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份的晨风还是微凉的,这阵凉风吹下了林烁刚才噩梦的冷汗,让他的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现在街上并没有多少人

  …..等等,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林烁注意到马路对面站着一个女人…漆黑的高领羽衣,披散的黑色秀发,还有那好到过份的身材,以及脸上画的那标志性的朋克风妆容……最为重要的是那双眼睛,闪亮的黄金眼瞳!

  是她!那个出现在赤乌宮中的神秘女子,在刺杀事件发生正在发生的时候她却如提前预知一般阻拦自己,林烁的大脑轰然爆炸,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居然遗忘了这么重要的细节!

  也许今天早上的梦并不是偶然,也许今天…..就是那一天的延续,林烁凝固的血液似乎被重新引燃了,现在如果能抓住那个女人,也许就有机会从她口中得知赤乌宮堕入虚空的真相!“站住!”

  林烁鼓起勇气高喊着,叫住了那个神秘女人

  ——?!

  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在那个女人听到自己呼唤后回头的瞬间,剧烈的眩晕感像辆高速行驶的战车把林烁撞得七零八落,他被寄宿在体内生物的那强大力量强制扭曲精神,意识被催眠,沉入了内心的最深处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卡萨奈瑟是绝对不想用这样的手段强占林烁的身体,因为这么做会引起他的警觉,万一他开始不信任自己,那他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柴阳城位于环界河以南,一到春天气候就会十分的湿润,并不像大陆北方的春天那般干燥

  自从他们归降林焱的军队已经过去三天了,镇子里还是往日那般格外荒凉,街上的商铺有一半是贴着关门告示的,也就只有酒馆和茶楼这样的东西还在开张着,却也不见来什么人

  林焱站在街上看着这一切,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你,在,感慨,什么,呢?”

  耳边传来的话带有些特殊的口音,林焱不用猜也知道来认识谁了

  “没什么,在想些别的事情”

  他忍不住搓了搓双手,虽说天气逐渐升温,但清晨还是有些凉的

  “你最近好像经常会这样”那个梳着金色刺角发型的男人无奈地说道“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焱中尉”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梦”林焱摇摇头“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她都准备好了,不过在我看来她很害怕”

  “这也只能怪那个不知死活的城主了”林焱似笑非笑“本来我还打算让他做我们的代理人呢,现在却只能找一个小姑娘了”

  克劳南打了个哈欠说道“我还是想不通你这么做的理由,这个襄国只是个弹丸之地,有必要这么费心费力吗?”

  他在最初的时候就不赞同林焱这招收心的计策,照克劳南自己的想法就是集中他们所有的兵力继续东进,用武力来征服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潮汐帝国,这样就能够将这片土地完全收服了,而对于这些偏远小国,有必要费心理会吗?

  林焱一听这话当下讪笑起来,克劳南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话都不会憋在心里,自然他也知道他的内心想法

  “你太不了解华夏洲了,这里不同于天权,一块土地上有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虽然平日里他们明争暗斗没断过,可是一旦有了共同的敌人,他们马上就会尽释前嫌一致对外。我可不希望在我们同潮汐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被别人偷了屁股”

  “提督大人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才会任命我来执行这个任务。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把整个襄国控制下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放心的和潮汐帝国开战”

  克劳南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我们这就是在清理后方,中尉,你放心吧,我明白该怎么做的”

  林焱不知道的是,陆瞳今天的状态也不好

  她自从三天前被迫成为了柴阳城的城主后就没睡过一次安稳觉,不仅要处理镇上每天发生的那些杂事,还要想办法解决镇上的经济问题,还要负责编排柴阳城的护镇军队。这实在是让她忙的焦头烂额,要不是她在学校里也当过几天的学生会干部,恐怕早就受不了了

  虽然如此,但是镇子里的其他干部还有村民们却很尊敬她,他们认为陆瞳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那就是找了一个强大的靠山,现在天权帝国如日中天,有了他们的帮助,柴阳城复兴就有望了

  今天更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日子,林焱昨晚告诉她,今天襄国境内所有有身份的城主都会来,说是要举行一个盟会,在这个大会上林焱要宣布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并且陆瞳也必须参加,以柴阳城新城主的身份

  想到这些,陆瞳忍不住又烦躁了起来

  “怎么,昨晚太兴奋所以没睡好吗?”

  沙发上突然出现了第二个人,这让陆瞳没忍住惊喊了出来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刚”林焱很自觉地坐在沙发上,他伸手抓起刚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口“味道不错,不过我还是喜欢带皮的”

  “你这是擅闯民宅!”陆瞳气鼓鼓地说道“马上出去”

  “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既然能给你,也能从你这里拿走”林焱似笑非笑地说道

  “谁稀罕当这个破城主”陆瞳当下就怒了“你杀了我们的城主把我赶到了这个位置上,你到底想做什么?想要借我的手掌控柴阳城吗?”

  这些天来陆瞳内心的恐慌和焦躁全在这一刻表现了出来,她此刻甚至有种想埋头大哭的冲动

  “不,你错了”林焱依旧波澜不惊“第一,是你们的城主不知好歹要杀我,所以我的手下才杀了他,他那是自寻死路”

  “第二,我扶持你上位并不是要控制柴阳城,而是整个襄国”

  林焱的这番话在陆瞳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她没想到过林焱竟然会真的要这样做

  陆瞳很聪明,她也算是一位学识渊博的高材生,听了这些话马上就明白,林焱到底要做什么了

  “我会任命你为襄国的女王,管理一切国内军政要事”

  “你不能这么做,你没有那个权力”陆瞳咬咬牙“我们襄国有自己的王,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插手”

  “哈哈”

  听到陆瞳这番话,林焱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姑娘实在是可爱的狠“襄国的王?只怕是那个王还没一个城主的权力大吧,你们国家这腐朽的分封制度我可是了解得很透彻的”

  “不过你尽管放心,我的部下们会帮你扫清那些不听你号令的人,只要你忠于我们的陛下,天权皇帝英明神武,不会再为难你和你的人民的”

  “无耻!”

  陆瞳终于明白林焱到底要做什么了,她当下气得嘴唇发抖,皮肤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变得通红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廉耻心吗,林焱!你这个弑君叛国的小人”

  “你已经知道了啊?”

  林焱听到这话只是稍稍变了变脸色

  “烈阳国大皇子,第一顺位继承人林焱,我怎么会忘了你是谁,小人,无耻!”

  “说得好”林焱的表情平静的像河水,但不知为什么,陆瞳觉得自己这番话已经把他彻底激怒了,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发作出来

  “我父亲不愿意归降天权,所以我杀了他,救了凤凰城数十万军民”

  更、新U最4}快上酷,匠0☆网j=

  “对待那些背水一战决死保卫家乡的战士们,你就这样践踏他们的决心?你难道不懂得士可杀不可辱吗?”

  “你就是个无君无父的人渣,人渣!“

  一句人渣骂的林焱神色大变,压在他胸中的火气似乎马上就要发作,但却再次忍住了,他只是默默地转过身去,不让陆瞳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

  “怎么?被我说对了?“

  这一丝变化落入了陆瞳的眼中,她以为是林焱被自己说到了痛处,心中对他更是越发的看不起。照她这些天来对林焱的了解,这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走狗,得知了他的身份后更加确信了这点,这人不仅是走狗,还是个弑君叛国的无耻小人

  “做好准备吧,外面已经来了两个城主了”林焱深呼吸一口气,他没有再回头而是快步走向了房门“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爹,这怎么回事啊?”

  周慕心看着镇子上徘徊的那些军队,已经处于完全懵逼的状态了

  “看来我们都想错了”

  周元奎虽然嘴上不说,可他心里也是十分的气恼

  眼前的这些军队他都很眼熟,身穿淡黄色制服的是西皿城的金城军,黑色制服的是北阳城的黑风军,还有其他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全都是他的那些老对手们所带来的部队

  他到现在才终于明白,天权人并不是只对他发出了邀请函,襄国境内所有有头有脸的城主都受到了这次的邀请,并且没一个敢怠慢不来的

  “哟,这不是元奎兄吗?”

  对脸走过来一个留有山羊胡子的中年人

  他不是别人,正是北阳城的城主苏宏,也就是前些天笼络黎风的徒弟阿宇,谋害了给他采购药物的刘医师的幕后主使人。

  “苏宏,你这混蛋!”

  周慕心当下就要挥拳上去,可转眼又看到苏宏身后站着的几个彪形大汉,立马又住手了

  “不得无礼!”

  周元奎见状立马呵斥了他“苏兄,让你见笑了,我这个儿子有点冲动”

  明明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此刻却表现的像是他多年未见的老友,这让周元奎也是无比气愤,他甚至恨不得现在就拔剑把这个混蛋刺个透心凉

  但他还是忍住了,他毕竟是一城之主

  “哈哈,元奎兄啊,你我之间的恩怨还是暂时放在一边吧,今天的主角可是那位大人呢”

  苏宏说着指了指身后广场的高坛

  这个广场是柴阳城的镇中心,那里有一座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下面呈两列排开了座位,这就是林焱临时命人建造的谈判会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