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江湖大盗,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盗啦,就是,有空没空劫富济贫。

  ——季沫月。

  季沫月蹲在王员外家的古树上,茂密的树叶,挡住了她的身影。

  “我现在可是全城通缉,这次办事必须要小心点…”季沫月小声嘀咕道。

  摸了一下腰间挂满了的小瓷瓶。

  “呼,幸好在出门前把毒药都带上了,这次用什么好呢?”季沫月的指在十几个瓶子上来回移动。

  这次,就来一个‘胭脂红’吧。

  我可一定要伺候好这个‘种马’王员外呢。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不,没有完全安静。

  季沫月运用轻功,快速的飞到了王员外的主屋屋顶,小心的掀开一块瓦砖。

  “恩……恩……快点……啊……好深恩……”被王员外压着的一位娇美人正是王员外的最小的一房姨娘。

  屋顶上,未经房事的季沫月颊上飘来了两片红云。

  @。酷GT匠i网首x{发!

  她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闭着眼睛,手抓了一把‘胭脂红’,直接扔进了王员外的主屋。

  不过几秒时间,屋里传来了两道凄惨的尖叫。

  “啊!不是老爷!你你你你是谁!!”王员外的第十七姨娘抓着被子捂着自己的隐私部位。

  “啊!!你是谁!你不是我的娇美人?怎么可能那么……丑……”王员外突然神色一淡,没了声息。

  “啊!!……”那十七姨娘尖叫后,没了力气,在疼痛中死去了。

  “快!来人!”不远处的侍卫听见了尖叫声,赶快招呼人过去。

  “快去衙门!”

  季沫月暗叫不好,没把他们迷晕是个巨大的错误。

  季沫月再次匿藏在了那个古树上,她倒要看看,这衙门的厉害。

  其中一个侍卫跑到了本县的衙门报了官,并和衙门里的捕快一起过去了。

  他,请了最有名的萧捕快。

  “快快,萧捕快,我们一直在这块区域巡逻,但是听到了十七姨太的尖叫声才发现不对劲的。”侍卫长急急忙忙的说道,这可是人命啊!

  “恩……”萧捕快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王员外的尸体,恩,还有点温度。

  “凶手,刚刚办事,快去追!”萧捕快下令。

  哇,真厉害,人长得帅还那么有个性~

  季沫月欣赏的望着萧捕快。

  可能是目光太炽热,萧捕快很快的发现了古树上有一个人。

  “谁?!”萧捕快一个飞身,便来到了古树上。

  哇唔!洞察力太好了!季沫月大惊,一个飞身离开。

  萧捕快见状,立马追了过去。

  季沫月轻功没学好,真是悔恨当初啊。

  “啊!完了完了!我不要被抓走啊!我还要劫富济贫,被抓走了怎么当女侠啊!”季沫月嘀咕道。

  突然想到用毒,可……对方是她欣赏的男人啊,她舍不得!

  季沫月发呆中不小心被萧捕快的掌风击中。

  “呃。”季沫月扶着死胡同中的墙,吐出了一口鲜血。

  在胡同内看见萧捕快的身影,无奈下翻墙到了林府。

  “你……”此时的林初心不过才十三岁。

  “嘘,要是有个男的来找我,别说我在这里啊……”季沫月虚弱的说道。

  “进去!”林初心一把把季沫月塞进衣柜,面无表情的继续捣鼓着手中的玩意。

  “请问有没有看到过一个背后带血的女子,大概这么高。”萧捕快皱眉问到。

  “没有没有,到是你,为什么闯入我林府?身为捕快不知道擅闯民宅是不对的么?”林初心直直地盯着萧捕快。

  “呃,很抱歉,告辞。”萧捕快顿时哑口无言。

  “恩,赶紧离开我林府!”林初心毫不客气地说道。

  待萧捕快离开的很远后,林初心打开衣柜,发现衣柜中的人已经昏了过去。

  林初心用力把季沫月拖到chuang上,用自己刚刚捣鼓出来的草药给她上药。

  两天后,在林初心的悉心照料下,季沫月缓缓醒来,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她有些想哭。

  什么时候也有人会管我、会照顾我?

  “喂,你别哭啊,我都没哭你浪费我草药,你哭什么?”林初心有些慌乱。

  “噗。”被林初心这么一说,季沫月破涕为笑。

  她问道:“你身边缺人吗?我可以呆在你身边为报感恩之情吗?”

  林初心想了想,道:“你若不嫌弃,可以留在我身边当我婢女啊。”

  季沫月笑了笑:“哈哈,让我这个全城通缉犯当你婢女,也是了,我真怕连累你们。”

  “并不用,你以后就带着这个出现好了。”林初心从柜子里拿出一张人肉色面具。

  “这是……”季沫月疑惑的看着这个面具。

  “人皮面具,不过使用草药捣鼓出来的。”林初心小心的为季沫月带上面具。

  “从今天起,你就是橘裳了!”林初心满意的看着季沫月的脸,“你去照照镜子吧!”

  季沫月看着铜镜中陌生的脸,从今天起,她就是这个身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