天,还是自己前世的名字,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还要去习惯新名字,适当的挥舞了几下自己的小爪子,表示自己很满意,如此,取名字事件就如此揭过。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雪凝落如今已经三岁了,同时今天也是雪凝落四岁的生辰,雪凝落郁闷的坐在贵妃椅上,身上放着一本医书,烦躁的随意翻着,皱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双颊鼓鼓的,好不可爱,还时不时的揪揪身上的红衣裳,好红啊。

  今天,雪凝落一身大红色的衣衫,墨色的长发只是用一根简单的红色丝条绑了一下,雪凝落很不喜欢古代小女孩的发型,头上顶两个包子难看死了,以自己的心理年龄也真的接受不了,在她再三的抗议之下,虽然不用梳那种头,却不得不穿上这一身红,其实她偏爱白色的。

  一身宝蓝色长袍的小男孩跑了进来,小男孩就是今年刚过七岁生辰的雪飒桡,雪飒桡跑到雪凝落面前,拿过雪凝落手中的医术放到一边,一把把雪凝落拉了起来,“落落,我们走吧,娘亲都在催了。”

  雪凝落点点头,任由雪飒桡拉着自己朝前厅跑去,扫了一眼饭桌,水莲秋在,雪廖文在,雪凝落在水莲秋身边坐好,扯了扯水莲秋的袖子,“娘亲,爷爷呢?”

  水莲秋对着雪凝落神秘一笑,“你爷爷去接人了,落落可以期待一下哦。”

  雪凝落眨着她无辜的大眼睛,因为好奇而皱着眉毛,嘟着小嘴,瞬间萌翻了桌上的两个女儿控和一个妹控,雪凝落意识到三人眼中的狼光,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哆嗦,好在雪义书及时出现,要不然今天自己的小脸又要保不住了。

  众人的目光也被雪义书吸引了过去,雪义书得意的笑,往旁边让出了一个位置,笑着大声的喊道:“下面有请老头子我的挚友——鬼医谷瞑。”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黑色衣衫,头发有些邋遢,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的老人出现在雪义书的身边,和雪义书勾肩搭背的坐上饭桌。

  谷瞑看着雪飒桡和雪凝落,笑道:“小桡桡我前几年见过,没想到现在都这么大了,这个女娃娃就是小落落吧,你爷爷可是一直在和我吹嘘你这个孙女怎么怎么的聪明,怎么怎么的可爱,如今一见,可爱有了,就是不知道聪明怎么样了,我听说小落落读了不少医书,那我就考考你可好?”

  雪凝落从雪义书那里听说过这个鬼医,说他的医术怎么怎么的出神入化,妙手回春,今日见识一下也好,如果真的那么厉害,那让他当自己的师傅应该很合适。雪凝落甜甜的对谷瞑笑道:“好啊,鬼医爷爷,不过,你可不能出太难的题目哦。”

  谷瞑笑着点头,他当然不会去为难一个小娃娃,他就是想看看雪凝落的程度如何,如果真的有天赋,他就收她为徒,那他就比雪义书那个老家伙高了一个身份,他是他孙女的师傅,在那个老家伙面前多有面子。

  谷瞑想了想,出个简单点的,“小落落,我考考你,有一种草药,叶呈卵形,顶端尖锐,边缘有波状的粗齿痕,花为伞状,乃白色且细小,果实圆形,成熟后呈黑色,称龙葵草,此药虽可清热解毒,消肿缓疼,但是量不对的花也可为毒,我问你,这龙葵之毒何解。”

  雪凝落这就有些不开心了,摆明了小看自己啊,这么简单的问题,但是她忘了自己不过是个三岁的小孩子,能知道这个已经很让人惊讶了,“这很简单啊,多喝水排毒就好了,你要是急的话吃几包泻药马上就好。”

  谷瞑心中一喜,虽然刚开始想收雪凝落是因为面子原因,那他现在根本就是非收不可,这样的资质,这样的天赋,不学医就是浪费啊,自己也算有传人了,当下兴奋的拍了一下桌子,“好!太好了!你只个徒弟我收定了,我鬼医也算后继有人了,等过几日你便和师傅我一起走,师傅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你,让你成为一代医圣。”

  本来雪义书,雪廖文和水莲秋一听谷瞑要收雪凝落为徒很是开心,毕竟谷瞑的身份地位在江湖上摆着,雪凝落能有这样的一个靠山也不错,但是一听要离家,众人就开始犹豫起来,他们的小宝贝过了今天才算四岁,他们就要这么分开了吗?

  雪飒桡更是闪到雪凝落的身前,敌意的看着谷瞑,怒气冲冲道:“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

  谷瞑也不怒,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酒,看着不语的雪凝落,笑道:“那你们也该问问小落落的意思,要是小落落想要和我走呢,这你们就不会阻拦了吧。”

  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雪凝落,雪凝落感受到一股难受的压力压在心头,郁闷的瞪了一眼谷瞑,“爷爷,娘亲,爹爹,哥哥,我。。。我想要拜鬼医爷爷为师,和鬼医爷爷学医,虽然可能会离开家一段时间,也会吃很多苦,但是落落不怕,落落想做一个大夫,以后爷爷,娘亲,爹爹,还有哥哥就不怕生病了。”

  雪凝落意志坚定,众人只好应下了,只是这一顿饭吃的不是很愉快,雪飒桡更有哭鼻子的趋势,只有谷瞑没心没肺吃得欢,笑得开心,谁让他收了一个好徒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