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说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等他一会回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一个红发女子紧紧的握着小拳头,但眼中却流露出焦急之色。

  “9看正{版章。节。上p酷x匠z:网

  “辛柰子,别着急,那孩子不会忘了的,再说了他要是真回来了你还想的起来收拾他吗?”一个一头金发的男人笑道。说着那个男人,拿起一块糕点递给女子。

  辛柰子接过糕点咬了一口,摇了摇头无奈地坐在椅子上。

  两个人聊了一阵,这时一个白发男孩跑了进来。

  这男孩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清澈的鹰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略显高挑的鼻子,自信阳光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一种无形的杀气。

  “陵人你终于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回木叶可能就要晚了!”男人拍了拍男孩的头。

  “好了既然回来了,水门出发吧,别耽误时间了!”辛柰子笑道。

  三人连夜赶路,回到了木叶。

  “哎呀!卡卡西,你说波风水门老师怎么还没回来啊!”一个女孩焦急道。

  “我哪知道,也许是在考验我们。”卡卡西无奈的回答道。

  卡卡西与陵人一样一头白色的头发,斜戴着护额遮住了左眼,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一只眼睛。

  “怎么?就这么想我啊!”水门出现在不远处,笑道,“过来,给你们介绍个新朋友然后你们一起去暗部参加入部考试吧!”

  卡卡西和那个女孩走了过去,他们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孩,不觉得有些好奇。

  “他叫漩涡陵人,是我的外甥。”水门指了指陵人,然后笑道,“陵人,他叫旗木卡卡西,她叫千手艾。你们一起去参加暗部的考试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三人互相认识之后,陵人跟着卡卡西去了考试的考场。

  暗部的考试很简单,却并不容易完成。

  考试规则,在一炷香时间之内消灭五百名傀儡。这傀儡不是傀儡忍者所用的傀儡,而是通过卷轴忍术召唤的与分身差不多的忍者。只要完成目标即可,手段不限。

  漩涡陵人进了考场,五百名傀儡竟然同时出现,这让陵人大吃一惊,不过无伤大雅,陵人抽出一柄长刀,那柄刀的刃上闪着细细的的蓝色电流,陵人将刀举过头顶,一道雷光传入刀刃之中——雷遁·地裂!吃饱了的雷刃一刀扫过,那些傀儡便死了一大半。一旁监考的上忍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做这事这么多年什么异类他都见过了,但眼前的这个孩子他不是异类,他简直就是变态!

  陵人看着自己的忍术,摇了摇头“还要费事,早知道就多等一会了!”

  土遁·覆葬!地面的岩石、土块,开始崩裂,剩下的傀儡全部落到了,地面崩裂出的万丈深渊之中,地面干净后开始合并,一切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傀儡全部死了,考场的门开了,两人走了出去。

  陵人离开考场后,便到了休息处等着卡卡西和千手艾。

  不一会,卡卡西和艾便出来了,陵人感到略微的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这么快。

  “嗯?你出来的很快嘛!”卡卡西看上去很平淡,但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惊讶。

  陵人没有说话,一副不予肯否的表情。

  “我好饿啊!我们去吃拉面吧!”

  艾摸了摸自己正在抱怨的肚子,撅着小嘴道。

  陵人笑了笑,看着艾点了点头。

  三个人离开考场,去了一家拉面馆,艾骑在陵人的脖子上。

  艾是三人中最小的,卡卡西和陵人都把她当成小妹妹一样。

  “呦呵!小艾来了!”拉面馆的大叔笑道。

  那大叔一脸络腮胡,壮硕的身材让人感觉他并不只是个拉面馆老板这么简单,陵人也有这种感觉!

  三人吃过拉面后,本想带着陵人在村里转悠转悠让他熟悉一下环境,但是这时接到了任务。

  按理说他们三个不可能有任务直接派发给他们,但这份任务是怎么回事呢?

  只有艾不明白,陵人和卡卡西心里却很清楚这是波风水门给他们的考验。

  卡卡西接了任务单,任务单的内容:前往水之国斩杀三名流窜的叛忍。任务等级:S级!

  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惊讶,S级任务?

  这忍者的任务等级分为:A、B、C、D、F、S一共五级,AB级任务是给下忍的,一般都是些找东西什么的,CD级一般是给中忍的任务,有作战任务但风险不大,FS级任务只有上忍和暗部忍者可以执行,多为多方面作战,战斗、潜伏等而且生命得不到保证具有死亡威胁。

  “呵!有意思!S级,这三个叛忍根本不是任务的难度,真正难得是水影!”陵人看出了其中的猫腻,笑了笑道。

  “不管了!中国有句古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准备出发吧!”卡卡西无所谓的谈道。

  卡卡西和艾各自回家准备出发了,而陵人则在村口等着他们。

  陵人不需要准备什么,他随身携带着九个灵戒,所有的作战物资都在里面了。

  三人出发了,登上了前往水之国这个遥远的国家的航船。

  经过六天的行程,三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个任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陵人提议道。

  三人找了一家旅馆主了下来,三个人本想要三间房,可不想只剩下两间,艾又不想自己住一间就只好陵人自己住一间,卡卡西和艾两个人住一间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提议卡卡西和艾住一间的时候,艾的眼中流露出一种若有所失的神采。

  陵人进了房间之后脱下衣服,他的身上缠着绷带,但好像不是受伤而是遮挡着什么。

  陵人右手上亮起一道忍印,一只一尺少点淡粉色的九尾狐狸落在了床上。

  陵人坐在躺在床上,小狐狸躺在他的身上,陵人时不时的挑逗着这只小狐狸。

  突然陵人被咬了一口,那只小狐狸用一种调戏的眼神看着陵人。

  陵人摸了摸小狐狸的耳朵,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他真的有点累了,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小狐狸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血墨说:

新手一枚,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