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会议大厅内。

  陆洪看向陆凤,脸上露出一副惋惜的神情,“去把陆毅那小子叫来”。

  大厅内来退符的众人听到这句话,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心里也是清楚了,虽然开始说陆毅是天生弃脉,却又听到他居然又能修炼了,但是,十五岁再从淬体三级修炼,除非有什么大的机缘,否则,是不会再有什么前途了,众所周知,一个人,十岁到十六岁之间,修炼基础打不好,那一辈子就完了。

  大厅内来退符的人,都是知道陆洪的话意味着什么,若陆毅能保持以前的天才般修炼速度,即使只是淬体三级,那未来的成就,就算达不到天才的地步,也能堪比自己家族里的第二层次天才了,陆洪的话语,以及神情,都难以逃脱下面坐着的众人,所以也是肯定了陆毅废材的名声。

  天生弃脉,分为两种,一种是生下来就不能修炼,另外一种是开始能修炼,后面不能修炼,甚至有悲惨的后果,因为陆毅以前的天才之名太盛,后面修炼天赋消失了不说,连修炼得来的实力都在后退,就更加让陆毅坐实了第二种天生弃脉了。

  陆毅住处,一身粗布麻衣,将一张本该略显稚嫩的脸,往水面上一放,一蹶不振的神情,慢慢浮上脸颊,连嘴角的一抹邪笑,也是慢慢的收敛而去。

  其实,在陆毅将自己能修炼的情况告诉陆凤后,粗布麻衣就可以换掉,粗布麻衣是五年前,陆毅天才之名陨落的时候,自己穿上的,后来接受家族传承,身体只剩下本能,别人就算是给他换,也是很难的。

  陆毅刚打开门,陆凤一只脚就差点踢在了陆毅男人的象征上,还好陆凤收了点力,但是收力的代价,便是身体不平衡的往后倒去,陆毅脸上都已经冒汗了,那可是自己以后宠幸神仙姐姐的资本,虽然说修炼,无限可能,但若是真断了,陆毅也不敢赌自己会做多久的太监。

  陆凤倒下的时候,正在想陆毅是不是会挽住自己腰,但他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一只手正准备去揽住自己的腰,所以一点力都没去用,任由身体倒下去。

  “啪!”的一声,陆凤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幻想就此被打破,身体没受什么伤,但狼狈却是少不了的。

  陆毅是去揽陆凤的腰了,想着像前世偶像剧里一样,一只手揽住腰,然后再深情一吻,但结果是,对身体的熟悉程度还不够,本来有可以将陆凤揽住腰的速度,但却没发挥到那个程度。

  “爹让我叫你去会议大厅”,留下这句话,陆凤就像逃跑一样离开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本来应该安慰陆毅几下的,结果却是不知道该怎么留下来安慰。

  陆毅脸上也是稍微有些尴尬,小声感叹了一句,“还是实力不够啊!向能装逼的实力前进”,随后朝着会议大厅走去。

  陆毅的身形紧随陆凤之后赶到,会议大厅陆洪坐在首位,陆洪一边坐着家族里几位声望与实力都不弱的长辈,一边坐着一排与陆洪年龄相仿的老者,老者们的身后,站着的都是一些容貌与气质都不弱的少女。

  陆毅曾经被冠以天才之名,扬名克瑞斯城,陆家村周围几个小家族势力,都是争先送来拜贴,排着队送来贺礼,自然也是想将家族绑在陆毅身上,所以联婚的事情,也是必不可少,争先恐后的送来石符。

  石符内,可以存储字体,还有一张影像,是用来记录东西的通用工具。

  陆洪也是聪明,以不知道陆毅的喜好为由,将所有石符都收下了,其中暗中送大礼的也不在少数,都盼望着陆毅会选自己家族送来的石符。

  陆毅看向陆洪,脸上露出一蹶不振的神情,说道“陆叔叔,我想换掉我这身粗布麻衣”。

  酷a匠A网G首发:%

  “不要叫我陆叔叔了,还有,有什么样的实力,才配拥有什么样的资源”,陆洪似乎是看都不想看陆毅一眼,面露威严,说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一排少女前面坐着的老者,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叫苦,当初若不是盲目的跟从,那也就没有今天退石符的事,石符里的影像,不是族长的女儿,就是家族里的第一天才,若是今日无法退掉石符,而那陆毅更是选定自己家族,那自己家族定将成为他人的笑柄,而自家的翘楚永远也别想抬起头来。

  陆毅脸上对陆洪的恭敬,立马消失,青筋暴起,换上一副狰狞的脸孔,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抬起手指着陆洪道:“陆洪,我告诉你,你以为我愿意叫你叔叔啊,若不是我父母的要求,我理都不会理你,好啊,你不是想要让我答应退符嘛,我今天还就不按你说的做,今天我一个都不退,谁敢退,我就说谁对我食言,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谁能好过的了”,陆毅说完,朝着一排老者扫视了一圈,又朝着陆家的人扫视的一圈。

  “陆毅,你…”陆角,站起来朝着陆毅吼道。

  “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陆洪拍案而起,对陆角说道,直接将陆角后面要说的话压了下去。

  陆角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

  一排老者有些气结,开始还暗地里笑话陆毅在陆家的地位,连换一身好点的衣服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却是因为一身衣服,可能要搭上自己家族的翘楚,若是自家食言而肥,那么家族内的生意,会因为名声问题,直接下跌。

  一排老者巴不得自己现在就替陆洪把自家家族最好的衣服送给陆毅,然后换回石符,但很显然,现在是陆毅和陆洪杠上了,若是自己当了出头鸟,惹怒了陆毅,到时候陆毅直接将别家的石符还了,自家的不还,那可就是真的吃力讨不好了,所以虽然一排老者一个个都有些气愤,但也并没有谁站出来当出头鸟,甚至连气愤都只是藏在了心里。

  (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