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亚是西安喜欢的人,两个人也同样是喜欢着彼此,虽然在陆家的身份都只是比奴仆好些,但也算的上是能吃饱穿暖。

  “怎么还没回来?”玛亚有些担忧,抬头看向天空,此时已经有月亮悬挂在天空,星辉眷顾着没一人注意到它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玛亚现在心里十分的不安,虽然西安也时不时的晚归,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失约,但还是有种不安在心里逐渐蔓延。

  “玛亚,我深爱的人,来,来到我身旁吧!西安不算什么的,他即给不了你美食,也给不了你华服,也给不了你高人一等的生活,只要跟了我,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拥有的,轻相信我”一个人影从街角处缓步走出,不断的说这,脸上的笑容也不吝啬的向看得到这一幕的人赠送着。

  “杰尔斯·霍格,别妄想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即使我很想拥有你说的那些,但我不可能抛弃爱情,我不可能是你的唯一,你也不是一个懂得满足的人,对吗?玛亚厌恶的看向不断向自己走开的黄发青年。

  “不!请相信我,我可以把你当成我的唯一,至于西安?喔~该死的家伙已经死了,你醒醒吧!你寻找的爱,我能够给你的”霍格离玛亚越来越近。

  “不!西安他不会死的,你才淬体五级的实力,他可是淬体六级,你杀不了他的”玛亚摇着头,心里却更加担心了。

  “难道你忘了我的父亲吗?杰尔斯·卡托?”霍格笑着提醒道。

  “不,就算是你的父亲,也不可能杀害得了西安,因为陆家不会准许”玛亚看到离自己更近了的霍格,起身就准备跑。

  H看L'正1版w章mz节X(上P酷匠a(网V》

  “看着我,看着我,你别忘了,我父亲没办法杀西安,但涂家可是很愿意杀了陆角,顺便,我是说顺便杀了西安”霍格拉住了玛亚的手,两只手放在了玛亚的肩膀上,解释道。

  “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你会死的,会死的很惨”玛亚大吼道。

  “别吼了,周围不会有人醒来救你,我的父亲是杰尔斯·卡托,唯一一个陆家淬体九级的外姓长老,就凭周围那些低贱的家伙,哪个敢反对我?”霍格的声音加大了很多,像是怕周围的人听不到一样。

  陆家村,地位越低下的人,居住的地方就离陆家村外围越近,地位越高的人,居住的地方就离陆家村中心越近。

  一阵雪兰花的香味从远处飘来,这是整个陆家村居住在外围的女人所梦寐以求的。

  “闻到这股花香了吗?以后我绝对可以帮你摘一束雪兰花的”霍格继续诱惑道。

  “不,放开我,不用你帮我摘,西安说了,今天会给我一次雪兰花的,一定是他回来了,一定是!”玛亚拍开霍格的双手,朝村口跑去。

  “会给你摘雪兰花?别骗我了,他只是说可能给你摘,并且,他说的次数很多了,什么时候给你摘回来过?只有我,只有我才能给你想要的一切”霍格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五指宛曲成爪,就朝着玛亚抓去。

  “霍格!你想干什么?”一声爆喝传进霍格的耳朵。

  “原来是陆角少爷啊,我只是想要得到这个贱女人而已”霍格手指指向跑到陆角旁边的玛亚。

  “玛亚!这是西安给你摘的雪兰花”陆角将自己摘的雪兰花递给了玛亚。

  “霍格,从今天开始,玛亚就是我、我姐和陆毅的亲妹妹,你再敢欺负玛亚,就别怪我们三人不客气了”陆角挥舞了一下大锤。

  “陆角,我父亲可是杰尔斯·卡托,就连你父亲都不能够随意处置的”霍格恭敬的神态瞬间消失。

  陆家村强者,淬体九级强者只有卡托一个外姓强者,因为陆家人比较少,所以淬体八级和淬体七级的强者,外姓的比陆家人多,若是随意的处置了卡托,那必定会寒了外姓强者的心,若陆家没了外姓强者,实力会直接损失一小半。

  “不能处置你父亲杰尔斯·卡托,没有关系,总之,玛亚从今天起,就是我妹妹,你敢欺负他,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你父亲也一样”陆角说完,将玛亚带回了玛亚的住处,三人就走了。

  霍格始终也没有再敢骂玛亚一句,更别提动手了,“你们?哼!我是打不过你和陆凤,但我就不信我还打不过陆毅,咱们走着瞧吧!”霍格也转身走了。

  “陆角,陆游吉陆前辈住哪?”陆毅问道,之前看到陆游吉大杀三家的强者,总觉得他的实力比兽潮的时候下降了很多,按照其状况,陆毅十分肯定,那就是“嗜血神典”里的禁法导致的伤势,若按以往的情况,陆毅即使是知道是什么伤势,也一定没办法治,因为那种禁法需要大量的灵气,有了瓷瓶和百来块灵石,那就不是问题了。

  “在那边陆家禁地里“陆角手一指。

  陆家禁地,外姓强者是不允许入内的,甚至不是陆家的核心强者,也是不被允许入内的。

  “陆角,你明天陪我去叫一趟陆前辈!”陆毅说。

  “行啊!”陆角痛快的答应了。

  “我也要去!”陆凤连忙说,对陆角眨了下眼睛。

  “那行!陆毅,我就不去了,有姐陪你去就行了”陆角想到之前摔的惨样,连忙说。

  “对了!过三个月,就是家族大比了,这一次据说是摩罗殿的毒仙长老来参加,毒仙长老收徒最多,据说上次涂家涂天都被收归门下了,我们陆家肯定也要占上一个名额”,陆角眼中战意大起。

  “别期待了,这次做毒仙的徒弟肯定没有你的份了”,陆毅打击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啊!”陆角扛起两把大锤,看向周围,似乎此时就已经站在了陆家比武台上了。

  “肯定是我啊!”陆毅调笑道,嘴角哼着调调,就朝自己的小木屋走去。

  “陆毅,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突破了,有了武器就能赢我,咱们比武台上比试过了再说!”陆角也扛着大锤和陆凤朝陆家村中心区域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