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爸一把把雪妈抱在怀里,紧紧地,“没办法了,过两天找个好点的孤儿院把他们两个送去吧,我们两个也要好好考虑接下来的生活了,我真的是愧对父亲,把公司就这样毁了,等哪一天到了下面,我真的无颜面对二老啊。”

  客厅里,雪爸雪妈紧紧拥抱安慰着对方,雪凝落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躺回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这一定不是真的,现在好好睡觉,明天醒过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雪凝落第二天醒来后,就像往常一样,似乎昨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该怎样还是怎样。

  雨天,雨一直没停过,雪凝落感觉到了震动,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雪奕铭躺在后座,雪爸雪妈坐在前面,雪爸正在开车,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车子停了,雪凝落急忙闭上眼睛装睡,感觉到自己被抱了起来,又被放到了地上,雪妈轻声抽泣,蹲下生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和脸,“好孩子,你们以后一定要乖乖的,快快乐乐的活着。”

  雪爸也红了眼眶,上前拉过雪妈,“走吧。”

  听着走远的脚步声,雪凝落睁开眼睛,看见车子发动离开,再也忍不住的追了上去,因为雨天重重的摔在地上,泥水滚了一身,跌坐在地上,伤心的哭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孤儿院的院长出门,看见门口的雪凝落和雪奕铭,赶紧叫人抱了进去,雪凝落因为淋雨,又吹了一夜的风,发起了高烧,迟迟不退。

  第二天下午,雪凝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趴在床边睡着的雪奕铭,微微一笑,环顾四周,陌生的房间,心中一痛,爸爸妈妈真的不要他们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门边还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男人在雪凝落警惕的眼神中抱起雪奕铭,用眼神安抚雪凝落,走到门边,把雪奕铭交给门口的女人,回身关上门,坐到床边,把床头的水杯递给雪凝落。

  男人的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容,很有亲和力,“先喝口水吧,我是这家孤儿院的院长,你可以叫我吴院长。虽然可能很残酷,但是,我必须征得你的同意。”

  雪凝落喝水的动作一顿,疑惑的对上吴院长的眼睛,嗓子因为发高烧,虽然喝了点水,但是还是沙哑的很,“请问有什么事吗?”

  说实话,吴院长很佩服这个孩子,醒来这短短十几分钟,没有惊慌,很平静,这个孩子的心性很好,有训练的潜质,鹰应该会喜欢这个礼物,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心里的龌龊思想,“你听我说,你们的大概我已经问过你弟弟了,虽然你弟弟并不懂自己现在已经是孤儿,但是从他的字里行间,我知道,你懂。所以,这件事你也有必要知道,你的弟弟有人想要收养,领养后估计就会出国了,我想问问你同不同意,不过,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现今社会,不是什么人都想要领养孩子的。”

  雪凝落默,吴院长也不催她,就坐着等,二十多分钟后,雪凝落深深的看着吴院长,“和我讲讲那家人的情况。”

  吴院长自然明白雪凝落这是松口了,知道她需要一个放手的理由,一个能让她安心的理由。。。大概了解过后,吴院长真的对雪凝落越来越满意,越来越好奇,“你为什么会同意,那个可是和你七年不曾分开过的双胞胎弟弟啊。”

  雪凝落眼眶微红,却死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我根本活不过二十岁,爸爸妈妈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都听到了,只是装着不知道而已,发病的时候也忍着,我不想爸爸妈妈担心,现在,爸爸妈妈不要我们了,我想,现在铭铭还小,过几年说不定就会忘记我这个狠心的姐姐,那样,就算我死了,说不定他也不会知道,说不定他就不会伤心了。”

  这样的话,这样的心思,即使是吴院长也为之一震,这还是个孩子吗?

  吴院长看着雪凝落久久不语,只是将这个通透的孩子搂在怀里,安抚着,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能做什么,这个孩子,他不会送去的,就为了她的心灵,就为了她是他的救赎,第一个打动他心的人。

  久久,吴院长胸口传来了雪凝落闷闷的声音,“吴院长,能让要收养铭铭的人明天早上再来带走铭铭吗?我想多和铭铭待一会儿。”

  吴院长松开雪凝落,帮她盖好被子,温暖的笑容直达眼底“好。你再睡会儿,我先去忙了。”

  当夜,连着连天的大雨不断,今晚更为严重,窗外雷声轰鸣,雪凝落和雪奕铭躺在一张床上,雪奕铭躲在雪凝落的怀里,雪凝落轻笑,“铭铭,做为一个男子汉,怎么能害怕打雷呢,小心将来没人喜欢你。”

  雪奕铭撒娇似的在雪凝落怀中蹭了蹭,声音糯糯的,听上去似乎要睡了,雪凝落为雪奕铭调整了一下位置,轻轻拍着雪奕铭的背,听到雪奕铭浅浅的呼吸声雪凝落才停下来,看着雪奕铭肥嘟嘟的小脸,眼泪没出息的掉了下来,“明明乖,明早起来就能看见爸爸妈妈了。”

  似乎听到了雪凝落的话,雪奕铭的睡颜笑得灿烂,雪凝落却被眼泪迷了双眼,只看见了浓浓的哀伤,声音飘渺,“新的爸爸妈妈。”

  雪凝落看雪奕铭看得入神,一直到天色泛白才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双眼通红,红肿不堪,雪凝落一推开门就看见了那对雪奕铭的新父母,父亲是外国人,雪凝落英语不行,只好拉住女人的袖口,“阿姨,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弟弟,铭铭最怕打雷和吃辣,又很依赖人,这个习惯不好,你们帮忙改正吧,如果铭铭问起我这个姐姐,你们就说我这个姐姐不要他了,和爸爸妈妈一样。”

  说完,雪凝落本以为流干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跌跌撞撞的跑开了,真的不会再见面了,铭铭。

  十三年后一座别墅的露天阳台上,十六岁的男孩从静谧的星空转向身侧十岁的白裙女孩,神情有些伤感,“落儿,明天我就要去美国了。”

  被叫做落儿的女孩努力撑起笑容,用那双扑闪扑闪十分可爱的眼睛看着男孩,“我知道的,墨。”

  季墨卿揉着雪凝落的长发,“落儿,我们来做个约定好不好,我们一定要各自完成自己的梦想,这样我们才能再见面,好不好?”

  雪凝落拿下头上作乱的手,紧紧握在手中,“恩。我一定要努力的活下去,做一个医生,然后我就能再次见到墨了,到时候墨也一定是一个大总裁了。”

  突然握着的大手消失,连眼前的人儿也渐渐透明消失不见了,努力去抓住,却只是握住了空气。

  !看w/正XC版w章x节上U酷A匠mP网

  洁白的病床上,雪凝落的眼角流过清泪,缓缓睁开迷蒙的双眼,“又是梦呢,为什么我只能在梦里见到你,再过不久,应该就连梦里也不会出现你了吧。”

  环视着没有一个人病房,雪凝落讥讽的笑着,“我已经二十岁了,墨。我也许已经走到人生尽头了,让伯母瞒着你真的抱歉,以后一定要找个健康又善良的好女人,不要像我一样,只是没人要的可怜虫而已。”

  病房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拿着花束的无数多岁的老男人,正是吴院长,“落落,也许很残忍,也许对你来说是一种解脱,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多坚持一段时间,我已经找到你弟弟的下落了,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所以,请你坚持,好吗,不要放弃你自己。”

  雪凝落疲惫的点点头,吴院长笑着离开了。

  雪凝落起身整理好一切,打开病房的门,看见护士站正在与护士争吵的人,径直走出了医院。把行李和药丢到路边,一步一步朝熟悉的别墅走去,按了按门铃,保姆打开了门,“雪小姐?有什么事吗?”

  雪凝落满头冷汗,脸色苍白,保姆看她脸色不对,把她扶了进去,“你先坐一下,我去打电话。”

  保姆离开,雪凝落朝着阳台走去,取出口袋里的照片,抚摸着胸口的项链,阳光洒在身上,配上柔美的笑颜,神圣静谧。保姆发现消失在客厅的雪凝落,拿着电话跑到阳台,“雪小姐,你怎么又来这里了,我已经打电话给医院了,还打电话给了少爷,不过没人接,不过你可以留言给少爷。”

  雪凝刚落接过手机,“墨,我好累哦,我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我们说好的约定,我可能要食言了,你应该会生气的吧。不过,下一次不会了,我爱你。”挂了电话,默默的说了一句,“只不过要下辈子了。”

  “不要告诉墨哦,能瞒着就瞒着吧,婉姨。”寒心舞缓缓闭上双眼,带着安详的笑容。

  保姆看着这一幕,听着那没有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流着眼泪看着那紧闭双眼雪凝落,为这个女孩哭泣,“相信你会喜欢这个称呼的,少夫人。”

  保姆再次打了一个电话,“夫人,雪小姐已经去了。”

  电话那头的少妇手中的电话滑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