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奎被自己的噩梦惊醒了

  他坐在自己的豪华软垫木床上,双手攥紧被单,睡袍被冷汗湿透和自己的皮肤黏在了一起很难受,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想到刚刚梦境中的东西,仍是有些心有余悸

  感觉到短时间内没有办法进入睡眠,周元奎索性起身下床拖着鞋子走到了书案旁,点燃了烛盏

  ——天权帝国第十七集团军在拉斐尔殖民区内展开军事演习,意图耐人寻味

  他看到桌上那些报道中的第一条内容就是这样的

  拉斐尔殖民区,还真是可怜啊——周元奎无奈的笑笑,在这亚欧大陆上也算得上顶级强国的烈阳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被迫投降,连国家的名字都被剥夺了

  谁也没有想到,上个世纪还和他们势均力敌的天权帝国,如今竟然强大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但天权皇帝的野心可不仅仅只是个烈阳,他的下一步肯定就是进一步扩张殖民区,这条军事演习的报道就是证明

  这其中,他的南斗城自然会首当其冲,接着整个襄国都会陷落...周元奎虽然狂傲,但还没傲到认为自己能和天权有一战之力的地步,连那么强的烈阳都败了,他根本没有与世界第一强国对战的资本

  可是,不管再怎么说,他周元奎也算得上一方诸侯,就这么不战而降是不是太有辱威名了?而且投降之后自己的领地该怎么办,如果到时候襄国全镜成了殖民区,自己该何去何从?其他的城主会不会借机踩在他的头上?

  “咚咚”

  是敲门的声音,都这个时候了会有谁来?

  “父亲,是我,有急事”

  门外传来自己亲生儿子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焦急,似乎是出了什么大事,才会让他选择在这个时间过来

  “进来吧”

  周元奎拿起桌上还未凉透的茶水灌了一口,让思路清晰许多

  “什么事慌成这样?”

  他注意到周慕心手中捏着一个泛黄色的信封

  “刚才我们府城门前来了一个要饭的”周慕心呼吸还有些急促“他说这是别人给了他三块金币,叫他交到南斗城主手里”

  周元奎眉头凝成一股绳,他从周慕心手中接过那封信

  酷v匠("网正版2+首r发

  “你看了么?”

  “…我怕是有人会害父亲,所以….”

  这话一听,周元奎心中更加疑惑了

  他儿子什么性格他最了解了,能让周慕心看了还选择在深更半夜叫醒自己也要传达给他的,这封信的内容耐人寻味了

  “这…!”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然而周元奎万万也想不到这个噩梦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父亲,怎么办?”

  事实上,这封信什么内容他们父子俩谁也没有细看

  但仅仅是信封上盖下的那个大的刺人眼的纹章就足够说明问题了,那是天权帝国陆军专用的纹章

  这封信是天权发给周元奎的,劝降书!

  周元奎的脑子嗡嗡作响,他有些不敢打开这封信,仿佛这里面隐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正等着他启封的那一刻吞噬他自己

  “立刻去把张先生叫过来,现在就去!”

  襄国是个不发达的小国,科技水平也落后许多,甚至于连基本的情报网都很简陋,所以天权陆军方面才只能用这种比较原始的方法给他传信。

  接到了周元奎十万火急的命令,那个张的执政官就算刚刚睡下不久也不敢怠慢分毫,干脆利落地穿上衣服,跟随周慕心来到了周元奎的卧室当中

  “出什么事情了?”

  他连脸都没有洗,头发乱的像个窝棚。但此刻已经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些了

  这执政官的名字叫做张超,也算得上是周元奎的心腹手下了,平日里经常为他出谋划策,周元奎更是把他视为自己的智囊,信赖有加

  “你看这个”

  周元奎的脸色依旧十分的难看,他只是闭着眼暗示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个信封

  “...这是?”

  张超狐疑着拿起信封,当他看到上面的纹章时也是禁不住怔了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周元奎,发现他并没有说什么,于是便从中取出了信纸

  室内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周慕心甚至都没敢说话,他静静观察着张超的表情,等待他之后的答复

  “报告城主大人,这封信在下已经看完

  “废话不用讲,就直接跟我说,天权人到底什么意思?”

  周元奎不想看天权人的客套话,只想最直接的听到结果

  “……您别担心,他们只是想和您谈判”

  “啊?”

  张超把信递给了周元奎

  “谈判?这信上到底写了什么?”

  不知为什么,周元奎似乎对这封信忌讳莫深,纵使他接过来也只是放回桌面上,他只是想通过张超来了解信的内容

  “也没什么,只是表达了对城主的钦佩之意,另外想要和您谈一笔条件,是关于襄国领土的问题,大概就是这样,地点是柴阳城,时间是三天之后的正午”

  “…....”

  周元奎简单的思考了一下,想要摸清天权人的意思

  “父亲,去吧,天权人也许想要和我们讲和呢!”

  周慕心一改刚才的忧虑,他显得很是兴奋,似乎是觉得天权军队也是忌惮他们南斗城的实力,所以不打算硬来的样子

  “你太天真了”周元奎长叹道“恐怕为父这次回来,就要成为天权皇帝膝下的战将了”

  “什么…他们这是要劝降?”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能呢?和我们讲和?慕心啊,你可知道烈阳国的卫军是何等威武?可是在天权人面前不还是只能卑躬屈膝吗?”

  听到这番话,周慕心低下头沉默了,刚产生的美好幻想瞬间就破灭,这种滋味让他觉得自己有些愚蠢

  “唉,罢了,毕竟弱肉强食,襄国穷山恶水,地狭人稀,被别人夺去,这也是早晚的事情”

  “其实我觉得,城主大人不必过于悲观”

  张超盯着信上的那些字琢磨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

  “张大人,你想说什么?”

  周慕心好似熄灭的烛火再度复燃,他望着张超的脸,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城主,何不反过来想一下?”

  周元奎原本叫张超来就有让他帮忙出主意的意思,当下便不耐烦地命他直说

  “城主大人想想,如果天权帝国真的是要劝降大人,为何不直接大军压境呢,那样不更快捷简便吗?何必费劲气力派人送信,还要跟您当面商议?”

  他将黎风的话咀嚼片刻,觉得挺有道理,当即示意他继续

  “说下去”

  张超见周元奎听进了自己的话,心中不免生出一分优越感,平时遇到这样的事周元奎每每都会与他商议,足可见得自己在他心中还是占了很重要的地位的

  “在下斗胆猜测,天权帝国必是要您作为内应,一举击破襄国境内的各个势力,现在我们和其他城主间摩擦不断,可要是突然来了一位外敌的话,只怕是您也知道孰轻孰重,会暂时放下这些一致对外的吧?”

  “嗯,的确”

  “可只怕城主们就算真的一心一意抵御外侮,最后的结果依然是战败,因为就连强盛于我国十倍的烈阳国都在短短一月之内毁于一旦,更别说我们了”

  “是这样没错啊”

  这些话听得周元奎心里舒坦了许多,没错,这根本不能怪他软弱无能,实在是敌人太过强大了

  “但是天权人不同,他们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我们身后的潮汐帝国,那才是他们眼中最大的食饵,所以对于襄国这种,他们根本看不上眼,也不想费那个力气和我们开战,所以才想要和您谈判,让您作为内应,一举击破襄国的各个势力……您想一下,您为天权立了这么大的功,他们会怎么样对您呢?呵呵,只怕用不了多久,您就不再是一城之主了”

  这个张超是个实实在在的老油条,施教数十年之久的他很懂得怎么用语言来勾引人内心的欲望,明明是一封要求谈判的外交信,却被他硬生生说成了通往飞升之路的邀请函,而且还说的毫无破绽

  “对呀,对呀!”

  周元奎一扫之前的阴霾气息,他喜上眉梢两眼放光,如获至宝地将那封信锁在自己的抽屉里

  “与其跟他们做无用功,还不如帮助天权人,到时候,天权军指挥官势必会命我掌管襄国全境,我就可以把那些和我作对的城主全都收拾了,哈哈,真是妙啊,妙啊!”

  “父亲,那…您打算怎么做?”

  周慕心听得也是激动不已,如果这老头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到时候他就不仅仅是城主的儿子,而是一位高贵的王子了!

  “当然是去,告诉黎风,让他挑选几十个最精英的军士,全部要魔者级以上的,再从收容所里挑几个手脚利索的少年兵作为侦察班”

  “张先生,您可真是我的神机军师啊!“

  说的口干舌燥的张超听到这番话连连推辞

  “大人过誉了”

  “嗯…...深夜打搅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样吧,明天我会让人给你送去一些补品,张先生记得签收”

  “那就多谢城主大人了”

  张超虽然心中万分欣喜,但外表还是那般平静,喜怒不形于色,这便是他一个谋者的处世之道

  “放心吧,要是事实全部如你所说,我还会封赏你的”

  噩梦似乎消失了,周元奎这下总算也是能睡个安稳觉了

  后面所发生的事实也的确如同张超说的一样,天权人的确不想在一个弹丸小国浪费行军的时间,特别是这个国境内的情况还这么复杂,干脆就联系这些城主中的一家一举击破,许诺给他事成之后掌管襄国全境,当然只是虚名,实权还是要在他们帝国军的手中

  但是那个有幸得到扶持的城主却并不是周元奎,而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次会谈上会发生怎样的变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