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毅穿好衣服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正翻着记忆里各种哄女孩子开心的话语,却发现没有一句符合现在的情况。

  陆凤可是一个女孩子,在陆毅的记忆里,陆凤可是一直欺负别人的主,从没被人欺负过,更不可能被欺负哭了,这次也着实是有些难倒了陆毅。

  陆凤看到陆毅想犯了错的小孩一样,站在自己旁边,也是停止了啜泣,自己臀部被连拍了几巴掌后,都不知道算是麻还是疼了,站起身,脸色发青,还夹带了丝羞红,自己的屁股,自己都没舍得摸,居然被人打了,甚至最后还敢明目张胆的摸了几下,怒火已经无法形容了。

  “臭小子,我跟你没完”,陆凤说完,便是逃走了。

  陆毅看到陆凤走了,将手放在鼻孔下闻了闻,脸上的一本正经之色,换成了一副猥琐的面孔,“正是好臀,无论是拍还是摸,都是挺舒服的,哈哈哈哈!可惜啊!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陆毅可还是记得的,几年前,自己天才之名传遍克瑞斯城,在陆兵的怂恿下,偷窥陆凤洗澡,当时的借口是兽潮来袭,结果后面兽潮真来了,陆凤疲于应付野兽,倒也没管自己,可事后,陆凤可是提着鞭子,追着自己,满陆家村的跑,后果很严重,陆兵倒是啥事没有,自己却满身伤痕,若不是陆家花大钱买药,可能那一次要在床上躺个几天,才能痊愈了。

  “陆毅!陆毅”,几声喊叫后,一个身形闪进了陆毅的木房内。

  “陆兵,你怎么来了?”,陆毅听到陆兵的声音,算得上是惊喜了,在接收记忆传承的几年里,陆兵来的次数也是最多的,也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坏话。

  “怎么?不欢迎啊?”,陆兵也没管,说着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完全就没管陆毅怎么想,一副有意见可以,但必须保留的架势。

  “说吧,啥事?”陆毅也是清楚陆兵的性格,找自己肯定是无聊了,想整点事情,要么就是有啥事,想找自己。

  “你这家伙,每次都是直接问,这次我还就是不告诉你了,跟我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陆兵每次找陆毅,都是忍不住自己就把事说出来。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去看看”,陆毅也知道,如果不去,以陆兵的脾气,非得把自己整崩溃了不可。

  “对了”,陆兵脚下一停,转身看向陆毅,摆出一副从实招来的神情,“我刚看到陆凤姐很生气的出去了,你…对陆凤姐做了什么?别搪塞我,你有几根花花肠子,我都是知道的”。

  “没什么事啊,她踢坏了我的门,然后我就小小的惩罚了一下而已”,陆毅摆了摆手,似乎只是做了件小事而已。

  酷6G匠Z:网;首ad发

  “什么惩罚?”,陆兵可是个好事的主,什么问题,绝对刨根问底。

  “没什么,只是把她压在身下,然后拍了怕她屁股而已”,陆毅鼻孔朝天的对陆兵说。

  “啊!”陆兵惊呼了一声,然后满眼小星星的看向陆毅,“你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吧!”

  “走啦!”,陆毅踹了陆兵一脚,陆兵只好在心里幻想将陆凤压在身下,然后打她屁股的场景。

  陆兵打头,带着陆毅就出去了,陆家族人看到两人,都是急忙躲避,不是因为别的,因为五年前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被两人盯上,不是丢了什么,就是被偷窥或者恶作剧,在陆家村的名声,甚至盖过了家主陆洪。

  陆家一处大院内。

  “大哥,你说这块石头是什么东西?”陆军手指一块拳头大的黑石头,问向陆洪。

  “这…可能是什么宝物吧”,陆洪也不确定的道。

  “这是陆凤从野兽体内取出的,按理说,野兽体内没有兽核,野兽体内也不可能出现宝物”,执法长老陆严想了想说到。

  陆丰捧了一本书,时不时的看看书又看看石桌上的黑石头,一次次的对比着,将整本书翻完,才将书收了起来,然后说:“图鉴里面没有这东西的记载。

  “爹!”,陆兵的身影在声音后到达大院,陆毅也紧随陆兵身后到达。

  “把陆凤叫来了吗?”,陆军将沉入黑石研究的心神拉了回来。

  “没有,陆凤不知道怎么了,很生气,所以没有理我,她就回自己房间了”,陆兵说着,还笑着看向陆毅。

  “算了,她只是将黑石取了出来,肯定不知道是什么的”,陆军说完,再次将心神投入黑石中。

  “陆毅,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陆严指着石桌上的黑石,看向站在陆兵身后的陆毅问道,刚问完,才知道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一个孩子,还是跟傻子一样活了五年的孩子,即使他现在不在和以前一样,却也是不可能比自己知道的多。

  “陆毅!”,陆兵发现陆毅目不转睛的看着黑石,并没有理会陆严的问题,连忙拉了拉陆毅的衣袖。

  看到陆毅将心神都放在了黑石上,陆严心里出现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也许他真的知道那是什么。

  陆毅一进大院,看到石桌上黑石的时候,心里就出现一个不好的念头,随后,关于黑石的记录就浮现在脑海。

  墨幻花,是一种能够吸引兽类的花朵,到达一定年限的时候,会凋谢后成为花泥,若是周围聚集了很多这种花,有一定的可能会将墨幻花凝结成墨幻石,石桌上的墨幻石足有拳头大小,那么这块墨幻石至少是几千朵花泥凝聚而成,陆毅觉得这块墨幻石至少能吸引方圆三里的野兽来袭。

  “哒哒哒!”,一阵万马奔腾的震动传来。

  “兽潮”,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

  陆家村在这震动下,似乎不用片刻时间,就会被彻底覆灭,陆家村的族人在兽吼以及大地的震动下,显得无比慌乱,陆家村里的人都从房屋内逃了出来,而一些武者则开始组织族人,向着陆家宽阔的练武场聚集。

  (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