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的那一瞬间,陆意还以为自己玩破界,不小心睡着了又醒了呢。

  他满身疼痛,石床、石桌、石凳、花瓶、砚台、毛笔、册子,外面隐隐传来的争吵声,这里肯定不是网吧的贵宾包厢,也绝不是自己住的豪华宾馆…

  他抬起双手,那一双手显得有些陌生,于是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真的是穿越了?还是像电视剧里那样,玩游戏真的玩进了游戏里?

  陆意估计自己的这具身体肯定是被敲晕了,不然自己怎么可能在网吧玩游戏玩的猝死了,却又刚好附身了,说明这家伙肯定是个倒霉蛋。

  刚想到本主,他立刻头痛欲裂,灵魂穿越而来的后遗症显现出来,本主的记忆,好像填鸭一样疯狂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再加上灵魂与这具身体的契合度大有问题,导致四肢乏力,他仰头倒在了床上,一瞬间冷汗布满全身。

  一些记忆在脑海之中,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陆毅?”他下意识的念叨了一声,而后露出一个苦笑:难道这是天意?而之前还称赞自己“勇猛”,也成了一个笑话。

  本主陆毅的身份,虽比不上前世的豪车豪宅,但也算的不错,十岁的淬体六级修炼者,名扬克瑞斯城的天才。

  “嗡!”的一声,一段记忆随即传入脑海。

  “尼玛?”,这才让陆意知道自己的新身份,一个曾经的天才,骂名远扬整个克瑞斯城,给陆家村送了贺礼的人,都是忍不住骂自己,因为刚送了贺礼,天才之名就星陨了。

  随着一段段被尘封的记忆觉醒,陆毅的身份以及其一切,才得以揭晓。

  陆毅,十岁的淬体六级修炼者,十岁后身体只剩下本能,淬体六级的实力因为接受家族传承的需要,用以壮大了灵魂,灵魂能量依旧不够用,以前的灵魂便崩溃成了记忆碎片,穿越而来的陆意却刚好附身,并接收了陆毅崩溃的灵魂碎片。

  “嗜血神典?”,陆毅下意识的念叨了一句,随即疑惑填满心头,“嗜血神典”是陆家的家族传承,神典里不论是炼器,还是武技都有,但现在的陆家村不过是一个白金级都不到的势力罢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全面的传承呢?

  武技分为四阶,宇阶、宙阶、洪阶、荒阶,每阶又分为低级、中级、高级,而陆家村却只有宇阶低级武技,而嗜血神典里,陆毅估计最后的武技至少也算得上是洪阶级别的武技了,这也不能怪陆毅不信,更何况还有其他连陆家村都没有的东西,例如阵法、炼器、阵纹……

  “奇怪,今天陆毅居然没有准时来吃饭,陆凤,你去看看!”坐在饭桌首位的陆洪皱着眉对陆丰身旁的女孩说道。

  陆凤被打扰了吃饭,虽是心底有丝不愿,还是没有表露在脸上,心里的疑惑瞬间压下那丝不愿,朝着陆毅的住处行去。

  陆毅淬体六级的实力填补灵魂吸纳传承的空缺,加上崩溃的灵魂记忆,立刻使得灵魂的力量壮大了不少,嗜血神典的传承传入脑海,虽是有些许不适,但还是在承受范围内,甚至可以说,除了有些头晕脑胀之外,灵魂撕裂或者崩溃的迹象再也没有传来。

  陆毅住处门外,出现了一个青春少女,身着粉红色马甲,再加上粉红色的装饰,更是使得少女多了几分妩媚成熟的气息,一条紧腿长裤将那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包裹得极为浑圆,曲线毕露,更是引得无数男人浮想联翩。

  看到陆凤来到陆毅门前,其他疑问填满心间的村里人都是让开了道路,然而这种美并没有持续太久。

  “陆毅,你给我出来!”,这句话吼了出来,立马让陆凤感觉到不对劲,想了想才记起,陆毅九岁的时候居然偷看自己洗澡,当初似乎自己也是这么喊的,只不过当初是双手插腰,一脸怒气,而现在是怀着不知名的希望罢了。

  想到当初陆毅意气风发的走出来,陆凤脸上却是有些微红了,不得不说,那时的他的确是有些气质与莫名的吸引力,甩了甩头,将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出脑后,却也不得不感叹,那时的陆毅俨然成了陆家村崛起的希望,而现在,只能够希望,这次他日常习惯的变化,能让他就算不再是以前的天才,至少也不会像废物一样的活着。

  就是陆凤惋惜又充满希冀的情绪下,陆毅一个脑袋探了出来,“凤姐”,陆凤听到这熟悉的称呼,脑袋瞬间蒙了一下,五年了,五年都没有再听见那亲切的称呼。

  据说陆毅的父母死的早,陆洪与其父母是挚交好友,所以陆毅不仅得到了陆洪的疼爱,又因为姓陆的原因,在陆家村倒也没有被孤立,甚至大部分长辈可怜其身世,也是给予了诸多关爱。

  更Li新a最7t快=上V酷●匠网tC

  “你小子,快点跟我去吃早饭”,陆凤笑骂一声,没有提及丝毫五年之间的事,而是如五年前一般,对陆毅命令道。

  “好的!凤姐”,陆毅将门打开,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跟在陆凤身后,深深呼出一口气,不禁在心里暗叹好险。

  因为灵魂强大的原因,在陆凤来到房门前,便已经是察觉了,因为接收了五年之间的记忆,也是深知陆凤的脾气,所以加速吸收灵魂记忆,幸好在陆凤的爆喝之前吸收完记忆,其他陆家族人,见陆毅没按平时的日常习惯,虽然是有些好奇,但是也没有在陆毅门外大声交谈。

  陆毅不禁在想,以前本主在吸收灵魂记忆,灵魂崩溃是不是也有陆凤的一份“功劳”。

  陆凤终究还是一个忍不住疑问的人,心里的疑问瞬间压倒了心底的一丝理性,“你这五年怎么回事?”,陆凤看向身后的陆毅,总感觉和以前的似乎不同,但想到他承受的打击,想想也是释然了。

  “我?我的实力一直在倒退,所以我每天跑到后山上吸收能量,稳住实力,所以现在我的实力不会再倒退,又可以修炼了”陆毅先是一惊,随后回答道,因为知道以前自己会往后山跑,所以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陆凤听到陆毅说又可以修炼了,连这个蹩脚理由都没推敲,便被欣喜所替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