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

  熊文在医院当中修养了三天就重新回到了营地,自此他就没敢再惹过林烁了,毕竟吃了那么大的苦头还不长记性的话也太蠢了

  关于这件事的起因经过更是在几个营地之间传了个遍,也编造出了十几个不同的版本,有的说林烁本身就是个妖怪,差点把熊文生吞了,也有的说林烁是高人深藏不露,还有的认为林烁是周元奎派下来监视他们的....

  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让林烁彻底成了名人,现在他随便走到哪里都会惹的其他人议论纷纷,而且从他进入收容所到现在为止林烁只和小楠说过话...其他人看到他走过来都是躲之不及

  “想啥呢?”

  小楠敲了一下林烁的后脑

  “没什么”

  林烁摇摇头,继续扛起地上的麻包向前走

  周元奎建立的收容所并不只是为了保障未来的军力来源,培养少年军什么的。更重要的是可以为他提供免费的劳动力,南斗城外的属地中有大片大片府城所属的农田,雇佣工们在这里工作,而收容所的孩子会时不时的为他们运去一些粮草资源。

  从府城到南斗城郊的农田要几十里路,所以屠戮军的作法是先用马车载着麻包和孩子们到达公路的尽头,然后让收容所的孩子们背起麻包走过几公里的山路到达农田,一般每人大概要跑两个来回,也就是十几公里的路途

  *。酷匠¤网;首\发2

  这些孩子都是有修习过强化体能的元术的,体力大多数都是高于一般成年人的,但却很少能有完成这一系列任务不累倒的

  至少林烁就是其中之一,别说走完,他连四分之一都没完成就受不了了

  ——不行了…眼睛有点发黑,肩膀上好像压了一座大山

  终于,林烁停下了脚步,肩上装满粮食的麻袋也滑落在地

  “怎么了?”

  小楠倒是轻松得很,两个肩膀各抗一个都显得游刃有余

  “我不行了,这活我干不了”

  再这么下去林烁坚信自己会累死在半路上,当然除非借用卡萨的力量,可他自从那晚之后再也没有和卡萨有过任何的联络了,他就像又睡着了一样

  但林烁知道,卡萨很清醒,他每时每刻都在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并且他也了解自己内心的任何想法

  “弱鸡,你这样偷懒什么时候才能变强?”

  “我现在就很强啊”

  林烁很不以为然,似乎从那晚开始,林烁的内心就多了一种盲目的自负感,他现在不畏惧和任何人打架,因为关键时候卡萨会来帮他……那可是虚空中的鬼神,谁能与他的力量抗衡?

  小楠无奈地瞪了他一眼,却发现他们两个不知何时已经脱离了队伍

  “哎,你饿吗?”

  “有点吧”

  林烁摸了摸肚子,虽然很饿但他却不想吃饭,因为他已经受够了那些粗粮了,要知道以前他的赤乌宮中连狗都不吃这种东西的。若不是不补充能量就没有力气训练,林烁宁愿挨饿也不想吃饭

  “反正我们都掉队了,不如你和我去山里看看如何?”

  “看看?”

  林烁狐疑一声,他感觉小楠话中有话

  “蠢,就是去找点野味开荤,整天啃米饼你不恶心啊?”

  小楠按了按额头有些无语,他都暗示到这个份上了林烁都没明白自己的意思,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接地气

  “开荤?”林烁再怎么傻到了这个地步也明白小楠的意思了,他当即变了个张脸“还是你小子鬼点子多啊”

  “你觉得我的样子像是喜欢吃那种东西吗?”

  “.....”

  小楠有点反应不过来

  刚刚还坐在地上一脸累成死猪样的林烁一听说要开荤立马满血复活了

  但是他心中总是有种隐隐的不安,他觉得林烁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就从那天晚上打伤熊文开始…虽然那个时候他认识林烁也只有半天说这样的话有点不合适,但是小楠的直觉就是,林烁像是变了一个人

  “嘘,我一般一个月才敢出来一次,这次是破例带你,你可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老子是世界上嘴巴最严的人!”

  这座山名为御山,位于南斗城城南

  山上生活着不少动物,却没有太凶恶的猛兽,最多也就是毒蛇狗熊什么的,因此平日里山下的村民们也经常来打猎,剥取一些毛皮和鲜肉拿到附近的镇甸上去卖个好价钱贴补家用

  “我们要去哪啊?”

  看着自己这边越来越深入山林,林烁感觉到一种说不上来的阴冷

  “你试过自己打猎没?”

  “我只钓过鱼”

  林烁摇摇头,他整日生活在深宫之中,哪有什么机会到外狩猎呢?

  “呼——你还真是个贵气的少爷啊”

  小楠不冷不热得讽刺道

  “别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林烁不想让他在这方面想太多,干脆立刻转移话题

  “唔…有点麻烦啊”

  小楠烦躁的抓抓脑袋,他尝试性地在周围的草丛中来回走动,俯下身又站起来,一直重复这样的动作,就这么过了好几分钟

  “你在干嘛?练习狗爬吗?”

  林烁忍不住笑道

  “你想挨揍是不是?”

  小楠回头瞪了林烁一眼

  “好了我不说了,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呀?”

  “抓山鸡啊”

  小楠跪在地上,随手找了个烂树枝开始在地面上勾画出一个模糊的圆形

  林烁虽然看不懂小楠在干什么,但他确实已经饿的难受了,一想到马上就能吃到鲜美的肉味,口中忍不住生津

  “抓鸡你挖坑干嘛?”

  “我们又没有捕猎用的工具,只好自己动手做陷阱啊”

  “不就抓个鸡吗?至于吗?”

  林烁心中很是不解

  “一看你就没什么见识”小楠不以为然“在这种地形那些野鸡的行动速度远比你想象的要快,就算你看得到也追不上,追的上也抓不住的”

  说话之间,小楠已经制作完成了一个简易的漏穴陷阱,看他那娴熟的样子就知道这种事他平日里没少去实验

  “好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了”

  小楠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布满脏污的脸上浮现一份笑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那表情仿佛已经看到落在里面的美味猎物了

  “这管用吗?”

  “嘘,小点声,我们在后面等着就好了”

  似乎他对自己自制的陷阱很有信心,林烁也放心下来

  与此同时,屠戮军运输队中

  一匹浑身赤黑的马冲进了马车的队伍之中,在最前头停了下来

  上面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屠戮军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黎风,他风尘仆仆地从南斗城赶了过来,护送队的士兵们看到他纷纷行礼

  “将军!”

  “立刻去把三号营地的林烁,小楠这两个孩子叫到这里来,立刻!”

  “是”

  距离他最近的马车夫立即自告奋勇的去传令了

  “黎将军,出什么事了?”

  走在前面领头的军士行礼道

  “我刚刚接到最新的情报,有人在御山上看到大批黑衫军”

  “不,不可能吧?黑衫军吃了豹子胆了敢打我们南斗城的主意?”

  黎风的眉头紧锁在一起

  他知道他的那两个孩子,小楠和林烁都参与了这次的运输行动。当负责刺探的斥候回来告诉他这件事后,他连周元奎都没通知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这里距离御山有多远?”

  “启禀将军,这里就是御山山脚”

  …黎风环视着两边山坡上那茂密的树林,心中的担忧越发加剧,简直没有比这一带更适合打伏击战术的地点了,要是那群披着黑衣的畜生在这里打什么主意的话…

  黑衫军是一支在襄国境内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团体,经常劫掠各城市的来往运输队,这批谷物粮食是南斗城库房中最后的家底了,最近一年外面到处在打仗,粮食简直贵比黄金,要是有什么值得人以命相搏的那也只有粮食了。

  那些黑衫军做事从来都不会讲什么情面,说他们来抢劫粮草,那完全是可能的

  黎风思考了大概有几分钟的时间

  “命令车队停止前进”

  “是”

  领头的士兵看到黎风脸色阴沉,当下也没敢多问什么

  “派出几个腿脚利索的侦查一下四周,把你的人集中起来,一定要注意警戒”

  “遵命!”

  “将,将军!”

  黎风正准备联络一下周慕心等人调遣援军,却看到有个士兵慌慌张张地从人群中冲出来了。黎风当下大感不妙,因为这个士兵是刚才奉命去传唤小楠他们的那个马车夫

  “您,您说的那两个孩子,不,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