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只是当初眼瞎

  今天exo并没有行程,我自然也没有工作要做。正好学校布置的论文我已经写好了,可以趁此机会将论文交到学校。

  上午10点多钟,我跟成员们打过招呼之后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我去了老师办公室,但班主任并不在办公室里,于是我把论文放到了她的办公桌上,就这样出了办公室。

  刚出学校,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

  “怎么样,从学校出来了吗?”

  酷I匠g网'正"版l首发7

  从那头传来的是金钟仁的声音,其中还夹着着其他成员打闹说笑的声音。

  “我已经出来了,现在正在校门口呢,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要我去接你吗?”

  我连忙拒绝:“别别别,你可千万别来。我今天来学校的时候,那些同学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要是你一来被别人发现了岂不是要炸开锅了。”

  “那你怎么回来。”

  “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你不用担……”

  就在这个时候,我转了个身,正打算打车却看到了一个让我意外的身影。我呆住了,没有意识到电话那头金钟仁焦急地叫我的声音,慢慢地放下抬起的手臂,挂断了电话。

  很显然,他也看到了我,愣了一下就向我走了过来。

  “流年,好久不见。”

  我并没有给他好脸色,而是冷着脸,不冷不热地回道:“是啊,好久不见,程泽霖。”

  见我这副样子,他显然有些尴尬,但还是继续向我搭话:“你还在记恨着我当年的事吗?”

  他提到这个话题,就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那些破事儿:当时我还是个高一新生,感情一片空白,稚嫩得很。程泽霖是我高三的学长,并且追求了我一段时间,对我关怀备至,我便答应了他。

  一天中午,我的好朋友生日,她不喜欢人多,所以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一起去了餐厅吃饭,为她庆祝生日。

  我见她一连抬头看了我好几眼,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顾虑着不敢开口,于是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呀?有什么事就直说,你这副想言不敢言的样子怪怪的。”

  她这也才跟我开了口:“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可就说出来了,但你不能生气。”

  直到我点了点头,保证我不会生气,她才继续说下去。

  “或许我这么跟你说并不太合适,但我觉得你并不应该被蒙在鼓里。我就不旁敲侧击里,直接了当的告诉你好了。我怀疑你男朋友劈腿了。”

  “什么?”听到她这么说我十分吃惊,因为我认为程泽霖对我非常好,所以我打从心底里相信他。而我也知道,她是我的好朋友,不可能会骗我。我考虑了一会儿才开口,“应该不会吧,他对我很好的。”

  听到我这样的回答她叹了口气:“流年,你真的太单纯了,你这样无条件的相信他你会受伤的啊!”

  “可我觉得他不会这样对我。”

  “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止一次看到过程泽霖跟别的女人走在一起,还一副关系亲密的样子。”

  “怎么可能?”我笑着朝她摆了摆手,“你没有亲眼见过他,只是看过他的照片,所以你肯定是看错人了。”

  然而刚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眼神只盯着一处,并且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了起来。

  她见我这副样子,往我所看的地方望了过去,脸上浮现出了十分惊讶的神情,随之担心地看了我一眼。

  没错,我们看到的就是程泽霖和另外一个女生一起吃午餐的样子。

  他那么温柔,帮那个女生夹菜、倒酒,看起来聊得十分开心。那些曾经我认为只会出现在我身上的神情却一一都被他用在了另一女生的身上。

  我收回了目光,寒冷的感觉从皮肤蔓延到了心底:“我可真是够蠢的。”

  我的朋友看不下去了,拉着我的手就把我往他们所在的餐桌拽,我也并没有反抗,或许还是抱有一丝希望,认为他会跟我解释。

  程泽霖看到我出现在他的面前,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眼底出现了惊慌的神情。

  那个女生疑惑地看着我们,问道:“霖,你认识她们吗?”

  程泽霖刚想开口却被我给打断了:“霖?叫得可真亲密,怎么?我亲爱的男朋友,你就不跟我解释解释吗?”

  那个女生听到我这么说,也站了起来,用质问的眼神看着程泽霖。

  程泽霖看着我们,站起来,对着我说:“金流年,本来我还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和你说的,既然现在你都已经看到了,我就不满你了。我现在喜欢的是巧妍,不是你,我们俩分手吧。”

  他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我实在是难以想象昨天还对我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怎么今天就能轻而易举地说出分手的字眼。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是有多么的傻。

  我端起他身前的酒就往他脸上一泼,那个女生一连担心地走到程泽霖的身边,替他擦拭。

  我看向那个女生,奉劝道:“我劝你别相信他,他这种人是不会对你真心的。”

  我朋友笑了笑:“程泽霖,你可真是好本事,昨天也你一起逛街的那个女生似乎不是她吧。”

  女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瞪了程泽霖一眼就走了出去。

  而我松开杯子,任由杯子砸向地面,听到那象征着我和他感情破裂的杯子的碎裂声,冷笑了一声随即离开。

  这就是我和他的往事。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要说爱早已经不爱了,都不爱了恨自然也就没有了,但要我原谅他,却还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冷笑了一声,回答他道:“怎么会呢?只不过是当时年纪小,不懂事做出来的荒唐事罢了。”

  听到我这么一说,他似乎松了口气,继续说道:“你这样觉得就好,我还怕你因为当初的事情记恨我呢。”

  停顿了一会儿,他继续说:“其实我有点儿事情想请你帮忙。”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打从心底里觉得好笑,但还是忍着笑,面无表情的说:“什么事?”

  “我看了那条新闻,你现在在SM公司工作对吧,还似乎很被高层信任。我想要进SM当练习生,你能不能帮我跟金英敏社长说一声,让我进去当练习生?”

  我低着头,脸上带着笑意,因为我实在是弄不明白他究竟是哪来的自信我会帮他,又是哪来的自信认为我跟当初一样傻。

  “程泽霖,你觉得我会帮你吗?”

  “你为什么不帮我?好歹我们相恋一场。”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又笑了:“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该说你傻?我可没有那种宽广到足以帮助背叛过我的人的胸怀。”

  “你刚刚不是说你不恨我吗?你还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

  “如果我小肚鸡肠那么你就是个赤裸裸的渣男,上帝一定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创造了你,否则你怎么会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恶心的恶臭味呢?”

  “你!”他已经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由于同是中国人,我和他全程以中文交流,虽然我和他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但过路的人听不懂,也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

  正因如此,我故意加大了分贝,用韩语说道:“这是我的错吗?当初你背着我劈腿,抛弃我,而现在居然让我帮你完成你的梦想,我不答应你居然还骂我?你是我什么人?你觉得你凭什么让我这么做。”

  果然,听到我的话,过路的人改用鄙夷的眼光看着程泽霖甚者还小声的骂起了他。

  达到了我的目的,笑看了他一眼,转身就想离开。

  没想到他一把扯住了我的手腕,一副面红耳赤被激怒了的样子,抬手就要给我一巴掌。

  我冷笑一声,刚准备给他点厉害瞧瞧却突然被另一个力道扯了过去,把我护在身后,并且帮我抓住了那只扬在空中的手。

  有四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了我的身前,都戴着帽子和口罩。

  尽管如此,光看背影我就已经能依次认出他们来。

  他们分别是黄子韬、朴灿烈、金钟仁和吴世勋,把我扯过去的那个人正是金钟仁。

  程泽霖显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有些心虚。

  我看着他那副欺软怕硬的样子就觉得恶心,穿过身前四个人,站到了他们前面,金钟仁还想抓住我,但我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我没事。

  转过头,我毫无预兆“啪”的给了程泽霖一个耳光,并说道:“这一巴掌当年我就该给你了,正好现在你可以还给我了。”

  “哥,我们走吧。”我认得他们的车,说完这句话比他们先行转身,上了车。

  他们四个在确认了我已经上车,安全了以后也上了车。

  “你怎么样?没事吧?”刚一上车,金钟仁就左看看右看看,生怕我出了什么事。

  “你放心吧,我没事。话说你们怎么来了?”

  朴灿烈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似是埋怨地看了我一眼:“还不是你,钟仁和你打着电话说着说着你就没声了,还挂了电话,再打你又不接,我们都担心死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自己是真的让成员们担心了,于是带着歉意向朴灿烈笑了笑,同时还把罪恶的双手伸到了他的脸上,毫不留情地蹂躏着:“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这个表情真的不适合你,快笑一个。”

  他一下子抓住了我那搞鬼的双手,说道:“那你得答应我,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我不可至否地大幅度点了点头。

  吴世勋看着我,似乎也不太高兴:“金流年,那个男的是谁?”

  我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黄子韬看我这样,没好气地说:“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以前的男朋友。看他最后的那一巴掌和说的那一句话,哪用得着我们担心她的安危啊。”

  虽然说的都是些挖苦的话,但从语气中我还是听出了他对我的担心,不由得觉得他和吴世勋俩人这别扭的性格有些可爱。

  “他真的是你的前男友?”朴灿烈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看着我。

  “是!”

  吴世勋朝我翻了个白眼:“你都什么眼神?”

  我当然从这句话里听到了他关心我的潜台词,也没有恼,而是心平气和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只是当初眼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