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烁,快走”

  “活下去,小烁,你一定要活下去”

  林烁脚下的土地逐渐虚化,周围跳动的火苗仿佛张牙舞爪的厉鬼,红发憔悴的男人矗立在血泊中,他身边躺着的是父亲的尸体,手上沾满了从眼眶中流出的殷红鲜血

  他的脸上不再有昔日的荣光,反而留下的只有痛苦与懊悔这两种东西

  画面维持了不到三秒钟就关闭了,像是林烁在被黑暗吞噬前心中幻化化出来的影像

  那个人不是别人,他是林烁最憧憬,也是最亲爱的大哥哥

  爱之深,恨之切,这种心理位置的变化只在一瞬间,林烁最爱的人已经成了他最恨的,发誓一定要手刃的仇敌

  “!”

  睁开眼睛,入眼的是洁白的墙壁和一盏壁灯

  他感觉到一种孤苦的无助,仿佛一个人行走在一条黑暗无光的路上,道路的尽头等待着他的是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只能一个人,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再痛苦,再孤独也要坚持。

  因为这是林烁自己选择的,修罗之路

  门前墙壁上挂着一台电子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五点五十分

  ——真的是倒霉,连续两天都在这个时间醒过来,昨天是被黎风大叔强制叫醒,今天又被噩梦吓醒

  “你醒的这么早啊?”

  房间内睡觉的另一个人突然说话了

  “没什么,自然就醒了”林烁没有多解释什么“快收拾一下,大叔他们快要到了”

  “了解!”

  小楠笑了起来,他刚睡醒就显得特别有精神,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林烁十分的不解,明明这小子睡得比自己还晚,因为小楠要把他们两个昨天侦察到的情报写成详细的报告书

  “那报告书你写完了没?”

  “当然,我办事你放心吧”小楠自信的拍拍胸口“不过还有一小段结尾,我很快就能完成了,嘿嘿”

  “那我先去外面透透气,一会就回来”

  林烁从衣架上取下外套,打开旅馆房门走了出去

  因为要执行情报任务,所以也没有再穿他整日不离身的军服了,而是一些当下比较时尚的运动装,外人看起来他只是个平常人家的孩子而已,如果没有那头白发的话

  “别回来太晚”

  “我知道”

  小楠也注意到林烁的眼睛有点微微发红,心中也大概猜到了到底什么情况,索性也没有多说什么

  早晨六点多钟,市镇上竟然有着不少人,他们大多数是西皿城或者是东边国家的商人,现在的襄国就好比是个夹在两大势力之间的划分线,西面是强大的天权帝国,东面是以潮汐帝国为首的东方各国

  “客人,我跟您讲,您来我家,我家的鱼绝对新鲜,都是今天早上刚从河里捞上来的!”

  “嗯,的确是挺新鲜的,给我来上五十斤鲫鱼”

  这个要买鱼的男人身材有些肥胖,手里两颗念珠捏的吱吱作响

  “好嘞您真痛快

  店小二当下忍不住喜上眉梢,这可真是迎来一个大客户了,一下子要这么多,这下老板得给他多少提成啊

  “小二,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就在那小二准备马上招呼人去仓库提货的时候,忽然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叫住了他

  “您需要……”

  小二刚抬起头就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这辈子都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精致的漆黑羽大衣,飘逸的长发披散在香肩上,脸上画着浓重的朋克妆,但嘴唇却红的有些异常,看上去十分性感。

  在他眼前的女人仅仅只是盯着他,就让他感到一种摄人心魂的魄力,就像站在她面前的女子是位万人之上的女王,一个人的服装可以改变,外貌可以改变,可有一种东西是改变不了的,那就是气质。他现在有点不敢相信这个美若天仙女子是在和自己讲话

  “为什么今天镇子里来了那么多军人?”

  她那火焰般的红唇嚅动了两下,露出一个微笑

  “…姑,姑娘,您是在问小的?”

  小二忍不住看迷了,说话都有些张口结舌的,这样不能怪他,没有多少男人能抵御这种程度的魅惑

  “是啊”她又笑了“我就是在问你,希望你能如实相告”

  “哎,您有所不知啊”提起这件事情,小二马上就打开了话匣子“两天前早上,也是这个时候,来了一队穿着魔甲的天权人,他们强占了咱这柴阳城,说是要开一个什么…..谈判大会?对对,就是这个,还要召集襄国所有的城主呢!”

  “所有的?”

  她愣了一下,似乎没有猜到是这种结果

  “对,就是所有城主,好像就是今天呢,小姐,您问这个干嘛呀?”

  “哎哎哎!”

  “你在那废什么话呢?我的鱼还装不装了?”

  刚刚要买五十斤鱼的胖男子非常地不耐烦

  “客人您,您别着急,这位小姐也就问几句话,我马上就给您去…”

  “领头的天权军官叫什么?”

  “我说你这小妞儿,做事情得讲个先来后到,要是耽误了我家老爷的诞辰寿宴,你担当的起吗你?”

  听胖男人讲话的口气应该是某个大家族的管家师爷之类的人物,他要买东西被人打扰这已经令他很不满了,可这个娘们居然还敢问问嘘嘘的,当下就不忍了,收起念珠一巴掌重重落在了女人裸露的香肩上

  “嘶啊!”

  胖男人在触碰到女子皮肤的瞬间竟然吃痛地惨叫了一声,这下集市上其他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这边

  “这…你到底是怎么…”

  他握着自己那肿的如同猪蹄一般的手痛叫着,没想到自己一时色心起想楷点油却惹上了不该惹得人,这女人的皮肤看起来光滑剔透,怎么却像按在了烙铁上那般滚烫?

  “你…你….”

  “不好意思,但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

  她转过来盯着她,脸上仍然是那副若有若无的微笑

  胖男人本来心中火起,准备找下这个女人的麻烦,看她那高挑的身材还有刚刚说话时那清灵的声音,肯定是个上品货色,要是能告她个故意伤人,然后再给当地那执政官塞点银钱,弄个私下自行处理,再来个以身赎罪,嘿嘿,那可就赚大发了

  想到这里,胖男人满脸猥琐地笑容,连接下来该说什么都在一瞬编写好了,可这些东西在他对上女人那对炫金瞳孔的时候就消失了

  “我......”

  “怎么?要我帮你治疗吗,这位先生?”

  “不,不用….”

  胖男人冷汗直流,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里衣被汗水浸湿紧贴在背上

  真他妈邪了门了了……自己怎么会这么害怕?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刚刚她也只是看了自己一眼罢了,可那感觉就像一块巨石重重地砸在他胸口上,压得他不能喘息……这他妈真的是见了鬼了

  “那就麻烦你站远点,谢谢”

  胖男人慌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三步并作两步朝集市外冲了出去,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尽早远离那个恐怖的女人,越远越好!

  “哎,客人,您的鱼!”

  “看来我打扰你做生意了小哥,很抱歉,但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女子无奈地摇摇头,她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小口袋

  “这些金币不成敬意”

  “别,别!”渔店小二见那女人要靠近自己吓得连连后退,他可不敢与这位美女有什么接触,刚刚他可是见识了那胖男人的下场

  “呵呵,拿着吧”

  女子心中大乐,当心玩意大起,她故意上前一步,双手合拢握住小二的手,把那小袋金币硬生生按在了他手心中

  好软…好滑…还有点凉凉的,根本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那小二简直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不仅能够如此近距离接触这样一位绝世美女,还…还摸了她的手

  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思去估量这金币袋子的重量了….他已经完全沉醉在了刚刚的感觉中

  “捉弄人类很有趣吗?”

  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了起来

  “你不也是一样?小卡”

  “这个名字真是久违了”

  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个只有十多岁大的男孩子,可是长相却是异常古怪,脸上满是黑色脉络有些病入膏肓的错觉,并且有着一头雪白的碎发

  这个男孩不是其他人,就是林烁,应该说,是林烁的身体

  “你不是不喜欢我这么叫你吗,小、卡”

  这次女子故意把这两个字念得很重

  “可能正因为这样,所以我现在才觉得,能有人再次这么叫我,实在太好了”卡萨奈瑟很真诚地说着,可能他自己都不会想到他会说出这种多愁善感的话、

  “我很想你,千胧”

  “啧,我可不记得你是这么肉麻的家伙”

  千胧,是这位绝尘女子真正的名字

  “呼——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卡萨深吸一口气,他还是觉得有些梦幻的感觉,如果卡萨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上次见到千胧还是几千年前那次大事件的时候,从那之后…..他们七个就分道扬镳了

  “那就我来说吧,小卡,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在这个孩子的身体中?”

  “我要复仇”

  卡萨奈瑟很直白的说

  “你还是放不下过去,像当初的你那样”千胧叹道“世界已经不是你们可以操控的时代了”

  J看i正版{6章/节…上)i酷k匠》网GE

  “那我就再把它夺回来!”卡萨突然喊了出来,他情绪显得非常激动,紫色的眼睛闪烁着淡淡的光“把我们失去的都拿回来,把那个男人从我这里夺走的都拿回来!”

  “所以,你就骗了这个孩子吗?”

  “噢?”卡萨嗤笑一声,他环视了一下自己这个骗来的身体“我这个皮囊对你有什么意义吗?”

  “很重要的意义”

  千胧这次没有任何一丝玩笑的意味,她很认真地对卡萨说出了这句答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华焰说:

  今天断网了,所更新慢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