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在哪?

  林烁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在那个潮湿难闻的收容所中

  窗外的阳光异常绚烂,盖在自己身上的那层薄薄的丝绵被子被光照成了银白,刺得他眼睛有些发痛,吹在脸上的一阵凉风夹带着大海的咸味

  ——怎么回事...这里难道是...纪先生的别墅?

  突然,林烁瞥见了卧室中站立的那面巨大的镜子

  这面镜子有一人多高,就放在床的对角处,林烁从那看到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少年

  赤红如火的短发,黑亮有神的瞳仁,小麦色的健康皮肤——是自己

  “我...变回来了?”

  他触碰着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相信,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他所经历的那一切,父亲被杀,烈阳亡国,堕入虚空...这些全都是自己的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不,这绝对不可能。在那如炼狱般的虚空中被束缚时,那种刺入骨髓的痛感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难道就是真的吗?

  “这里到底是...”

  林烁走到窗户边朝外看去,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到无以复加

  外面并不是他记忆中那片青岛市的沙滩,而是一片血腥味弥漫的末日战场,悲凉而贫瘠的荒原上人体的残肢断臂堆积如山

  “到底怎么了?”

  林烁忍不住抱怨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自己来到了大战之后的烈阳吗?

  可是...可是这里完全看不出任何城市的样子,就算再惨烈的大战也不应该一片建筑的废墟也看不到吧?

  难道说自己现在是处在梦境中?可是,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也许纪先生的老宅子和海风是自己最美好的一段记忆,但外面的那块被战火焚烧殆尽的土地是怎么回事?那可绝对不是自己的记忆

  仿佛就是为了证实林烁的设想,在他一个眨眼的瞬间,身边的环境就从温馨的卧室转变为室外的血腥战场上

  突然,他听到了一种有节奏的低沉敲打声,类似于古时代在打仗的时候用来鼓舞士气的一种乐器——战鼓。

  “.....不,不可能!”

  林烁嘴唇打着哆嗦,全身的血液都凝固在了一处

  从不远处山坡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群怪物军团,它们的长相就和那些魔幻小说中的半兽人一样,不仅如此,除了兽人以外还有几只奇丑无比的巨型魔兽,和他在虚空中见到的那些长着翅膀的蜘蛛什么的东西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这..这些东西是什么?我到底怎么了?

  “嘭——!”

  就在他不知所措时,一颗硕大的火球突然从他头顶掠过,直接落在了那群怪兽组成的队伍当中爆炸开来,霎时间天地震动,林烁都能感受到脚下土地发出的悲鸣,被烧焦的腐肉气味冲入他的鼻腔中,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兽人军队现在成了油锅上的蚂蚁

  林烁虽然能闻到气味,还能够感受大地的轰动,但却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触觉...几片飞起来的石块从他的身体直接穿了过去,他知道自己现在成了类似鬼魂的东西

  “冲啊!”

  林烁的眼睛再次睁大了

  他看到从自己身后的那块山坡上出现了一大群人类。他们穿着轻装或者重装的铠甲,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叫喊着朝那边的怪兽军队发起了重逢

  林烁有些理解现在的情况了,自己处在一个人类与怪物的战争年代。而这里应该就是最前线的战场,但是...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自己虽然从小就喜欢读魔幻小说,可他之前也从来不会去做这种梦,而且这些人类使用的武器很明显都是他们现代军队也在使用的魔武,并不是那些作品中的冷兵器

  两种颜色的兵锋很快冲撞在一起,一个带头的人类将军非常勇猛,他挥舞着手中的魔能重剑砍翻了一只足有三米高的独眼怪物,虽然那些兽人军队虽然有着好几头这样的巨型魔兽,但却还是无法抵抗人类军队的猛烈攻势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一块块飞溅的血肉,一具具人类和怪物的死尸,林烁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第一次亲眼目睹战争,竟然会是在一场奇异的梦境之中

  就在兽人的军团就要抵挡不住人类攻势的时候,仿佛九天落雷,从后面的高山后面传来一声撼天覆地的咆哮声,伴之而来的狂风将地上的沙土全部吹上了半空,所有人都不能承受这强大的风压而蹲伏在地,究竟是什么生物,竟然一吼之威,强悍若斯?

  “龙….龙?”

  这么强大的威力,林烁应该早就想到的,那就是所谓的“龙息”

  一条遮天蔽日的巨大生物从山脉上飞出,他的全身覆盖着银白色的龙鳞,头部生着一根显眼的独角,身型强壮异常,双翼煽动产生的风压甚至能压倒地面上的战场

  “是魔龙,大家先撤!”

  手持重剑的人类将军虽然面有惧色,但还是很镇定的指挥自己麾下的士兵

  果然,有了巨龙助阵的兽人军队士气立刻高涨了许多,那条白龙从高空逐渐降落,张口就是一团浅蓝色的能量暴风,沿着地面如泛滥的洪流涌向人类的阵地

  “不死鸟之羽——”

  似乎人类军就要因此而全灭的时候,和之前那颗火球相同的高纯度火焰能量再次到来,强制将巨龙喷吐出的风暴能量扭转到一旁的山峰上,两下攻击互相抵消

  与此同时,从那团未熄灭的火焰能量中也出现了一个男人

  那是个红发的高个子男人,他穿着简单的黑色高领长袍,林烁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剑,另一只手还隐隐冒着火光,非常的威风霸气

  “小鬼!”

  这一声叫喊让林烁的脑子仿佛经历了八级地震,一下子把他眼前的梦给震得粉碎

  这种情况他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还是很难适应......卡萨轻轻讲话的声音中夹杂了太过强大的魔法能量

  “卡萨奈瑟?...”

  所有的幻境都消失了,周围又变成了一片没有任何光亮的空间,只留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斗篷男,卡萨奈瑟

  “你不是死了吗?”

  林烁呆呆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咳咳”

  不知道是不是林烁的错觉,卡萨奈瑟好像被这句话呛到了

  “老子已经死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什么呀?你让我看刚才那些东西干什么?这么多天你为什么不回我的话?你承诺给我的力量呢?”

  想到这几天的自己受过的那些罪,林烁就气不打一处来。再加上有些习惯了卡萨奈瑟这张丑脸,他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样害怕的束手束脚了

  “你以为老子喜欢这样?”

  “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了?”

  卡萨奈瑟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犹豫了一下

  酷u匠-网唯Uv一R正SM版,,其…6他V:都"v是/;盗:版

  因为他不可能跟林烁实话实说,告诉他自己其实只是欺骗他总不能告诉林烁实其实自己欺骗了他,想要完全占据他的身体吧?要是真的告诉他了他还不知道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你仔细听我解释”

  “说吧”

  林烁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这位强大的虚空神明会对自己如此客气的原因

  “因为你的体质比较特殊”卡萨奈瑟信口胡诌了一个理由“所以在离开虚空的时候,我受到了能量波动的影响进入了沉睡”

  “睡觉?你居然在我身体里睡觉?在我饿的昏天黑地,在我被人打的满地找牙的时候?”林烁眼睛瞪大了一圈

  “我也没办法”卡萨奈瑟似乎也很不高兴“对我来说休眠是最重要的事情,一般一次休眠我会睡一百年左右”

  “你的意思是,我看到的那些是原来你的梦吗?”林烁忽然想通了什么

  那些人类的装束和现代人差距很大,颇有些像史书中记载的古人的穿着,但是古代是没有魔能的...这一点又有矛盾,但不管怎么说,卡萨奈瑟是活了几千年的怪物,他也应该目睹过类似的场景吧,但是关于那些怪物军团....为什么书中一点也没有提及?

  “那是我的记忆”

  “你现在和我已经是一体了,所以你自然而然可以看到我的记忆,相同的,我也能够了解你所有的想法,还有你的过去”

  卡萨奈瑟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跟你没关系”

  “那条龙是什么啊?”林烁想到那条卷起漫天龙卷风的巨龙,虽然只是幻象不会造成影响,但是单单是那股威慑力就足够让他胆寒了

  “它叫锡克里斯,是我的朋友”

  卡萨奈瑟避重就轻的答道

  “你的朋友?”

  林烁大吃一惊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过”

  林烁心中如是的想着,却没有再多追问什么,毕竟他对卡萨奈瑟曾经的经历是一点点兴趣都没有,比起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