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林初心苦恼的吃好了晚膳后,便回房休息了。

  夜幕降临,林初心望了望窗外,见时机已到,取出衣柜隔层里的夜行衣,迅速换上。

  摘下头上的一对镶玉蝶恋花玉步摇,将原来的双平髻弄散,拿起梳妆桌上的头绳,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

  快速的将隐藏在红木梳妆盒中的匕首绑在自己的大腿根处,再将放在底层的一排银针藏在自己的袖管里。

  这身夜行衣可是她自己设计的,藏在袖管中不会有任何不适或银针掉落。

  y酷T匠(:网…首K…发

  想到季沫月提前准备好了的毒药,林初心笑了笑,将白瓷瓶绑在自己的腰间。

  在望望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只剩下稀疏的烛光了。

  林初心目光一凝,运用轻功,脚尖轻点别人屋顶的瓦片,脚下好似有疾风,飞快的来到了将军府。

  “将军府可真大。”林初心感叹道,“那么百里大将军住的地方在哪呢?”

  恩?有脚步声?林初心眼睛一眯,呼吸缓缓变慢,难以听见,匿藏在黑夜之中。

  “今天将军不在府中,咱们给将军看紧咯!”将军府侍卫长大声下令。

  “是!”

  呼,又去夜莺阁了?真是好笑。林初心讽刺一笑。

  “走!我们去宝库看守!”侍卫长挥挥手,带领着其他侍卫准备去宝库。

  得来全不费工夫呢,非常感谢侍卫长大人。林初心再次眯了眯眼。

  林初心像一只灵活的小猫,躲在各个地方都不被发现,甚至窜来窜去都不被发现。

  哟?这就是……将军府宝库?这规模堪比国库啊。

  可惜了,今日没带迷敌香,只好……用毒了。

  看了一眼腰间挂满了的毒药瓷瓶,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毒药名称,那是季沫月的字迹,真丑。

  在远处的季沫月连打了几个喷嚏,一旁的苏珊嫌弃的撇了撇季沫月,道:“一定是初心想你了~”

  “啊,我也这么觉得。”季沫月揉了揉鼻子。

  林初心指尖停留在了标着‘无痛毒药’的瓷瓶上,这群侍卫也算是帮了她一个忙,就浪费一点这个吧。

  林初心屏气,抓了一把白色的毒粉,挥洒在宝库门前,几个呼吸间,侍卫们都已经倒地了,没了声息。

  林初心拍拍手,快速的闪进了将军府宝库,呼,真闪。

  林初心眯着眼,瞄了瞄四周,真是的……

  一箱又一箱的金子、珠宝杂乱无章的摆放在她的眼前……

  “这一箱,金子,这一箱,金子……这一箱,药材?”林初心非常激动,终于见到一些正常点的了!!

  怎么运回去呢?……

  算了,拿些珍贵的吧!

  “咦?居然有天山雪莲?啊啊啊!血域的红莲!靠之,早知道带个储物袋了!”

  林初心拼命的将珍贵的物品塞入自己的袖管中,呵呵呵,为什么有那么多珍品?

  “恩……?这个是……”

  “狐狸……?”林初心纳闷了,宝库里还有狐狸?不管了!带回去!

  “姑娘这是要对我的小狐做什么?”一道带着磁性的声音从林初心身后传来。

  林初心下意识道:“你谁啊!”

  林初心后知后觉,宝库里哪来的人?

  林初心看了一眼怀中的小狐狸,她分明感觉到了,对方并没有杀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