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露馅儿,在出厨房之前,我还给每个成员都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们都暻秀要我帮他的忙,需要我扮演他的女朋友,让他们都配合着点,不要露馅。

  等回到客厅,我无视了成员们差异的目光,径直坐到了都暻秀妈妈面前。

  阿姨看到我回来,呵呵一笑:“都怪我这个老婆子,心太急了,吓到你了吧?我不问了,你就陪我聊聊家常,好不好。”

  我笑着,点了点头。

  “你还不知道暻秀他小时候是什么样子吧,我跟你说……”

  也不知道聊了多长时间,都暻秀才出了厨房,招呼我们去吃饭。

  在这段时间内,我和阿姨聊的都是关于都暻秀的话题,我也非常的好奇。

  阿姨跟我讲了很多都暻秀小时候的糗事和闹出的笑话,甚至还给了我他小时候的照片,里面还有他穿女装的样子。

  我是听得不亦乐乎,还毫不客气的把几张都暻秀小时候的照片给放进了自己的包里,心里想着,就把这当做陪他演习的酬劳好了。

  因为在叔叔阿姨的眼里,我和都暻秀是情侣关系,所以,我和他的位置自然而然就被安排在了一起。

  由于我之前给成员们发过信息的缘故,他们也只是瞥了我们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在餐桌上,都暻秀的父母倒是难得的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笑嘻嘻地看着我和都暻秀,让我觉得心里一阵发慌。

  叔叔阿姨的注视实在是太明显,使得我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动作也有些僵硬,左手放在餐桌下自己的膝盖上,他们看不见的位置。手心已经开始微微出汗,我因为紧张把手握成了拳状。

  就在我刚准备伸出筷子去夹一道菜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左手似乎被什么包住。

  我下意识的往下一看,原来是都暻秀的手包裹住了我的左手,看来他已经看出了我的紧张。

  感受到了他对我的安慰,我的身体渐渐的也没有那么僵硬了,看向左边,微微向他一笑,表示感谢。

  我回过头开始扒拉起碗里的饭,这时都暻秀又给我夹了一块鱼肉,还对我说道:“你不是最喜欢吃鱼了吗?这条鱼是专门按照你喜欢的口味做的,多吃点儿。”

  一开始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都暻秀。不是疑惑我并不喜欢吃鱼,而是疑惑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鱼,又为什么要给我夹鱼肉。

  直到他看着我,似是好笑的表情看着我,我才反应过来。

  是啊,我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为了装得像点,也是该帮我夹夹菜。

  我也只能庆新都暻秀的父母都坐在我的右边,看不见我的表情,不然肯定要露馅儿了。

  我急忙回过头,开始吃饭,余光里看到叔叔阿姨的笑脸,真的是跟花儿一样。

  }酷`)匠网@g唯)一*正版K#,其他i》都l?是盗K_版+

  好不容易挨到吃完午饭,为了避免和叔叔阿姨正面接触,我选择和都暻秀一起出去看看,也正好不用演戏了。

  一出都暻秀家的大门,我总算是松了口气,打算跟都暻秀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牵起了我的手,还十指相扣。

  我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却发现他的眼神向后瞟着,好像是要暗示我什么。

  我明白他想要告诉我什么,但是是真心不想相信,回给了他一个“你在逗我吗”的表情。

  他微微耸了耸肩表示他也无奈。

  我也只能认命,就这样两个人牵着手在马路上逛着,直到我和他进了一个饭店的包厢,这才能缓一缓神。

  因为进了包厢也不好再出去,所以我们俩就直接在外面吃了晚饭。

  等回到都暻秀家,已经比较晚了,玩了没一会儿大家也都有了困意,便打算在他家住一个晚上。

  成员们以前似乎也在他家住过,所以都暻秀的妈妈才会这么说:“成员们就睡你们以前睡过的房间,至于流年姑娘,既然你和都暻秀是男女朋友关系,就干脆住一个房间好了。”

  “什么?”不单单是我和都暻秀,就连成员们也都是这个表现。

  金钟仁的脸上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好,说道:“阿姨,这样不太好吧。”

  “就是啊,阿姨。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边伯贤一脸的纠结,也这么说。

  “你们这群孩子,瞎说什么呢?怎么就不太好了?既然流年姑娘和都暻秀是情侣关系,两个人又都是成年人,那么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是吗?你们这群孩子在这儿填什么乱啊!”阿姨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我在心里干笑了两声,看向都暻秀,都暻秀也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俩人对此都毫无办法。

  于是,我和都暻秀两个人最终还是一起进了他的房间。

  我坐在床上,都暻秀一脸尴尬地站在离门不远处。

  “怎么办?”他挠着头发,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哦,对了,”都暻秀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房间里应该还有一床被子被放在衣柜里。”

  “真的?那你还不快点拿出来。”

  可是都暻秀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口里说的那一床被子,我加入之后也没找到。

  “可能是被我妈拿走了。”说这句话时,都暻秀的声音特别的小,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

  我嘴角抽了抽:“不得不说,你妈的思想观念可真够open的,她这是巴不得我们发生点什么。”

  “要不你在这儿睡,我去和其他成员挤一挤?”

  我点了点头,这是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然而都暻秀刚出去没多久,就一脸无奈地回来了。

  面对我那疑惑的表情,他说道:“我妈还没睡,我刚刚出房间被她看到了,只能说是要去倒水喝。”

  这会我算是知道了,他妈妈是一定要我们睡在同一个房间。

  我翻了个白眼,自暴自弃一般地躺到了床上,良久过后:“算了,你上来睡吧,我们一人一边,别越界就行。”

  “好。”

  我看不到都暻秀的动作,但是可以感觉到床的另一边微微向下陷,可以感觉到他躺了下来,默默的往床的边缘挪了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