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阳城是一个相对于国内主城来说很小的一个城镇

  它坐落在环界河下游河畔,这环界河是贯穿潮汐帝国与烈阳国的一条长达数千公里的江河,在新纪元之前被人称之为长江,后来潮汐帝国的皇帝为了避嫌将它的名字改成了环界河

  在上个世纪,柴阳城还曾是襄国最大的主城之一,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实在太优秀了,西连烈阳,南结蛮夷,是襄国举足轻重的边缘重镇。可在后来的二次战争中,襄国与南蛮开战,位于边关的柴阳城首当其冲,惨遭蛮人屠城,从此元气大伤,也失去了在国内的地位

  现如今柴阳也逐渐从战争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重建后的城市变得更加顽强,市民们凭借着发达的渔牧业和贸易优势重新走上了复兴之路

  可最近柴阳城却显得很是冷清,因为不会再有从西面渡江来的烈阳国商客了,这对柴阳城的财政收入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并且烈阳战败的消息传开后,所有人都知道天权人的下一步就是继续东进,如果天权军选择水路的话,那么柴阳城又会首当其冲。

  所以柴阳城现在是人心惶惶,像是有股散不掉的阴云一直覆盖在城市半空之上

  早上九点钟,太阳刚把身体从云中抬出来,五月的环界河,河水清澈如镜,望远看过去仿佛和蓝天融为一体,这样的美景无人不为其驻足。

  柴阳港是柴阳城内最大的船坞,在这里停靠的大多数是渔船,也有着一两艘军队的护卫舰。此刻正有一艘渔船填写了登记手续准备出航

  “哎,老王,你看这河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也看见了…….那是什么啊?”

  顺着渔夫所指的方向,值勤的士兵眺望过去,水天一线的位置出现了一团密密麻麻的小点,他突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连忙回到房间拿出了望远镜

  那些神秘的小点竟然是船……一排排黑白相间的蒸汽巨轮,仅仅是目测上去就有十数艘,更让他胆战心惊的是,这些船上全都悬挂着踏金青狮图样的旗帜

  “敌袭,敌袭!”

  来不及让他多想,他立刻拿起通讯符施法联系自己的上司

  渔夫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不用帆就能航行的船,而且这些铁皮船的船速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还没等城内的护卫军们集结好,它们就已经开到了眼前

  这么一个小小的港口显然是容不下这么多艘巨轮的,因此只有前面领头的船开进了柴阳港里,剩下的十几艘则就在河水上原地待命。说话间,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从甲板上直接跳了下来

  “城,城主,怎么办?”

  “不要慌”被称为城主的中年男人显得比较镇定“他们身上穿着魔甲,必定不是我们襄国的军队”

  他知道,他们襄国国内那几个城主的部队只是有统一颜色的制服,却没有什么护身的铠甲,因为魔甲这种东西造价实在太高了,不仅需要高质量的岩铁还需要工匠们精致的锻造术,魔甲和衣服不同,它们是不能用机器去代工的,否则造出来的只能是普通的凡铁盔甲

  而且看他们身上穿的,还都是一等一的上等朱雀岩制成的,护住全身的魔力铠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红光,列成一排显得无比威风

  而相比之下,柴阳城那些护卫军只是些拿着劣质魔武的普通人罢了,连正规军队都算不上,最多只能是个民兵武装,根本不可能是对方这种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军队的对手

  “你们想干什么?”

  “我给你一个小时”走在最前面的士兵摘下头盔,厉声喝道“把你们城里的所有居民都集中起来!”

  当市民们看到那黑压压的一大片魔甲军时,个个惊的如同惊弓之鸟,空气中浓重的魔法气息压得一些普通人呼吸困难

  这些人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之类的话在骚乱的人群中来回传递着

  “是,是天权帝国,那面旗子,我认识,是天权国旗!”

  一个带着孩子的妇女忽然指着士兵扛着的那面踏金青狮旗尖叫出来

  “啊,天权人?”

  这句话想颗炸弹扔进了人群中,产生了很大的效应。天权帝国毁灭了西面强大的烈阳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也有不少聪明人猜到了天权下一步会沿环界河军东进攻打潮汐帝国,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些侵略者竟然来的这么快

  人群中的一个男子抱着头蹲在了地上,他是几个月前从烈阳国逃难过来的难民,现在他有一种要痛苦地冲动,为什么…他又会遇到了那些魔鬼?

  “他们会把我们杀光的”

  这话一传出来,市民们显得更是惶恐了,本来这段时间村子的生意不好,不少年轻人都到城外去谋生计,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妇孺,虽说有着一些护城军,可面对这些全副武装的天权军却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了

  “城主大人…..”

  “陆瞳,你去跟他们说,我们愿意献上府库所有的资产,请他们放过我们的性命”

  城主思索了一会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些库存是他们现在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现如今只好把这些交给他们,请求这些从西边渡海而来的侵略者能够对他们网开一面

  “我知道了”

  陆瞳是个在西皿城读普通高校的女学生,现在是学校例行放假所以她才回老家看看,她在学校的时候还听说天权人正在原烈阳国的殖民区里集结部队,没想到这群铁皮恶魔会来的这么快

  虽然十分害怕,但是她还是顶住压力,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把村长刚才说的话对着这些披着铁皮的天权人重述了一遍

  她的话刚刚讲完,一位穿着崭白色军装的男人就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他身上并没有穿盔甲,看上去大概二十岁出头,一头深红色的碎发很是英俊

  “呵呵,我们杀了你们,你们的金币还有女人土地就都是我们的了”他故意坏笑地盯着陆瞳那发育良好的胸部笑道“你觉得我们还需要你们的献纳吗?”

  似乎是为了配合他的这番话,那些穿着沉重魔甲的士兵们立刻散发出一阵强烈的杀气,惊得一些年幼的孩童们啼哭起来

  男人这番话说的声音很大,后面的市民一个不落的全听见了,他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只有那位城主面色凝重,他咬紧了牙关,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红发男子面前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你们的忠诚,对我们皇帝陛下的忠诚”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做天权的奴隶吗!”陆瞳怒滇道“你们无端无谓地挑起战争,总有一天会遭天谴的”

  ?x最…S新:章C节上8酷s匠网

  “姑娘不要激动”红发男子并没有为她的出言不逊而愤怒,“我和你一样,也不喜欢看到战争。我知道柴阳城的过去,你们本来是一方强城,可后来襄国与南蛮开战,那些个城主坐看你们成败却按兵不动,导致你们战败被蛮人屠城,也从此实力大损失去了国内的地位,我说的不错吧?”

  城主内心不由得一颤,当年与南蛮大战时柴阳的城主便是他的爷爷,战败后蛮人背信弃义屠杀了所有的俘虏。那个时候他才五岁,可是那种血腥的场面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这个男人连这些事情都知道,可见他今日来是早有准备的,他究竟要干什么?

  “你想怎么样?学习蛮人吗?”

  陆瞳虽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可她从前辈的口中也能稍微理解那场战争的凄惨度

  “怎么会?天权军是高尚的皇家卫军,怎么会做这种无道的事,那岂不是失了人心?”

  ——你们什么时候有过人心?陆瞳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句

  “看你的样子是个学生,我想你也应该明白吧,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轮不到自己做主的,我现在就给你们两条路,第一,和我们合作,效忠天权帝国,第二,就是不合作,我现在就可以让我的军队踏平你们这小破镇子。”他当下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错了”

  还没等陆瞳回复他什么,一直沉默的城主忽然讲话了

  “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让我选择!”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那城主运起浑身的魔法能量,整个人越过前面的陆瞳纵身跃到半空,以极快的速度朝红发男人扑了过来,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握着一把淬了毒的短刀

  这一下没有丝毫的征兆,等到士兵们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红发男人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城主,眼看他已经飞到自己头上,带毒的匕首就要刺穿他的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城主竟然在半空失去了平衡,径直摔在了地面上

  “下次,记得要在你的攻击上用点心,瞄准了再来”

  城主的样子十分滑稽,在外人看来,他就像个表演杂技的小丑,偷袭不成自己却摔了个狗啃泥

  “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城主趴在泥地上满脸惊恐,他自己也是一个魔师级的魔法师,特别是对自己那把匕首的使用更是轻车熟路,他绝对不会刺偏的…..可刚刚,飞在空中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这个红发男人对自己眨了一下眼睛,接着他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扭曲了自己的平衡,这才摔在了地上

  “没有人可以违抗我的命令”

  红发男人的脸阴冷地吓人,这时候队伍里出来两个重甲士兵将他狠狠地按压在地,然后拔出背上的佩剑,直接刺穿了村长的心脏

  他到死也想不明白,明明是必中的一击,为什么会偏差?

  “饶命,饶命啊大人!”

  市民们看到他们的城主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杀掉了,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尊严了,纷纷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哭喊

  “饶了我们吧….”

  “畜生,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陆瞳气的嘴唇直颤抖,她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去魔法学院进修,那样的话她现在也不至于只能袖手旁观了

  “我现在再给你们一个机会”红发男人继续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你们马上选出一个新的城主出来跟我谈,否则你们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市民们听到这样的话,当下你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看向了陆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