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哥哥,焱哥哥!”

  “小烁,有没有好好听话?”

  林焱颇有些无奈地将那个一直缠在自己的身边小屁孩拥入怀中

  “嗯,嗯!焱哥哥,你来教我魔法吧,你上次答应过我下次回军的时候就会教我的”

  “….”

  “小烁啊,不要闹,大皇子殿下有军务要事要办呢”从后面走过来一位穿着管家制服的金发女性

  “真是辛苦你照顾他了,德莉亚”林焱站起身来很是真诚地说着“今后还要你多费心”

  “殿下言重了”

  德莉亚把林烁从林焱的怀抱中硬生生拽了出来

  “小烁,让姐姐教你好不好?”

  “不,不嘛,我就要让焱哥哥教我,我就是喜欢焱哥哥!”

  林烁在德莉亚的怀中拳打脚踢地挣扎着,却一动也不得动,只能再次眼睁睁看着林焱走出了赤乌宮的大门

  “下次吧,下次我一定教你”

  …….

  林烁晃晃脑袋,他不知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回想起了这些往事,这些昔日的美好回忆愈发加剧了淡了此刻他心中的仇恨,但不知为什么,林烁忽然有些迷惘了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还是愿意相信那天看到的都是假的,都是一些别有心机的人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迷惑他的,真正的焱皇兄不是那样的人,他仍然是自己最尊崇,最敬爱的那个焱皇兄。

  “告诉我,林焱”林烁稍微理智一些“那天到底怎么回事?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真是没有礼貌啊,小烁”林焱高傲地昂起首瞻道“怎么可以直呼你皇兄的名字呢”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告诉我啊!”

  ——告诉我那些不是你做的,你是被人冤枉的,你投降天权帝国是被逼无奈的!

  林烁心中多么希望林焱可以这样告诉自己,如果林焱现在真的这样说的话,那么他就会无条件地相信他的焱皇兄,放下一切的仇恨

  林焱的这句话直接在现场引起了轩然大波,安静的众人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尤其是周元奎和周慕心这两个人

  “他,他是林焱的弟弟?那也就是说…..”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烈阳的皇子,黎风...”周元奎愤恨地咬咬牙“他早就知道这小子的身份,却竟敢期瞒于我!”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是说你去了趟那里,脑子烧坏了?”林焱故作惊讶的说道“看你这样子像是吃了不少苦头吧,真是委屈你了,小烁”

  陆瞳此时也开始仔细打量那个白发少年,长相确实和林焱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是烈阳国林氏一族不都是像林焱那样的红发吗?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般不人不鬼的样子?

  “既然你不清楚,那我就如实告诉你吧”

  “你那天在父皇书房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真的,没有任何弄虚作假,我事先投靠了天权皇帝,在那天趁父皇疲惫,用他们给我的饮魂刀杀死了父皇,这就是你那天看到的”

  ——不,别说了

  “真是可惜呀,那么强的修为,竟然会被一把小小的短刀杀死,想必父皇也是死不瞑目吧?”

  ——快住口

  ——为什么你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那难道不是你的父亲吗?

  “虽然父皇死了,但是他的亲信还是有很多的,为了斩草除根,我不得不使用涅槃祭打开虚空的门,把那些父皇的亲信连同赤乌宮一起送了进去”

  “涅,涅槃祭……”林烁的身体抖动一下

  涅槃祭,那不是一年之前在青岛城的那片海滩,他和安娜在纪先生的别墅里休假时碰到的那件事,那个准备复活自己女儿的男人,发动的就是这个叫涅槃祭的禁术

  “那不是复活死人的魔法吗?怎么会是….”

  “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个,真是小看你了”林焱依旧是那副故作吃惊的模样“但涅槃祭可不是什么复活死人,而是一种能够打开虚空世界与现实世界通道的魔法”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在虚空的时候卡萨奈瑟告诉他,人死了只能归于虚无,并不存在灵魂这一说。那德莉亚告诉他的涅槃祭还魂术的道理也不攻自破了,虚空不是什么地狱,只是一个充斥着混乱能量的空间。而涅槃祭的真正作用竟然只是能够开出一条在两界来回往返的道路,不知道那时那个男人如果知道了这个真相会作何感想?

  但眼前林烁却没有考虑这么多,他只有一个念头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出来的呢?小烁?”

  “混蛋,混蛋!”

  看着林焱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林烁内心的痛苦宛如肝胆俱裂,随之而来的便是无穷无尽的愤怒与仇恨,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卡萨

  正在林烁心象世界中观察外界的卡萨奈瑟忽然感觉耳朵一阵颤鸣,从四周四面八方的黑暗中传来了地狱洪声

  ——把力量借给我,你我订过契约,我给你身体,你给我力量!

  ——你先冷静一下,你现在还不能…….

  ——少他妈废话!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林焱,我就是为此才从虚空回来的,我就是为此才活下来的!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林烁咬碎钢牙,脑中最后一丝理智被愤怒燃烧殆尽,小小的身躯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浑身皮肤开始发黑,朝着台上的林焱狂奔而去

  “站住”

  克劳南虽然也被林烁的气势震慑,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挡住了他的去路

  “滚!”

  林烁双脚用力,将身体反射弹起,挥起小小的拳头朝挡路的克劳南轰飞了出去

  “啪啦——”

  克劳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林烁竟然有这样的力量,他整个人被击退了好几步接着脚底一滑摔倒在地,他捂着胸口痛苦地磕了一大口白沫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禁看呆了,天权帝国陆军那引以为傲的,让他们在世界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最大的依仗,朱雀岩魔力铠甲,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孩子的肉拳头活生生打碎了!

  “这,这怎么可能?”

  克劳南的眼睛瞪得像个铃铛,他伸手抓起胸前碎掉的铠甲碎片,嘴里不断重复这样一句话

  “看来你经历了什么奇遇啊”

  林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略感欣喜的说道

  “不过,力量再强,不是自己的也是不能强行拿来用的”

  “闭——嘴!”

  林烁眼中的世界除了林焱再无任何活物,全身骚动的执念都催促着他,一定要撕碎眼前这个出卖了自己和父亲的混蛋

  “那个后果,你负担得起吗?”

  “呜——”

  马上就要冲上台来的林烁忽然双脚踩了个空,整个人失去平衡趴在了地上

  “身体,动不了…”

  像是有块千斤重的石头砸在自己背上,林烁拼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能挣脱

  “连神帝之眼都没有的你,怎么和我对抗呢?”

  林烁抬起头,看到林焱正缓步朝自己走来,他左眼眶中的六芒星对着自己闪烁着金光,就和那一天的场景一样……林焱的左眼也正是那天杀死父皇之后才觉醒的

  “啊,啊啊啊啊啊——!”

  林烁怒吼着,想要激发自己的意志来摆脱林焱那魔眼的束缚,却发现他根本使不出任何的力气,体内的魔力仿佛全部被抽走了一样

  这就是父皇曾经告诉过他的,他们林家世代相传的血继限界魔法,神帝之眼

  为什么,为什么拥有这双超能之眼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林焱?难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吗?难道他就不能打开那扇门吗?

  “你看,在我的面前,你连站都站不起来”

  林焱那双军靴出现在林烁的视野中,接着林烁感觉脑袋上什么重物压了上来,原来那是林焱的脚底,泥土的恶臭气味钻进他的鼻腔中

  “这样的你,拿什么来跟我复仇呢?是不是?”

  林焱的声音异常的温柔,他踩着自己弟弟的后脑勺,故意摆出一张语重心长的表情

  ——我….太弱了

  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对自己的无能感到痛恨,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那么的弱小,父皇,灿哥哥,德莉亚姐姐,对不起,我连给你们报仇的能力都没有,我实在是太无能了

  “唔……唔…..”

  突然,林焱察觉到一丝异变,脚底下的林烁竟然挣脱了自己神帝之眼对予他的束缚,他连忙向后撤了几步

  林烁的身体突然产生了变异,他的身体忽的如气球般膨胀,口中发出让人难以忍受的嘶吼声,形容变得越来越脱离人类

  这是什么能量?林焱感觉到震惊,自从帝眼觉醒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神帝之眼这种瞳术和其他瞳术不同,它的能力是不定的,神帝之眼会根据拥有者的性格来觉醒不同的能力,他的父皇林天的帝眼的能力是能生成一道障壁来阻隔一切攻击。而他自己的帝眼能力就是“操控”

  这只眼睛能够看清到其他人体内的魔力,并用力量去干涉这些魔法流动从而来达到操控别人的目的——这个能力对林焱来说太合适不过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反对他,只要使用这只眼睛,那人便成了任他操控的木偶

  但是这个能力虽然强大,却也有几个缺陷,第一条便是不能操控比使用者自身还要强的人,但是却能够洞悉他们的魔法流动来预判敌人下一步的动作。而第二条,就是如果帝眼看不到那人体内的魔法,自然也就不能再操控他的身体了

  此时的他便是遇到了第二种情况,他竟然看不到林烁的魔力流动了,刚刚还看得清晰的魔力动脉此刻却像蒙上了一层迷纱,什么都看不到了

  “原来如此……你竟然获得了虚空的力量吗?”

  林焱何等的聪明,他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便明白了缘由

  此时林烁的样子也变得不人不鬼了,他的皮肤不知为什么竟然覆盖上了一层鳞片般的青皮,两只眼睛充血扩张,瞳孔化为倒立的竖瞳,双臂膨胀到能看到每一丝血管的底部,脸上的五官扭曲成到了极点,让人看上去只感觉恶心

  就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他张开嘴露出了三颗锐利的獠牙,喷出了冒着白烟的口水,无神的眼睛中映射出的只有林焱的身形

  “杀….杀….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