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更《$新-!最x…快7P上^酷}@匠cu网●R

  不知过了多久,雪凝落睁开眼帘,入眼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里还淡淡的茉莉花香,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雪凝落这才想起这个让她不愿相信的事实。

  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好不容易脱离了黑暗,睁眼却发现自己重生到了异世,一下子就懵了,产婆以为自己不会说话,还狠狠的在自己屁股上掐了一下,顺势就哭喊了起来,也许是新生儿,很快就累,一觉睡到现在。

  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雪凝落回顾起自己的前生,被病痛所折磨,被亲人所抛弃,有弟弟却不能相认,有爱人却不能相爱,有委屈却无处可诉,前世的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要赖活在世上?得知她的死讯后,墨会伤心,会恨她吗?铭铭会为她掉眼泪,会认他这个姐姐吗?好像知道,可是回不去了。

  雪凝落沉浸在自己悲伤的回忆和自责中,被“吱呀”的开门声惊醒,朝门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很可爱的小正太,海蓝色的头发,如墨一般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瞧,两人像是许久,渐渐伸出小手在雪凝落柔嫩的脸上掐了一把,雪凝落一愣,她被人掐了。。。

  小正太看着雪凝落呆萌的样子,两只眼睛里让雪凝落错觉的以为有两颗爱心的闪烁,畏惧的缩了缩身子,小正太却凑得更近了,用自己的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声音有些小激动,“妹妹,妹妹,我是哥哥哦,来,叫哥哥。”

  雪凝落本来很想吐槽说你想让一个刚出生几天的娃叫人是不是太天真了,却被门口的一对璧人所吸引,俊秀男子一身海蓝色长衫,外罩一件白色纱外衣,腰间佩带着一块云纹白玉,墨发被一只白玉簪子绾起,墨眸暖暖,带着笑意。绝美女子一袭茜素青色的绢纱绣花金丝长裙,一头海蓝色长发绾成髻,戴着珍珠碧玉步摇,施施然走到了小正太身后,微微一笑,深蓝色的眼眸中柔光四溢,瑰姿艳逸,伸手敲了敲小正太的脑袋,“桡儿,你妹妹还小,现在还不会说话呢。”

  绝美女子抱起雪凝落,点了点雪凝落的鼻尖,眼神温柔如水,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娘的小宝贝,可睡醒了?我们去找爷爷,给小宝贝取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

  雪凝落一听此事事关自己的名字,定不能随便,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表示快走快走。俊秀男子也跟了进来,看着妻子怀中的女儿,忍俊不禁,拉着妻女和小正太走了出去。

  大厅中,三个大人围坐在一起,商量着雪凝落的名字,小正太则缠着管家怀中的雪凝落,东瞅瞅西瞅瞅,似乎非要在雪凝落找出点什么新奇的,雪凝落才不管小正太,眼睛一个劲的朝三个大人的方向飘,身子也扭动着要过去。

  管家对这两兄妹宠到了心坎里,自己是跟着老庄主的老一辈人物了,在庄中也很受尊重,今时今日的生活,他很感激这一家的信任和照顾,对这两个孩子也如同自己的孙子孙女一般无二。

  管家看着怀中不安分的雪凝落,看着雪凝落不变的目光,慈爱的笑道:“小小姐也想给自己取名字吗?”

  雪凝落很喜欢这个管家爷爷,听着管家爷爷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双眼闪亮的盯着管家,还不忘点点自己的小脑袋,却不知这在外人眼中是多么惊世骇俗,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能听懂这话,将来定非池中之物。

  管家震惊归震惊,好歹过了大半辈子,大场面也见过不少,很快稳住心神抱着雪凝落朝三个大人的那儿走去,小正太也跟上,三个大人感觉到有人靠近,六只眼睛疑惑的看着管家,管家笑着捧起怀中的雪凝落,“小小姐对自己的名字很感兴趣呢。”

  六只眼睛闪过惊讶,然后带着笑意。雪凝落看着自己娘亲的绝美容颜,相处了一会儿,雪凝落知道,得娘心,一切都不成问题。雪凝落朝水莲秋伸出双臂,示意要水莲秋抱,祖父孙三人顿时打翻了醋坛子,奈何这两人是水莲秋和雪凝落,只能打落了牙往肚里咽。

  水莲秋笑着接过自己的小宝贝,笑意扩散,感染着所有的人,三个醋坛子对视一眼,收起醋意,准备好好取名字。

  一个个名字三人嘴里冒出来,谁也不让谁,管家在一旁无奈的看着,笑着摇摇头,不掺合。最后三人决定让雪凝落自己选,每个人报出自己想的名字,再看雪凝落的反应,看雪凝落喜欢哪一个。

  第一个是山庄的大家长,雪凝落看向自己这一世的爷爷雪义书,发现孙女盯着自己看,雪义书把脑袋凑近雪凝落,笑着问道:“爷爷的乖孙女,你觉得雪情怎么样,白雪的雪,心情的情,是不是很诗意,你爷爷可是难得诗意一会,怎么样?”

  怎么样?雪凝落盯着雪义书,最后将目光转移到雪义书的两条白胡子上,趁雪义书期待之际,两只小手各拽一条胡子,弄的雪义书大呼小叫,他可是最宝贝他胡子了,虽然孙女没用力,但是他就是没忍住。

  众人看着跳脚的雪义书,忍着笑,不敢出声,但是雪飒桡还是个孩子,哪里忍得住,“扑哧”笑出了声,气得雪义书吹胡子瞪眼,赌气不再说话,他倒要看看他们能取出什么名字,哼。

  第二个是雪凝落的庄主老爹,雪廖文情意浓浓的看了一眼自家媳妇再看向雪凝落,“小宝贝,当年你娘的一舞就抓住了你爹爹我的心,所以,爹爹想的名字是雪舞落,至于这个落,爹爹是想小宝贝以后可以变成一个落落大方的好女孩,小宝贝觉得如何?”

  说实话,雪凝落挺喜欢这个名字的,思考着要不要换名字之际,一群人自动认为雪凝落不喜欢这个名字,看着雪廖文失落的表情,雪凝落扭动着身子要往雪廖文怀里钻,雪廖文瞬时没了不开心,开心的接过这软绵绵的一小团,紧紧的抱在怀里,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下去。

  雪凝落开心的蹭了蹭雪廖文的胸膛,这就是父亲的胸膛吗,安全,温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